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碳排放权交易明天开市 490家单位半数开账户


 发布时间:2020-10-20 12:01:40

2013年中国地区企业并购交易金额增长了28%,达到260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其中交易金额大于10亿美元的交易有43宗,远高于2012年的30宗。2013年下半年,中国并购交易活动从2013年上半年的数年历史低谷中复苏,下半年交易数量环比增长逾40%;在此期间,各类型的并购交易均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势头。普华永道中国企业购并私募基金主管合伙人刘晏来表示:“去年下半年中国并购交易活跃度提升显示了市场信心的回归,预期此强劲增长的态势能够延续到2014年。中国并购交易活动增长的主要因素包括市场化的加速、国企改革、政府对并购(尤其是海外并购)的支持以及逐步复苏的资本市场。A股上市公司也将成为众多行业整合的重要推动力量。” (记者李震)。

北京商报讯(记者 崔启斌 岳品瑜)现货交易市场乱象未解,且目前开始有从现货白银交易过渡到现货石油交易的趋势。作为商品现货交易的主管部门,商务部则迅速对火爆的现货石油交易进行降温。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昨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媒体报道的地下炒原油的行为,实质是打着现货交易名义进行电子期货交易,目前商务部未批复任何一家交易市场从事原油、成品油交易,提示投资者应注意投资风险。此前也有投资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股票推荐群相关人士的引诱下,他在某现货石油交易所下属的会员单位开户交易,被分析师诱导下错误单,不少人10天即亏损30万元。

据悉,这些现货交易可以实现22小时双向交易,杠杆比例甚至高达100倍。现货石油交易则是近几年火爆的现货贵金属交易的变种。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当前国内现货交易市场较为混乱,交易平台的上市品种呈现从黄金白银过渡到“现货石油”或“现货汽油”的趋势,原先从事贵金属合约交易的平台多数在平台上架了“油”类交易品种。在分析人士看来,现货交易与期货交易的一个不同点在于交易时是否有真实的品种存在,而当前现货交易品种也已然被包装成了标准化产品,并没有进行任何交割,这和期货市场交易并无实质区别。“许多平台上市的‘油’类交易品种本质上仍然是对合约的买卖,其交易特征是保证金形式的交易,允许甚至鼓励投资者频繁刷单,通过超短线操作完成对冲交易,并没有进行实物交割环节”,王德怡说道。

沈丹阳表示,这些现货石油交易实质是打着现货交易名义进行电子期货交易。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明确规定,除依法经国务院期货监管机构批准认定从事期货交易的场所外,任何单位一律不得以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据悉,目前国务院或者证监会批复的期货交易所只有中金所、大商所、上期所、郑商所四家,国务院批复的现货类交易所只有上金所一家。在国家严格限制国家级别交易所数量的同时,由地方政府审批通过的地方性现货石油交易所已经遍布全国,北京、上海、深圳、厦门、大连等多个大中小城市均有设立。这些现货类交易所引进大量的个人投资者进行投机交易活跃交易市场,使现货交易逐渐偏离实物交易核心,演变成为期货交易场所。

更为重要的是,分析人士表示,石油这类特殊化工产品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并不具备交收能力,也不太适合个人投资者参与。王德怡表示,石油或汽油属于国家特殊监管的化工产品,对其生产、运输、存储均要具备相关的硬件条件,个人投资者显然不具备相应的交收能力。因该类交易的目的并非收取实物,而是通过买卖实现盈利,客户以交易市场或会员单位为交易对手进行对赌,该类交易模式已经被北京、江西、河南、陕西等多地法院宣告无效,投资者需要十分注意。沈丹阳也提醒投资者,不要听信任何机构的违法违规宣传和诱导,切实注意防范风险,维护自身权益。王德怡表示,希望商务部门加强对商品现货市场的监管,各地商务部门应当积极受理受害人的投诉,对打着商品现货幌子进行非法期货交易的交易平台应当予以查处。

继贵金属交易所、文物交易所热潮之后,中国正掀起碳交易所筹建热潮。知情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至少有100家碳交易所(或碳交易平台,以下统称碳交所)在建,或列入当地政府规划,遍及全国各区域、各省市,甚至各区县。这一说法得到来自财政部、中国社科院及碳金融咨询机构的多位专家认同。财政部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中心一位资深专家指出,“十二五”期间,中国尚无法建立全国性的强制性碳减排,因此对于碳交易,企业缺乏动力,市场缺乏需求。

“没有马就备鞍,没有米就上炊,觉得占了个坑,就一定有市场,这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一位参与《“十二五”国家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综合方案》的碳减排战略专家称。即便如此,碳交所热潮丝毫不减,甚至区县(含县级市)一级的也是如此。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4月份称,将建立华南首个环境能源交易所,瞄准碳交易、排污权交易等目标。9月珠海市横琴新区也表示,将搭建以股权交易所、环境能源交易所、文化产权交易所等交易平台为核心的一批平台性的机构。今年3月,重庆市副市长童小平指出,今年在争取建成“碳汇交易所”的同时,争取做成首单“碳汇交易”。

年初挂牌的中国西部首个环境资源交易中心———重庆环境资源交易中心也表示,未来还有望开展碳交易业务。2010年,国内已有多个省级碳交所纷纷建立,涉及河北、山西、陕西、贵州、安徽、辽宁等省份。去年,深圳和广州也竞相宣布试水工业领域碳交易。今年4月,苏州环境交易所、吉林环境能源交易所先后挂牌成立。“如果碳交易试点为了探索不同技术路径、交易模式,在当地建立碳交所,这是合理的。”上述财政部专家表示:“但这么多地方搞碳交所,显然是过热了。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提出将于2013年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东、湖北6个区域试行碳交易试点。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副司长孙翠华也曾表示,希望在2015年将碳交易扩大到全国范围。曾参与《京都议定书》谈判的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原专家钱国强指出,我国强制碳交易标的物的确定、排放权的分配、排放源的监测核查等制度设计尚不明晰,此时谈碳交所“为时过早”。在业务结构上,上述财政部专家表示,强制碳减排方面,目前我国90%的C D M 项目只能卖给国际买家,基本没在国内碳交所交易;我国碳交所的主要业务———自愿碳减排的份额,占全球碳交易市场的比例也很小,基本为零星的企业形象宣传,对碳交所利润贡献有限。

这一热潮已有危险的苗头。某直辖市碳交所的总裁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号称中国第一家主营二氧化碳交易的碳交所———山东省菏泽市单县碳交易所,如今已关门;山西省吕梁市2009年建立的节能减排项目交易中心号称为全国同类中首家,去年也已停业。此前也有媒体报道,国内第一梯队的四大碳交所中,只有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实现小幅盈利,北京环境交易所、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均在亏损状态。北京环境交易所总裁梅德文对此不承认,也不否认。他指出,如同互联网行业,碳交所前期投入大、行业门槛高,实现盈利需要一段时间,各地中小碳交所尤其如此。

北京中创碳投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唐人虎表示:“地方政府愿意搞碳交所,主要是因为它和几年前的产权交易所那样时髦,也是地方名片和政绩工程。”某直辖市碳交所老总则认为:“中国金融市场的条块分割现象仍比较严重,当地政府建设碳交所,总希望‘肥水不流外人田’。虽然碳交所本身不是当地利税大户,但碳交所稳定下来的众多会员是利税大户,本地确权、交易有‘成本优势’。”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各地碳交所多由当地政府批准成立。国家发改委气候变化司相关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记者指出,国家发改委并不掌握地方碳交所成立的审批权,而碳交所仍处在产权交易的非金融业务阶段,按照部委分工,也不归证监会管理。

该人士强调,据他们掌握的数据,国内碳交所并不存在“遍地开花”情况。唐人虎说:“几年前,建期货交易所成为区域金融热潮,全国共有58家期交所,经过一轮轮并购重组,目前全国剩下不到10家。现在众多的碳交所也难逃被并购重组的命运。”记者 梁嘉琳。

北京 单位 交易

上一篇: 长沙机动车尾气检测收费 物价部门称无需听证

下一篇: 杭州“限牌令”实施后 新能源汽车能否一飞冲天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4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