兰州转入“智慧城市”建设


 发布时间:2020-10-27 08:54:26

解说: 希望这一高于国家标准的水质检测,能换来兰州市民的安心。白岩松: 探究原因的时候,一下子向前推了很多年。我们来看,是1987年的时候,当时发生了物理爆破的事故,有34吨渣油跑料未能回收渗入到了地下。同时到2002年的时候,又是油上焦油,发生了管道开裂着火,泄漏的渣油未统计大量消防污水渗入地下。但是它渗了这么长时间之后,由于过去的管道还比较好,但是现在由于用的年头太久了,出现了这种渣油渗入的可能,导致这种苯超标,进入到了自来水的水体当中。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他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的院长马中,马院长您好。马中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 您好。白岩松: 为什么那么多年前,八十年代一直到2002年的时候,两次事故所导致的这种渗油,现在产生了这种糟糕的后果,中间是忽略了什么没有防范住? 马中: 当时,事故发生以后,可以认为没有完全清除那次污染事故造成的环境影响。所以导致今天出现漏油,再次发生污染事故。白岩松: 马院长,没有完全清除你觉得是什么样的原因?侥幸心理,还是财力不够,还是认为我的管道足够结实? 马中: 我觉得基本认为,已经渗入地下水的污染是不容易清除的,或者说是需要花费比较大的财力的。

但是同时考虑到输水是管道,管道有防护功能,所以考虑到可能在土里或者水里的污染,不会轻易进入到管道中。因此可能就放弃了彻底清除污染。白岩松: 但是这件事,到这次产生水危机,给我们的启示,甚至包括兰州之外的其它城市的启示该是什么,马院长。马中: 我们需要对一些已经遭受污染的水源地,或者距离水源地很近的这些污染,进行详细的排查,进行认真的评估,而采取根本性措施,就是彻底清除污染。如果污染真的无法清除,或者清除不了的话,那就要考虑搬迁这些水源地了。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马院长给我们带来的解析。其实刚才马院长用了搬迁一词,也是在我们面对这次兰州的水危机的时候不得不考虑,现在兰州只有一个取水口,水源地这样的概念。要不要第二个方案?同时还有一个更大的这种假想,我觉得肯定很多的兰州市民也在想,虽然石化是这座城市的重中之重的产业,但是你现在就修在黄河边上,而且这是几十年前的一个规划,它有搬的可能吗?来我们继续关注。张鹏军 本台记者: 在距离化工厂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我们看到,工人师傅现在正在打挖地下水。可以看到,打挖不到两米,大概有一米五左右的时候,地下水就出来了。

但是走近一点我们看,这个地下水是非常脏的,上面漂着厚厚的油渍。解说: 与兰州石化公司工厂,仅一墙之隔的,正是兰州自来水管线受污染的区域。目前,受污染的自流沟,与化工厂只有约一百米的距离。为何把水源地与化工企业布局在一起,在兰州水污染事故发生后,引发了各界的热议。(电话采访) 白永平 西北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副院长: 兰州石化和兰州水厂,都是在50年代同步建设的。当时水厂在兰州石化的上游,当时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后来兰州石化有几次改扩建,厂区自然有一定的膨胀,兰州石化跟兰州水厂的间距,可能就拉近了。解说: 从1987年,原兰化公司原料动力厂,发生物理爆破事故至今,大大小小的泄漏事故时有发生。那些在当年并没有让水厂受到直接污染的事件,却给今天埋下了隐患。白永平: 当时水厂没有发现被污染,因为这个土壤的污染,不像水和大气,固体这种污染速度是比较慢的。当然曾经在这个水厂当中,他们的检测当中,曾经发现过在水上有油滴,当时搞不清楚原因何在。当时可能以为是一个其它的危机事件,根本就没想到是跟中石油兰化这个有关系。解说: 这次受到苯污染的自流沟,长约3公里,全城封闭,且沿途没有排污口、钢筋混凝土结构,沟下就有兰州石化的管道。

百永平: 严格来讲,是不应该穿越的。因为这个水厂区域里面,一公里范围之内,不应该有任何设施存在的。因为兰州是东西狭长的城市,石化企业和水厂都在西面,也就是都在黄河上游方向,而且石化厂的油品,是通过管道从西面向东面过来的,自然而然,尽管石化厂在水厂的下游,但是供应石化厂的输油管道是从西面过来的。那么必然肯定要涉及到。解说: 不仅仅布局存在危险,超期服役的管网,也在兰州市地下埋下了隐患。早在2004年,原甘肃省环保局就多次发出警告,兰州石化的污水排放总干线已超期服役,其抗风险能力已达极限,是埋在兰州市主城区下的一颗定时炸弹。2012年,据原甘肃省环保局发出警告八年后,兰州市委市政府下发了《关于打好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整体战攻坚战实施意见》。提出,重点企业出城入园措施。其中兰州石化的搬迁改造工作,也被提上议事日程。时至今日,搬迁工作仍然进展缓慢。而专家认为,解除安全隐患,水厂、兰州石化,都要行动。白永平: 一个是兰化搬迁到兰州新区。再就是把兰州水厂,开发新的备用水源。把兰州西部水厂地表水的水厂废弃了。这样的话就切实解决了。白岩松: 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涉及到第二水源地。

马上要继续连线我们的记者刘龙,刘龙你好。过去兰州只有这么一个水源地,这回一出事就只能停水,影响太大。但是过去寻找第二个水源地的时候,资金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我不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会不会明显提速,而且必须变成现实? 刘龙: 其实寻找第二水源地这样的一个事情,在兰州市的政府里面,一直在谋划,而且在争取。这个事件出来以后,必然会加快这项工作的推进。因为对兰州来讲,寻找第二水源已经非常的迫切了。几年做的事情,现在会不会有眉目呢?我们今天下午了解到的消息是,第二水源地的地址基本确定了,那就是要从刘家峡的水库来引,但是刘家峡离兰州的市区还是比较远的,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投资可能要几十亿,甚至上百亿,这可能不一定是兰州政府它自己能够办到的事。而且对于这样的一个兰州市和大型的化工企业交错的地方,要开辟第二水源地,铺设那么长的管线,可能还需要国家层面和省委省政府进行整体的顶层设计。包括下步资金的筹措,这是需要它们做的。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刘龙。已经有点替兰州要钱的意思了。但是,对于老百姓的饮用水的安全来说,这是重中之重,绝不能只是兰州要去思考这个问题,必须从更高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继续要连线的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的院长马中,马院长您好。马中: 您好。白岩松: 其实2007年的时候,环保部组织的石化行业风险排查中,兰州石化就确定为重大环境风险原单位,对兰州和下游多个城市饮水安全,它存在潜在威胁。但是马院长我们看到了一个情况,兰州市2013年GDP是1570亿元,但是到2015年的时候,它的石化的规模将达到2000亿,也就是说石化是它的重中之重。你觉得要不要搬,从黄河旁边? 马中: 我觉得从当务之急来说,真正解决问题,还是应该首先考虑水源地。因为等着这么大规模的石化,搬迁走,那不是短期内能够实现的。但是优先解决水源地,倒是应该考虑的问题。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马院长给我们带来的解析,其实这是一个现实,或者多少有些无奈的一个概念。几十年前的时候,由于我们的思维和对很多问题的这种认识完全没到位。因此有很多的规划是极其不合理的,这种污染源就紧紧挨在水源,挨在我们的取水口这样的旁边,给今天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一种隐患,但是现在,的确到了一个要全盘去思考这样问题的时刻了,否则一旦出事,你前些年挣来的钱,恐怕都要折进去。

智慧 兰州 兰州市

上一篇: 山西:煤层气产业增速超15% 成经济新亮点

下一篇: 专家呼吁联合上合组织共建中亚防治荒漠化工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