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今日7月17日:斯大林格勒会战打响


 发布时间:2021-05-05 00:29:43

苏联红军在斯大林格勒将包围的德军全部歼灭。斯大林格勒战役是苏联卫国战争中的一次决定性战役。德军不甘心1942年初在莫斯科战役的失败,于1942年7月放弃全面进攻苏联的计划,主攻南线,以占领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斯大林格勒为主要作战目标。7月17日,德国法西斯集中100多万优势兵力猛攻斯大林格勒,9月中旬德军攻入市内,苏联军民与德国法西斯展开激烈巷战,德军损失惨重。11月19日,苏军开始反攻,形成“钳形攻势”,被包围的德军达30多万人,1943年2月2日被全部歼灭。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胜利具有巨大的战略意义,是苏联卫国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根本转折点。

每隔3米一门大炮,全部是中型或重型大炮:世界战争史上从未出现过比1945年4月16日清晨还密集的火炮齐射。9000多门大炮、火箭炮和类似武器在一条30公里长的战线上排开,凌晨3点准时开火。苏联对第三帝国首都柏林的总攻开始了。250万以逸待劳、装备精良的苏联红军沿奥得河前进。他们中的半数(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和乌克兰第1方面军)计划在斯德丁和福斯特渡河后迅速向前推进,从南北两面包围柏林。剩余的超过100万红军将在格奥尔基·朱可夫元帅率领下担任主攻任务:取道奥得布鲁赫沼泽和塞洛高地,以最快速度向柏林东郊挺进。目标是在5月1日这个苏联第2大节日前拿下柏林。但很清楚的是,胜利根本不取决于能否攻克德军自1945年2月初就开始在塞洛高地构筑的坚固阵地。尽管迂回包围行动的胜算较之强攻要大得多,但苏联统帅部却不这么认为。朱可夫元帅甚至冒出一个想法:如地狱之火般的炮击过后,3点20分探射灯点亮了奥得布鲁赫沼泽的战场。但人数上以1对10处于下风的德国守军在炮击开始前就已从最前沿撤离。朱可夫下令各兵团在坦克掩护下全线向前挺进。他们在极佳的照明条件下进入纳粹国防军和人民冲锋队的防御炮火中,结果伤亡惨重。

这一天,每一米战线上都有阵亡的红军士兵。尽管付出如此巨大代价,苏军却并未突破德军防线。上午10点左右,朱可夫意识到他错误策划的攻击受阻。3小时后,他致电莫斯科,向斯大林报告情况。朱可夫不得不报告说,当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突破敌军防线了。这时,斯大林向他的元帅通报了另2个苏联军团取得的成果。这就意味着,朱可夫必须不计任何代价地占领塞洛高地。不过,德军的防守策略同样疯狂。由于纳粹国防军不再拥有能发起反击的后备部队,而且弹药迅速耗尽,因此可以预见,阵地最多只能再守住短短几个小时。此外,南北两面的苏军在德军顽强抵抗下(既未突破、也未绕过德军)正迅速向柏林挺进。1945年4月17日,精疲力竭的德军士兵仍坚守在塞洛高地。第二天深夜,援兵被用公共汽车从柏林输送至前线。但是,与法军总参谋部在1914年9月初的马恩河战役中不同——当时法军援兵被巴黎的出租车送到前线——纳粹国防军已经完全丧失向进攻者发动攻击的能力。文章称,毫无意义的屠杀还在继续。朱可夫不断将部队推向奥得布鲁赫沼泽。他们非常缓慢地一个接一个占领了德军阵地。这位元帅向斯大林汇报进展,朱可夫知道,如果失败,即便是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利者的光环也无法拯救他。

3天后,第3条、也是最后一条德军防线终于被突破。苏联坦克和火炮部队开始向西进发。他们于4月20日抵达贝尔瑙并动用榴弹炮向柏林市中心开火。“战后,朱可夫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叙述到,他在行动决策上没犯‘严重错误’”,而军事历史学家理查德·拉科夫斯基则认为,这位苏联元帅的说法与实际不符,因为塞洛高地之战首先并非一场军事行动,而是一场政治宣传仗。它至少夺走了10万人的生命,包括长期失踪者。(编译/焦宇)。

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在长沙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激烈攻防战,史称为“长沙会战”,或称“长沙保卫战”。中国特别重视长沙地区的防御,由第9战区集结重兵与日军在战线对峙。前2次长沙会战,双方都自称获得了胜利。从战术上看,双方并未分出胜败,中国军队的损失更大;但从战略上,阻止了日军的战略目的,可以认为是抗战中的胜利。第3次长沙保卫战则是一场典型的胜仗,中国军队与之展开殊死搏斗,终将日军击退。第4次长沙会战日军以优势兵力发动猛攻,中国军队被迫撤退。战前形势 日本改变侵华战略 1938年10月,日军广州、侵占武汉后,由于战线过长,兵力不足;人力、物力消耗巨大,财政经济陷入困境;日本国内反战厌战情绪开始滋长,统治阶级内部因“速战速决”战略的破产和对外政策的分歧而争吵不休;更由于中国人民坚持抗战,使其称霸世界的战略受到极大影响,处处呈现被动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侵略者被迫调整其侵华方针。

在政治上,放弃过去“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立场,转而对国民政府采取以政治诱降为主,以军事打击为辅的策略。在军事上,停止对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重点巩固已有占领区。在经济上,加紧经济掠夺,力图“以战养战”。在改变了侵华方针后,其军事战略也做了相应调整。第一,放弃速战速决战略,准备长期作战。第二,明确规定军事行动要服务于政略和谋略工作。第三,为减少消耗而限制战争规模和强度。在作战范围上,“如无重大必要不企图扩大占领地区”,“力戒扩大缺乏准备的战线”;在兵力上“为准备今后国际形势的转变,要在各方面减少驻屯兵力及兵力的消耗”;在作战形式上“进行小接触”,只是在“敌人集中兵力来攻击时,及时予以反击,消耗其战斗力”。第四,把军事打击的重心移向对付其后方的抗日游击战。为尽早结束战争,日军于1939年9月至1940年夏在正面战场上相继发动了对长沙、桂南和宜昌的作战,但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日本再次部分调整了对华战略。其总体构想是:确保和稳定占领区,使之成为“大东亚战争”的总兵站基地,对国民政府继续施加军事压力,削弱其抗战力量,并以政略和谋略相结合,摧毁其继续抗战的企图,然后利用“大东亚战争”的成果,促使国民政府屈服,实现侵略意图。正是在上述军事战略方针的指导下,第9战区先后与日军第11军进行了第一、第二和第三次长沙会战。1939年9月~1942年1月,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在湖南长沙地区进行的三次会战。①第一次长沙会战。日军侵占武汉、南昌后,为巩固和扩大其占领区,企图歼灭中国第九战区主力于湘北、赣北地区。1939年9月,日军调集10万人,分路进占湘北岳阳东南地区、鄂南通城地区、赣北奉新、靖安地区。第九战区代理司令长官薛岳指挥16个师约20万人,将进占赣北鄂南之日军阻于献钟、修水地区。进至长沙东北金井、桥头驿一线的日军,遭守军抗击、民众袭扰,加之补给困难,被迫北撤,恢复战前态势。

②第二次长沙会战。1941年9月初,日军调集约12万人,进占岳阳、临湘一带,企图击溃第九战区主力于湘北地区。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17万人利用湘北有利地形,采取逐次阻击,诱敌至长沙附近捞刀河两岸地区予以围歼的方针,将突入长沙市区和进至株洲之敌全部歼灭并乘胜反击。日军被迫北撤,退回新墙河以北地区。③第三次长沙会战。1941年12月中旬,日军调集约10万人的兵力,分兵两路进攻长沙。薛岳指挥13个师,约17万人兵力,组织防御。日军攻击受挫,伤亡严重,撤至新墙河以北地区,由赣北西进的日军也被击退。会战结束。

德军 斯大林格勒 会战

上一篇: 军队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专业考试计划印发全军

下一篇: 西部战区陆军深化首长机关军训:以考促训 练硬基本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2.33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