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解析:疫情是在消弭战争,还是在助长冲突?


 发布时间:2021-02-23 19:51:15

在正确认识未来战争样式的基础上,才可能制定正确的军事力量建设战略,使有限的国防资源有最大的投入产出比,并有更大的信心,迎接和赢得未来战争。当前,创新性军事理论不断涌现,高科技武器快速扩散,战争和武装冲突主体之间的军事制衡关系不断加强,在此背景下,未来战争将表现出很多新的特征。未来战争将是“有限”战争 高科技武器的大量装备使得战争造成的灾难远远超过过去的传统战争,因此,国家或国家联盟都会竭力避免战争和武装冲突的爆发,实在无法妥协,也会努力将战争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未来战争将以“减少附带杀伤”作为首要作战原则,相关战争法和国际条约也会得到发展,以保证战争进程不至于脱离“理性”的轨道。远程精确打击、网络战和太空战等高端作战样式,通过剥夺敌方使用空间设施和信息网络的权利,或使用远程快速精确打击武器消灭敌方军政高层,可在最短时间内结束战争或加快战争进程,减少附带杀伤,这些作战样式将在未来战争初始阶段被普遍使用。

战略核武器,仍将是实施“威慑”和“遏制”的基础,也是战争“有限性”的最终保证。经过现代化改进的战术核武器,具有更小当量和更高打击精度,可能会在未来局部战争中得到有限使用,其目的仍然是结束战争。但核国家之间发生战争时使用核武器,未来仍是难以想象的。此外,不排除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组织有可能获得核武器,并为了使战争升级,瓦解对方同盟,搅乱地缘政治局势而使用核武器。未来战争的“不对称”性将增强 实施“不对称”作战,以己之长,克彼之短,一直是人类战争思想的精髓。军事实力占据优势的一方,将充分发挥高性能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优势,打击敌方关键目标。实际上,美军近年来打的几场局部战争,将高精度武器、空中力量、强大战场态势感知能力等“不对称”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军事实力处于劣势的一方,会采取游击战、网络战、舆论战、心理战、持久战等“不对称”作战样式,以时间和空间优势抵消军事实力劣势,以“拖”待“变”,对国际和敌方国内政治形势不断施加影响,使敌方退出或中止战争,并寻求政治解决。

如果军事实力弱势一方拥有少量能够造成严重损失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高技术武器,军事实力强势一方发动“先发制人”打击时就会有所顾忌,将努力寻求政治、外交、经济等非军事手段来解决问题。当前美国在朝鲜、伊朗问题上对是否采取军事行动“举棋不定”,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未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高技术武器,无论是自主研发,还是寻求国际军购,难度都越来越小。但不可否认的是,军事强国必然是科技强国和经济强国,未来,少数军事强国相对其他国家所拥有的军事优势会进一步增大,因此,实施“不对称”军事力量建设,将会成为其他国家的必然选择。非国家性质组织将更多地成为战争主体 以分裂主义、民族主义、恐怖主义、极端宗教组织为代表的非国家性质组织的政治诉求明确、组织严密、装备先进、人数众多、分布区域广泛,其军事能力将超过大多数的弱小国家。

这种暗淡的前景实际上是由全球经济发展“不平衡”加剧造成的,同时也蕴含了爆发战争和武装冲突难以消除的诱因。此外,“文明”和“文化”上的差异还扮演着“催化剂”的作用。未来,类似于“基地”、ISIS这类组织仍会出现。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和地区,宗教、种族、价值观的纷争将继续存在,上述组织最可能在这些国家和地区形成气候。这类非国家性质武装,在战争的组织实施上更为迅捷、灵活、隐蔽、高效,将是未来战争中一种重要的军事组织形态。战争在国家军队与这种非国家性质武装之间进行,使用武器、战争规模、作战区域和领域将难以控制,而且战争往往是在一些地缘战略“敏感”地区进行,这些地区常常也是大国博弈的舞台,战争和武装冲突极易扩散,存在着升级为“局部战争”或“地区战争”的可能。作战平台和武器在功能上“攻防一体” “进攻”和“防御”概念指的是作战积极性受到约束的程度,实际上,两者没有本质的区别,也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未来武器作用半径和威力的增大,使得“前沿”和“纵深”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传统的“进攻”与“防御”之间也不再有明显的区别。“防御”是作战积极性受到较大约束的状态,但“防御”的精髓在于“反击”。如果将作为“防御性武器”的导弹防御系统靠前部署,很难不被对手视为“进攻”性的举动。所以,未来的作战平台和武器系统将既是进攻性武器,也是防御性武器,可使得国防资源投入具有最大的产出。这些作战平台和武器系统,可以是战略级、战役级和战术级的,可为国家、战区或基本作战单元同时提供进攻和防御的能力。为有效应对远程高精度武器的打击,防空反导系统也应是远程和高精度的,这就要求进一步增大其探测距离和拦截概率。未来,定向能武器和天基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将实战化部署。未来的导弹防御系统,可同时发射远程拦截武器或者远程精确打击武器,这类“导弹防御/远程精确打击”系统,不但可使敌方丧失主动发起进攻的能力,还可剥夺敌方实施反击的权利,更是非常有效的常规威慑和遏制手段。

战争胜负仍取决于经济实力 天基系统造价高昂,网络基础设施投入巨大,远程、高精度武器也是费用不菲。即使批量生产和大量装备可降低其造价,在短时、高烈度战争中,高技术武器的消耗也将是惊人的,不具备雄厚的经济实力,就无法维持战争和取得战争的胜利。未来战争可以说是高技术武器的“消耗战”。随着战争进程的拉长,经济实力就成为战争的决胜性因素,这与两次世界大战及更早的人类战争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未来战争可以被命名为“全维精确战” 我们常说,下一代战争样式蕴含在上一代战争之中,未来战争的重要特征目前都已显现,在一些领域,还发展到了相当的水平。未来战争必然是“信息化战争”。高精度武器首先是信息化武器,其作战效能的发挥,需要依靠作战信息系统保障。军队联网作战,也以作战信息网络为基础。目前我们已经进入信息化战争时代,未来战争将是信息化战争的高级阶段。

未来战争必然是“高精度战争”。主战武器高精度化是趋势,精确打击将成为普遍的作战方式,这是军事科技发展的必然结果。未来战争将是“空天一体战”。未来战争中,制信息权和制网络权将是对抗双方首先要争夺的。争夺制信息权和制网络权的前提,是争夺制天权。丧失制天权,将丧失战场优势,乃至输掉战争。未来中长期内,有能力部署天基武器系统的国家不会比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数量更多。“空天一体战”只会在军事实力最强的少数大国之间发生。未来战争将是“无人化战争”。作战平台的主要作用是搭载和发射高精度武器,无人作战系统可具有更高的作战效能。其中,无人飞机和无人水下航行器将得到优先发展。无人作战系统将从作战样式、战争伦理等多方面改变未来战争。与现代战争相比,未来战争的战场空间更广阔、作战样式更丰富、组织指挥更复杂、打击手段更多样。要给未来战争命名,应找出区别于现代战争的最显著特征,所以,我们可将未来战争命名为“全维战场空间内进行的高精度战争”,简称“全维精确战”。

所谓“全维”,是指作战将在所有战场空间发生,涵盖了当今(陆、海、空、天、网、电)和未来可能出现的新的战场空间;所谓的“精确”包括两层含义,一是高精度武器作为主战武器,二是指在未来战争的所有战场空间,都将是“精确作战”。以上从战场空间、打击方式、军事组织等方面预测、分析和描述了未来战争的可能形态,其中不少特征在现代战争中都已显现,并在不断发展,它们将在未来战争中得到检验。(作者李大鹏 单位:海军工程大学)。

疫情 战争 叙利亚

上一篇: 苏丹披露研制新型“塔卡”系列火箭武器

下一篇: 学生军训或增加轻武器模拟射击和战术仿真对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