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航军代表伤病不误飞机军检 曾避免灾难性后果


 发布时间:2021-05-18 04:20:08

美国东部时间2015年5月20日上午11:05,美国空军在卡纳维拉尔角空军站成功发射了第4架次X-37B轨道测试飞行器(OTV-4),任务代号AFSPC-5。X-37B的大部分任务内容目前仍处于保密状态,但空军官员曾透露,本次任务(即OTV-4)将更多聚焦于X-37B所携带的试验载荷,而不是X-37B飞行器本身。空军快速能力办公室主任兰迪•沃登上个月在一份文件中表示,“由于前三次任务都取得圆满成功,我们现在可以将重点从对飞行器的验证转移到试验载荷的测试工作上了。

”目前已经公布的OTV-4具体试验内容包括空军正在研发一型先进离子发动机推进器和NASA的材料研究。(廖孟豪)。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贝勒路树德里3号(解放前曾为望志路106号,现为兴业路76号)秘密举行。会议期间由于密探的注意,会址被迫进行转移,“一大”代表们最终决定最后一天的会议去浙江嘉兴南湖继续。此建议(到浙江嘉兴南湖继续开会)的提出者正是中共“一大”代表李达的夫人王会悟,同时,也是王会悟包揽了南湖会议的庶务和警卫工作。正是由于她的机灵与警觉,才使得中共“一大”会议顺利闭幕, 她也因此成为了中共“一大”会议的真正的幕后功臣,摘编如下。中共“一大”会议在李汉俊的哥哥李书诚家里举行。1921年7月23日晚八时,中共“一大” 会议正式召开,不大的房间里,中间摆了一张餐桌,四周置了十多张木椅子,靠街口的窗前放了一张写字台。出席会议的马林和尼可尔斯基以及翻译杨明斋三人由王会悟护送到会场。出席人员到齐后,王会悟便退出会议室,到楼下搬一张椅子,拿一把蒲扇,坐在门口“乘凉”。

第一次会议,由张国焘主持,马林、尼可尔斯基代表第三国际致了祝词。24日晚,各地代表报告工作情况。25日和26日休会期间,由张国焘执笔,起草党纲和工作计划。27日、28日、29日晚,代表们讨论党纲和工作报告。大会开幕的前几天里都还顺利,一切都还按计划进行。7月30日,会议继续进行,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等第二次到会。就在这天,担任警卫的王会悟忽然发现,一个身穿蓝袍黑褂的人,贼头贼脑地朝会场走来,边走还边怯生生地往两边探望。王会悟疾步上前盘问:“你找谁?”那人吱吱唔唔地说: “我,我找社联的王先生。”王会悟知道,离这不远是有一个社联,但主任不姓王。王会悟说:“这儿不是社联,没有王先生。”那人“哦!哦!”两声,迟疑着转身走了。王会悟越想越不对头,跑到厨房问做饭的师傅认不认识这个人是谁。师傅摇头说不认识。王会悟急忙走进里间,将马林的翻译杨明斋喊了出来,向他简单叙述了刚才遇到的情况。杨明斋即回屋里将情况报告了马林。

马林听了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有情况,我建议会议立即停止,迅速分散撤离!” 说着,匆匆收拾起桌上文件,率先从后门离开了会场。于是除李汉俊和陈公博外,所有与会者都快速撤离会场,然后分散离开。当时担任会议执行主席的张国焘却表现出不以为然的态度,一个劲地埋怨王会悟大惊小怪。后来事实证明,王会悟的警觉是对的,而张国焘的态度是危险的。一旦稍有迟疑,后果不堪设想。会后查证,那个神秘男子叫程子卿,任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政治探长。当时正受雇于法国巡捕房,在盯梢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的行踪。代表们离去不久,法国巡捕房就开来警车,包围和搜查了这幢房子。所幸疏散及时,未受任何损失。与会代表们在嘉兴南湖再聚到一起开会提到这件事时,一个个都还心有余悸,长嘘了一口气说:“好危险啊!再晚一点,我们大家都进了班房了。”大家竖起大拇指连连夸奖王会悟,“真了不起!你立了大功啊!”听到这,王会悟会心地笑了。事后,马林也兴奋地赞扬说:“这个女子很有培养前途!” “一大”7月30日晚上的会议遭巡捕突袭会场,虽然没有使“一大”受到什么损失,但在上海是不可能继续开会了。

去哪里续会,这又成了代表们伤脑筋的一件事。因为以后的会议虽然内容不多,但是很重要,要通过党纲,研究今后工作,选举中央局。所以最后一天会议的会址问题就显得特别重要,代表们议论纷纷,有的主张在上海找个旅馆。周佛海沉吟半刻,提议去杭州西湖开会。因为他在西湖智果寺住过三个星期,感觉那里非常安静,是个开会的好地方。他很熟悉那里,愿做向导,明天一早带领代表们奔赴那里。但这个提议被多数人否决了。理由是杭州属大城市,繁华热闹,军阀与外国势力控制严厉,密探出没无常。另外西湖是个很有名而且很美的旅游景点,游人非常多,在那里开会也不合适。大家一时想不出去哪里开会为好,愁云笼罩,沉寂无声。这时,坐在李达身边听的王会悟,受刚才周佛海所提之法的启发,笑吟吟地开口道:“我今天又要多嘴了。我倒有一个主意,”她略作停顿,环视一下大家,“离我们浙江桐乡不远,有个地方叫嘉兴,是个开会的好处所。我在嘉兴师范学校读过书,对嘉兴很熟悉。

那里有个南湖,离火车站很近,湖上有游船可以租用。那个地方景色秀丽,但不象杭州那样引人注目。我们不妨租一只画舫,扮作逛西湖途经嘉兴的游客。在船上开会,又安全又方便。游南湖的人,比游西湖的人少得多。而且从上海到嘉兴,只及上海到杭州的一半路程”。王会悟的意见立即得到了董必武和何叔衡的支持。李达赞同妻子的提议:“南湖我也去过,虽属风景名胜,但毕竟是县里的小去处,官僚、密探一般不会去那里,在那儿开会比较安全。”担任中共“一大”执行主席的张国焘接口道:“在船上开会,安全系数更高。会悟好心计,胜过须眉。”众代表异口同声:“那就去嘉兴南湖吧。”“一大”新会址就这样被确定了下来。中共“一大”最后一天会议的地址浙江嘉兴南湖确定好后,李达便让王会悟先去上海北站了解一下去嘉兴的车次。当时,上海北站开往嘉兴方向的共有六班火车,上午7:35、9:00、10:00;下午14: 50、15:50、19:15。

1921年7月31日早上7点35分,一列快车(那时的快车也只相当于现在的慢车)从上海北站驶出,朝南进发。中共“一大” 代表表面上装作互不认识,各自坐在不同的地方。火车行驶了将近3个小时,在上午10时25分停靠在嘉兴车站。王会悟与李达下车后走在最前面,其余代表们则三三两两分开一些距离跟随其后。走出火车站的正门,王会悟并未直奔南湖,而是领着代表们朝嘉兴的“南京路”即张家弄(后来经拓宽,改名为勤俭路)走去。张家弄里有个吸引人的地方叫寄园,犹如上海的大世界。寄园里有假山、楼阁,唱戏的、说书的、耍魔术杂技的,济济一堂,煞是热闹。那里有一座嘉兴最高级的旅馆,叫鸳湖旅馆(这名字来源于南湖的别名--鸳鸯湖)。王会悟安排代表们在旅馆暂且休息一下,并在这儿开了个房间,为的是怕当天会议万一不能结束,好有个过夜的地方。熟练麻利地忙完了住宿的手续后,王会悟又立即请旅馆的账房先生们代订画舫(画舫是文人们对大型游船的雅称,当地人称它为“丝网船”)。

账房说:“租大船需提前一天预订,现在没有大船了。”于是,王会悟只好花了4元5角钱租了一条中号的单夹弄船,单夹弄船是指船的中舱和后舱之间仅有一条通道的船,又花了3元钱订了一桌酒菜,并租了一副应急伪装用的麻将,连同小费在内,共付了8元。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王会悟领着与会的全体代表,来到了烟波浩渺的嘉兴南湖公园,登上画舫,驶入湖中。环湖一周,王会悟选取好最安全的停泊处,催促船娘将船撑至烟雨楼东南约200米的僻静水面上。中午十一点左右,南湖会议正式开始。王会悟忽然走进船舱,将一副麻将牌“哗啦啦”倾倒在八仙桌上。代表们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为了确保会议安全,王会悟扮成了一个俏丽的窈窕歌女,坐在船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警惕地保护着舱内的代表们。若有船划近,她就用纸折扇敲船板,提醒代表警惕。这时,船舱里就会立即传出劈啪作响的搓麻将声,以掩人耳目。这天是阴天,天公作美,下起了小雨,游人顿减,更适合开会。

整个湖面上只有四五只游船。王会悟在跟船娘拉家常中就已了解其他船上游客的身份。船娘指着一条大船道:“那条最大的船是城里典当铺老板为儿子办满月酒雇的。”又指着一条中号道:“那条船是桐乡一个乡下财主全家来游玩的。”会议开得十分顺利,到下午5点左右,突然,从远处驶来一只小汽艇。王会悟怀疑是巡逻艇,便迅速发出暗号。代表们闻声,随机应变地喊着“七索”、“八万”,留声机也摇着《打渔杀家》等京剧名段。后经王会悟打听,方知这是城里一位绅士的私艇,代表们又放心开会。“一大”南湖会议在游船开了7个小时左右,至下午6时完成了全部议程。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和决议,选举了党的中央机构。在简短的闭幕式上,代表们低声齐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第三国际万岁!共产主义、人类解放万岁!”等口号正式宣告中国共产党诞生。至此,王会悟所担负的有关中共“一大”会议议程的各项任务圆满完成,同时,她本人事实上也成了中共“一大”的幕后功臣。

军代表 代表 任务

上一篇: 美防长警告:中国在南海部署防空导弹是“侵略”

下一篇: 俄媒:伊朗装备大量中国武器 具有很强作战潜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5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