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贝加莫市长:该市75%的患者未确诊就死在家中


 发布时间:2021-01-16 09:55:20

即可“复原”患者行踪路线;不同颜色图表显示着病例地域分布、潜在超级传播区域等……韩国防疫部门官员向记者展示着针对疫情开发的智能管理系统。大数据成韩国抗疫“神器”。截至韩国时间14日零时,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564个,过去24小时新增确诊病例27个,疫情增势明显趋缓。资料图:当地时间4月9日,位于韩国首尔的一家公司员工正在用餐,该公司为了保证员工的就餐安全,在自助餐区设置了玻璃罩。韩国多年前便为大数据应用提供了法律保障。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重创韩国后,官方修订传染病相关法规,授权疾病管理本部在国家面临紧急状态时,可获得闭路电视、手机定位系统、入境记录等数据信息;政府、医疗机构和企业可共享信息。今年2月,韩国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启动红色预警后,依据新修订法规,政府能快速使用大规模数据;医疗机构与海关系统等联网,医护人员可查阅患者境外旅行史等。

基于大数据分析,韩国3月开发了“新冠肺炎疫情智能管理系统”。“大数据极大提高了效率。”韩国疾病管理本部流行病调查部门主任PARK Young-joon接受记者集体采访时说,传统的患者管理采用类似采访形式进行人工沟通,以核查行踪路线等,平均1个患者耗时1天;而使用大数据分析,1个病例平均只需10分钟。据介绍,政府与3个通讯公司、22个信用卡公司合作,通过获取手机定位、信用卡消费记录信息等,确定患者位置。在PARK Young-joon看来,新冠肺炎传染性高、患者隐蔽性强,通过大数据分析能准确获得患者完整移动路线,通过追查行踪,有助于排查隐性传染源、尽早发现疑似患者。更重要的作用在于核查感染源。若大量病例感染途径不明,意味着社区传播风险增高。PARK Young-joon介绍,每新增一个确诊或疑似病例,可使用大数据系统“复盘”,查明患者接触史,分析传染路径和潜在的超级传播,发出风险预警。

诚然,大数据使用也面临争议,信息安全尤受关注。该智能管理系统设计参与者之一、韩国国土交通部城市经济科主任LEE Ik-jin称:“系统采取严格安全措施防止外部攻击”,如利用虚拟专用网络、自动记录登陆信息等。谈及用户隐私保护,他认为,合规使用是关键,并强调:“面对疫情,要将公共安全置于个人利益之前”。LEE Ik-jin对记者说,该系统仅允许少数防疫部门官员登陆,只记录“那些可能引发超级传播”的患者信息;官方获取患者信息时,需提前向通讯、信用卡公司申请,以保障患者隐私。展望韩国智慧城市建设,大数据管理正成为常态。韩国国土交通部表示,针对疫情开发的大数据管理和分析平台是智慧城市建设的项目之一,为大数据在交通、能源、环境等领域应用提供新思路。国土交通部长官金贤美称,期待未来更多相关技术应用于公共服务领域。

(完)。

美国海军医院船“安慰号”(USNS Comfort)抵达纽约,这艘船拥有1000个床位,被用于接收非新冠肺炎患者以缓解纽约医疗压力。这艘医院船抵达纽约时引起不小的轰动,大批居民不顾社交距离限制走上街头围观这艘船。它似乎成为了纽约困境中的一道曙光和希望。然而《纽约时报》4月2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来到纽约的‘安慰号’有1000个床位,却只接收了20名患者”的报道: 周四,纽约市医院的管理人员们表达了强烈的不满:纽约的医院正竭力挤出空间来安置患者,停在岸边的医院船上1000个床位却基本空置,而1200名船员也大都无所事事。根据海军发言人提供的数字,目前有约20名病人被转移到了“安慰号”上,而另一艘进驻洛杉矶的“仁慈号”则接收了15名病人。发言人说:“我们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接收病人。” 纽约最大的医疗系统诺斯维尔医疗集团(Northwell Health)的负责人迈克尔•道林(Michael Dowling)则直言不讳地表示:“让我实话实说吧,这就是个笑话。” “安慰号”医院船进驻纽约的目的是收治非新冠肺炎病人从而减缓纽约各医院的收治压力。

特朗普上周还亲自前往诺福克为这艘船送行并发表讲话,称“它将发挥重大作用”。可现实与之前的美好预期大相径庭。官僚主义和混乱的管理使大部分病人无缘进入这艘船。“安慰号”的登船限制极为严格,这艘船不仅不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在有关机构发布的清单中,还有49种病人不得登船。而市内需要转移的病人必须先被送到医院做病毒测试,经过长时间的评估后才可能被允许登船。海军官员对此给出的理由是“只要有一名新冠肺炎患者上船,这艘船就会变成病毒的温床。” 道林表示,现在他不得不把医院的大堂、会议室等空间全都改造成病房来容纳患者。他的医院已经收治了超过2800名病人,比上周多出10倍,其中四分之一病情严重。如今整个纽约的医院都人满为患,很多重症患者甚至来不及用上呼吸机就在走廊里死去。医疗物资的紧缺使得医护人员不得不重复利用防护装备。纽约现在甚至面临裹尸袋的短缺。而与此同时,由于疫情中大部分纽约人选择在家隔离,事故造成的伤者数量则在锐减。医务人员认为鉴于这一情况,已经没有必要再区分病情安排登船了。道林据此对医院船不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方针提出了质疑:“这太荒谬了,如果不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病人,那这艘船的意义何在?” 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M。

Cuomo)已经宣布,贾维茨会展中心改造的方舱医院开始接收新冠肺炎患者,这座临时医院拥有2500个床位。但现在没有任何消息指出“安慰号”会接收新冠肺炎患者。“安慰号”的医务人员指挥官帕特里克•阿默斯巴赫(Patrick Amersbach)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当前他接到的命令仍是只接收非新冠肺炎患者。但他补充道,如果任务有变,这艘船也会竭尽所能来完成目标。在疫情中使用医院船从一开始就是个挑战。“安慰号”是为支援战场而建造的,船上的医生们主要负责救治受伤的士兵。军医对新冠肺炎病毒的了解相对有限,而且患者中有不少是老人。在2017年飓风“玛利亚”袭击波多黎各后,“安慰号”同样为了缓解医院的床位压力而参与救灾。但最终这艘船也仅治疗了少量伤者。船上一名军医指出,这艘医院船的设计适合救治士兵,但狭窄的床位对于治疗普通民众可能不太理想。但他们表示,如果任务真的变为救治新冠肺炎患者,他们将竭尽自己所能。截止至4月2日晚,纽约州累计确诊达到92381例,死亡2373人,其中纽约市确诊接近52000例。

贝加莫 患者 意大利

上一篇: 中国边防兵无人区拦截不法分子 零下30度趴雪地

下一篇: 武警8753部队开展无预案对抗演练 火药味十足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5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