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不容有脱离法纪约束的特权者


 发布时间:2021-05-18 09:13:48

一把饭勺的权力 杨业功行使的是领导干部的权力,炊事员安德华掌握的是一把饭勺的权力。无论权力大小,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别人,唯独没有自己 至今还有一个镜头在心中挥之不去:红军长征途中在翻越雪山时,一位干部因只穿单衣在漫天风雪中倒下了。红军指挥员看到后,悲痛之余非常愤怒。他要人去把军需处长找过来,看他怎么解释。周围的人含泪告诉他:冻死的同志就是军需处长,他把所有能御寒的东西都发给别人了。80年过去,我军所处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共产党也由一个革命党变成了执政党,饥寒交迫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类似的情景再一次在我们的身边发生:在鲁甸震区,炊事员安德华饿晕倒了,足足被抢救了12分钟才苏醒过来……守着饭菜的炊事员,竟然会饿晕,因为“眼前有几百名饥饿难忍、排队等饭吃的灾区群众”。

一个红军干部,一个炊事员,所处的环境不同,时间跨越了80年,讲述的却是同一个故事。我军之所以能从小变大、由弱变强,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是一代又一代官兵,坚韧地履行着我军的使命,廉洁奉公,不怕牺牲,勇于奉献,前仆后继的结果。他们可以倒下,但不可以苟且偷生;他们倒下的是身躯,挺立的是令人景仰的丰碑。他们传承的是信仰的坚守,是军魂的力量,是精神的不朽。“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不论是革命战争时期,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都会有战友在我们身旁倒下。无数革命先辈在枪林弹雨、饥寒交迫中经受住了考验,即使是英勇地倒下了,也是保持着冲锋姿态。他们死得其所,震撼着我们的心灵,激励着我们的斗志,但是我们仍要警惕另一种也令我们震撼的“倒下”。比如,谷俊山之流在位高权重、金钱肉欲中耻辱地倒下了,给我军的形象抹了黑。

“军中焦裕禄”杨业功,常怀为民服务之心,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积劳成疾,倒在了军事斗争准备的战斗岗位上,在官兵心中树立起了一座廉洁奉公的丰碑。可看看谷俊山之流,滥用职权、贪污贿赂、腐化堕落,成了人人喊打的腐败分子。军队不可能生活在真空里,但我军决不允许腐败分子有藏身之地。时光荏苒,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已经悄然登上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宝座,我们看到的是我军官兵交出一份又一份合格的答卷。杨业功行使的是领导干部的权力,普通战士安德华掌握的是一把饭勺的权力。无论权力大小,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别人,唯独没有自己。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书写了新时代的为民情怀、奉公境界,也给我们树立了一面亮堂端正的整容镜。(凌川克)。

“未听取全体党委成员意见,不得形成干部提名预案”“婚丧喜庆事宜不准动用公车、公款和单位人员”……日前,成都军区党委制订下发《规范团以上主官用权行为若干规定》,要求各级严格遵照执行,切实把依法用权、秉公用权、廉洁用权落到实处。为深入贯彻中央关于加强作风建设和反腐倡廉建设重要决策指示,强化团以上主官权力运行监督制约,该军区党委以党章和《军队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规定》等为依据,制订下发《规范团以上主官用权行为若干规定》。该军区政治部纪检部部长刘宗元告诉记者,他们从严格规范干部任用,严格控制经费使用,严格工程建设和房地产、房改住房配售管理,严格物资采购、油料供应和医疗卫生管理等7个方面入手,将团以上主官权力运行细化为30项60个要点,逐点作出刚性要求,力求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同时,他们还规范了团以上主官的生活待遇,明确要求按标准住房、用车,按编制配备使用秘书、公勤人员,严禁用公款报销或支付个人费用,严禁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等。凡有违规行为的,严肃追究直接责任人和有关领导责任。(特约记者银军、向辉)。

原题:与中国分享权力 在当前中日围绕东海无人小岛链的争端中,一些问题隐然浮现。中日岛争可轻易引发武装冲突,而这种冲突会骤然升级,导致美国不得不快速采取行动,选择在军事上支持日本——或者不支持。华盛顿对谁拥有那些岛屿保持中立,但美国官员确认会根据美日防卫条约支持日本。北京显然对此不买账,中国认定美国会避免卷入一场中日冲突。只有奥巴马总统制定一项新政策,发表正式和明确的声明,才能降低东海危机带来的危险。但奥巴马先生应怎么说呢? 如果美国明确表示,对于一场中日战争,它不会支持日本,那么东京对同盟关系的信任会粉碎。然后日本会面临选择:是重新武装自己对付中国,还是被迫接受中国在亚洲的卓越地位。其他美国盟友也会重新考虑。

这样一来,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将不复如初。但若表态无条件支持日本,美国将陷入一场它无法控制、可能也不会获胜的潜在战争。我们不能以为中国会退却:这里面涉及太多利害关系。中国不想与美国交战,但北京可能相信,即便交战,也可打成一场有利于自己的平局。上述两个选项对美国来说都很糟糕,也难怪奥巴马政府不好阐明政策。这也是为什么华盛顿发出的信号混乱,总统至今保持沉默。事实是,对美国来说,不值得为东海这些岛屿而与中国开战。不过,维持美日同盟、美国地区领导角色和整个亚洲的现状,是美国至关重要的利益。这里存在第三条道路。美国可以向中国让出更大份额的领导权,同时致力于制衡和约束中国的力量,并帮助维持重要的准则,包括最重要的原则——反对使用和威胁使用武力解决争端,这样就可形成一个新亚洲安全机制。

奥巴马先生应该说,他愿意谈判建立一个新亚洲安全机制,给予中国更大地区领导权,但前提是中国必须放弃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强迫造成此类改变。如果中国坚持威胁使用武力,那么美国就应愿意为之一战,并且明确表态;如果中国愿意罢手,那么美国应愿意谈论分享权力,同样也应明确表态。我们难以准确知晓这种地区权力分享机制如何运作。可能必须同中国以及地区其他大国协商。最好的历史样板可能是让欧洲保持长达100年和平(到1914年)的“欧洲协调”机制,它的基础是平等和几大国分享权力。这意味着大量相互妥协。比如,美国可能要接受中国最终控制台湾,作为回报,中国同意不对整个南海声索主权。提出在太平洋与中国分享权力,这对奥巴马先生(或任何美国总统)来说是不容易做到的事,但反对与中国谈判的美国鹰派要意识到个中利害关系。

第三条路提供了现实的解决方案。最重要的是,现在解决这些问题更容易,如果中日在东海兵戎相见,那时美国所面临的选择就艰难多了。▲(作者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中心教授休·怀特,汪析译)。

特权 权力 法纪

上一篇: 俄媒:伊朗装备大量中国武器 具有很强作战潜力

下一篇: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政治委员:名师必晓于实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6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