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0出击》游戏即将面世 玩家可体验残酷战场


 发布时间:2021-05-05 19:46:27

“俯冲!锁定!发射!”7月中旬,空军指挥学院空军战术级作战仿真实验室内模拟空战不断上演。令人意外的是,空战的双方并非只是飞行专业学员,其他不同专业的学员也“驾机”升空展开格斗。这是该院紧贴实战改革教学模式,把非飞行专业学员也纳入模拟空战训练范畴,在战场环境里感知各自岗位需求的情景。让非飞行专业学员体验空战的意义在哪里?院长马健介绍,不同专业的学员通过作战任务的的推演优化、战术对抗模拟训练和结果评估等环节,能够感受到实战中飞行人员的智力活动、情绪意志等,从而全面了解空战的复杂性、敏捷性、激烈性,提高了对空战的感性认识。比如,政工类学员通过训练,可以增强做好飞行人员思想政治工作的针对性,后装类学员则能够了解装备武器性能对空战的影响,熟悉掌握后勤、装备保障的重点和难度,为更有针对性地做好战时后勤保障工作打下基础。笔者在现场看到,一条条战斗指令有序传递,一幅幅状态画面不断切换,一个个战斗场景紧张热烈……尽管非飞行专业的学员没有参加过真实的空中对抗,但在模拟“战场”上,他们并不畏惧飞行人员。

在教员的指导下,学员们时而密切协同,时而单打独斗,演绎出一场又一场酣畅淋漓的空中对决。学员大队大队长耿哲告诉记者,为了确保模拟训练取得实际效果,他们首先让实验室教员给大家上理论课,熟悉仿真系统的功能组成和训练方法;通过观看视频演示和上机实践,熟悉模拟机的操作方法、模拟系统的使用方法和对抗演习的过程要素。在经过两周多理论学习和适应性训练之后,再组织学员们进行空战对抗模拟训练。今年以来,学员大队共组织各个专业的400多名学员参加了这样的训练,有效地加深了大家对战时本职岗位需求的认知。在一架模拟机前,飞行教员精心指挥二队学员、广空航空兵某团机务大队长汤庆与另一名飞行员进行空中格斗,几分钟后,汤庆终于成功“击落”了一次飞行员学员驾驶的“战机”,他兴奋地感慨:“能在这样的环境里跟飞行员一样体验空战的复杂性、敏捷性、激烈性,对于提高我们的实战化组织实施能力、安全分析能力和心理分析能力大有帮助。

”(叶培华 王财山)。

据外媒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雇员爱德华·约瑟夫·斯诺登所提供的资料显示,英美间谍“神通广大”,不仅能够监控全球通讯网络,也能够进入虚拟世界,索取游戏玩家的资料。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英国《卫报》和美国《纽约时报》9日联合披露的消息称,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英国政府通讯总部担心,恐怖分子可能通过线上游戏来沟通,因此潜入包括《魔兽世界》和《第二人生》等线上游戏,进行侦查。这些资料是由斯诺登所提供的。外媒称,这是自斯诺登开始泄密以来,最为奇特的监控项目。《魔兽世界》是全球最大的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一共有700万个玩家。玩家可扮演精灵或怪兽,用魔法与其他玩家打斗。报道指出,英美间谍也尝试在游戏中聘用新的线人。其中,微软的XBox电玩平台的4800万个玩家,曾是两家机构的侦查对象。对此,发行《魔兽世界》的暴雪娱乐公司发言人表示,尚未听过有人监控其玩家。如果真有此事,就是在该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美国CIA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漏的新文件曝光称,美英情报机构曾渗透入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第二生命》中,部署特工人员收集玩家记录,监视游戏玩家,以追踪恐怖分子。英国《卫报》、美国《纽约时报》和美国著名新闻调查机构ProPublica日前公布一份名为“对恐怖分子利用游戏和虚拟环境的研究”的2008年文件。在文件中,美国国安局警告称,网络游戏社区应受到监控,称其为“目标丰富的通讯网络”,恐怖分子可能就隐身于内。文件显示,美英情报机构收集大量网络对战平台Xbox Live用户数据,这里的玩家超过4800万人。他们还派出特工进入角色扮演游戏《魔兽世界》和虚拟游戏《第二生命》。美国国安局和英国政府通信总部甚至试图在游戏玩家中招募线人。美国国安局在游戏中安排的特工很多,以至于其不得不设置“防冲突小组”,避免自己人互相伤害。报告称,如果经过恰当分析,网络游戏可能成为收集情报的主要来源之一。

他们可用这些数据建立玩家的社会关系网,获得他们的照片和地理位置,收集通信内容等。此外,网络游戏也是黑客发动攻击的方便窗口。但是文件中没有通过网络游戏监视发现恐怖袭击的任何信息,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恐怖组织通过使用网络游戏进行联系。《魔兽世界》开发者暴雪娱乐公司表示,他们从未允许美国国安局和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在游戏中收集情报,不知道它们的监视行为。《第二生命》开发公司微软和林登实验室还未就此发表评论。《卫报》称,美英情报机构的监视行动引发游戏玩家对隐私担忧。(杨柳)。

在本世纪初的一次任务中,一架“捕食者”传回的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大胡子,被美军判定为本·拉丹。但当时“捕食者”还没有挂武器,就命令海军发射“战斧”巡航导弹。当半个多小时后“战斧”飞到那里时,“大胡子”早就没了人影。于是,当时的欧洲中央联合空军司令乍朋,主张缩短发现、追踪、瞄准、攻击的“打击链”。他的解决方案是给“捕食者”挂上“地狱火”导弹,同时成为“传感器”和“射手”。察打一体无人机就此诞生。今天,类似“捕食者”的无人机被普遍看做是反恐等低烈度冲突中的利器。王牌试飞员、空军理论专家徐勇凌在接受钱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目前无人机智能程度有限、不可预测性强的条件下,察打一体无人机主要走“便宜量又足”路线,大量采用成熟技术来控制成本,不会不惜血本地采用特别高端、昂贵的技术,在战场上也还是配角而非主角。在央视的专题视频画面中,彩虹四号的操作杆引发了网友的“人肉”,结论很快就出来了——天猫上能轻易买到的法拓士A10C飞行摇杆。这种被称为“猪杆”的双手飞机游戏操纵杆,为全金属制作,据商家宣传时1:1仿真美国A-10C攻击机,天猫价3189元。“猪杆”完全按照真机的黑色基调、全金属杆身和标准双油门设计,采用霍尔感应器,使油门灵敏度达14-bit,右手操纵杆灵敏度达到16-bit。

据说,在空战游戏《锁定》中选F-15C超低空通场飞行,以600多公里时速能把飞行高度稳定保持在5米。“用来控制没什么特殊机动能力的无人机,高端飞行游戏操作杆绰绰有余。市面有够用的国产民用产品,没必要专门研制一套军用的,能省很多钱。”徐勇凌说。据徐勇凌透露,自“捕食者”投入使用至今,美空军已损失了20多架,远远超过有人战机的损失率。“这还是低烈度作战,在大国之间的高强度对抗中,战区充斥着强烈的电磁干扰与欺骗型号,一不小心,你在后方操纵的无人机就像断线的风筝,被人‘钓’走了。”在风险这么大的情况下,把自家尖端技术往无人机上堆,就太不明智了。由此,现役无人机使用很多低成本的成熟技术,就不难理解了。不过,尽管都有人控制,类似于游戏的无人机,与亲自上阵的有人机依然不一样。“玩任何游戏都不可能完全真实,无论是赛车或是飞行游戏,开启第一视角时可能被电脑屏幕限制视野,而人或动物在环境定位时,眼睛余光看到的模糊景象是非常重要的参照。”正因如此,在科索沃战争中,北约无人机多次出现错过地面标志物的情况。徐勇凌透露,目前察打一体无人机多数时间是输入参数预设程序飞行,这只适合一些简单任务,面对空战或激烈的空地交战,无人机还是显得“太笨”。

因此,在人工智能和数据链安全性出现革命性飞跃之前,战场上无人机还只能“打打下手”。(记者 屠晨昕)。

游戏 玩家 空战

上一篇: 叙利亚军队家底有多厚:雄冠中东但与美国差距大

下一篇: 美防长警告:中国在南海部署防空导弹是“侵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1.07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