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秋白:被鲁迅赞扬“永生”的革命者(组图)


 发布时间:2021-01-17 10:38:31

因病于3月20日在沈阳逝世,享年73岁。吴玉谦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中央有关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吴玉谦是山东宁阳人,1961年入伍,196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革命生涯中,他历任战士、班长、排长、参谋、副营长、副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军长、沈阳军区参谋长等职,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作出了贡献。吴玉谦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四、十五、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十四、十五、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他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96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北伐战争开始。北伐战争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合作领导下进行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1926年2月,中国共产党向全国人民明确提出了出兵北伐推翻军阀统治的政治主张。7月1日,广东国民政府发出《北伐宣言》。7月9日,国民革命军的8个军约10万人,兵分三路,从广东正式出师北伐。共产党员李富春、朱克靖、廖乾吾、林伯渠分别担任二、三、四、六军的党代表。参加北伐军各级负责工作的共产党员还有陈毅、陈赓、蒋先云、张际春、叶挺、周士第等。北伐军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打垮了吴佩孚,消灭了孙传芳主力,进占到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部分地区,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反动统治。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毫不动摇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习近平同志主持军委工作以来,站在实现强军梦的战略高度提出军队坚决听党指挥是强军之魂,并强调要把听党指挥作为军队建设的首要;1997年第八届全国人大通过的国防法对我国武装力量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作了明文规定。因此,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既是人民军队建设发展的最高政治原则,也是我国法律确定的一项基本法律制度。在依法治国、依法治军的时代背景下,科学阐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法理依据,对于依法增强人民军队听党指挥的高度自觉性和坚定性,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合乎法律的公理性原则要求 在确立军队领导权法制方面,包括我国在内的实行政党政治的现代法治国家普遍认同并共同遵循的一项法律制度是,军队接受政党的领导,主要是接受执政党的领导。这一法律制度,从政党与军队关系的角度揭示了当代国家政党政治建设发展的普遍性规律,不因不同国家实行的政党制度的不同而生枝节,也不因不同国家社会制度的不同而生例外,体现了法律的公理性原则要求,这为中国共产党行使军队领导权法制的科学性和合理性提供了必要的法理依据。

就当今世界不同类型的政党制度而言,在实行一党制的国家,执政党直接就是军队的领导者和指挥者。在实行两党制或者多党制的国家,军队的领导权表面上看不属于执政党或者在野党,而是由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根据宪法的授权对军队实行领导和指挥,但实质上这正是执政党行使军队领导权的主要途径和具体方式,因为这些国家担任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的人,必然是胜选后成为执政党的政党在大选时推举的参选人,当选后作为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行使军队领导权,所体现的意志必然是其所属执政党的意志。

即便是在野党,也并非与军队领导权绝缘,它可以通过议会等平台对军队领导权的行使施加一定的影响。因此,现代国家不论政党制度如何,军队都要接受政党的领导,主要是接受执政党的领导。它作为一项具有普遍适用性的法律制度,根源于政党政治的本质,体现了法律的公理性原则要求。我国实行的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多党合作的政党制度,根据法律的公理性原则,人民军队的领导权就应当由处于执政党地位的中国共产党来行使。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合乎法律的合宪性原则要求 合宪性原则是法律制度具备合法性和有效性的一个主要的形式要素,以法律制度能够准确体现宪法的精神或者在宪法上有明确的根据为基本特征。

合宪性原则是现代法治国家的宪法对所有处于其下位的法律制度提出的最基本要求,一项法律制度只要不违背宪法的精神,不与宪法的规定相抵触,它就符合法律的合宪性原则要求,至少在形式上具备了合法性和有效性。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作为我国国防法上确立的一项基本法律制度,遵循了法律的合宪性原则要求,不仅准确体现了宪法的精神实质,而且在宪法上也有明确的条文规范作为根据,这为中国共产党行使军队领导权法制的合法性和有效性提供了必要的法理依据。

我国现行宪法第93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国武装力量。”由于中国共产党依照宪法的规定是领导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唯一合法的执政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必然是在处于执政地位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的,宪法这一规定的实质,就是确立了中国共产党行使军队领导权的法定途径和法定方式,即中国共产党通过设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来代表国家对军队实行领导和指挥。此外,由于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在人员组成上完全一致,宪法的这一规定,进一步确保了党领导军队与国家领导军队的高度统一性。

因此,我国国防法确立人民军队受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这一法律制度,有明确的宪法条文作为根据。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合乎法律的正义性原则要求 正义性原则是衡量法律制度或规则是否具备正当性的一个首要的价值标尺,以法律制度有利于实现实质正义为本质特征。正义性原则本质上要求法律制度的设计以社会最大多数人的需要和利益为价值取向。某一法律制度只要是对社会最大多数人有利,能够保障社会最大多数人的自由、权利和幸福,它就在实质意义上体现了法律的正义性原则要求,就从根本上具备了正当性。

坚持中国共产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作为我国国防法上的一项基本法律制度,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先进、最科学的军队领导权法制,不仅有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义事业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顺利推进,而且有利于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因而在实质意义上真实体现了法律的正义性原则要求,这为中国共产党行使军队领导权法制的正当性提供了坚实而充分的法理依据。社会主义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保障社会最大多数人的自由、权利和幸福,促进社会的全面发展为最高目标,是追求社会公平公正的人类正义事业,代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义事业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建立起来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只有将人民军队的领导权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人民军队才能够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义事业的坚强柱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义事业才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断向前推进。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正义性,决定了人民军队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正义性,因而,人民军队受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作为一项基本的法律制度,充分体现了法律的正义性原则要求。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实现和维护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中国共产党的最高行为准则。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要旗帜鲜明并且始终不渝地坚持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正是出于对维护中国人民利益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只有将军队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我国军队才能真正成为一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军队,军队的建设和发展才能紧紧地与中国人民的前途和命运联系在一起,中国人民的利益才能获得坚强而可靠的保证。

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根本宗旨所集中体现出的人民性,决定了人民军队受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的正义性,因此,人民军队受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法制最真实地体现了法律的正义性原则要求。(田友方 作者系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军事法学研究所副所长)。

瞿秋白 中国共产党 鲁迅

上一篇: 美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首名女性成员诞生

下一篇: 评论:组织形态改革涉敏感问题 是军队转型难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5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