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老兵李光钿的三次回乡记


 发布时间:2020-11-24 12:36:24

昨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8周年纪念日。当日,中国远征军雕塑群在龙陵松山落成。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革中央副主席何丕洁,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黄毅,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民革云南省委主委杨保建出席雕塑群落成仪式并为雕塑群揭幕。全国知名抗战文化专家学者、雕塑界人士、部分远征军将士后人等110余人参加了活动。龙陵地处滇缅公路咽喉,是滇西抗日战争主战场。由于战争遗址、遗迹、遗物保存完整,松山在2006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第六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中国远征军雕塑群是龙陵松山抗战遗址公园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由雕塑家李春华先生创作并捐赠。

中国远征军雕塑群位于松山主峰子高地南侧,占地约17500平方米,由402座单体雕塑组成。雕塑群按真人尺度1:1.2的比例塑造,分将军、夏装士兵、秋装士兵、冬装士兵、驻印士兵、女兵、炮兵、在世老兵、战马、吉普车等12个方阵。雕塑以士兵为主体,选取戴安澜、史迪威、孙立人等22位将军为军官代表,突出付心德、刘桂英、鲍直才等28位在世中国远征军老兵,既是对为保卫祖国边疆、捍卫民族尊严而战的中国远征军将士的永久纪念,也是对所有为世界和平和谐、人类文明进步而战的国内外朋友的永久纪念。“这是一件伟大的、影响深远的、值得后人铭记的事。”90高龄的中国远征军老兵代表梁振奋在落成仪式上说。

这些远征军将士在民族生存的战争当中所付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值得后人永远纪念。(记者 贾云巍 见习记者 朱金磊 通讯员 雷华)。

在缅远征军老兵李光钿一出现在云南慈善总会,就被鲜花和镁光灯围了起来。如此隆重的欢迎场面,让这个93岁的老人有点不知所措。而在25年前,他还只能偷偷回来。李光钿,云南宣威人,曾任中国远征军71军28师83团2营82炮排排长。1944年远征军大反攻时,其不幸负伤,后留在龙陵黄草坝军部,日本投降后又辗转到缅甸。这一出去就是70年。而重回故土,是李光钿多年来不变的心愿。记者了解到,其实70年来,老人回来了3次——一次是1990年,和老伴偷偷回来,没想老伴突然病故,李老只能带着老伴的骨灰凄然回到了缅甸;还有一次是2009年,李老在一帮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回宣威老家待了8天;今天这一次,李老是受邀“回家看看”。

据曾迎接李老回家的爱心人士纪录,老人2009年的回乡之旅并不顺利,在腾冲曾几经受阻,老人近乎绝望,是爱心人士多方联系方才成行。“此次回家,容易多了。”谈起此行,李老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今天,你们这样欢迎我,我非常高兴”。李老告诉记者,回宣威老家后,他要和弟弟好好聚聚。“不知道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了,我要带儿孙回国定居,”李光钿喃喃自语。李光钿在众多远征军老兵中,无疑是幸运的。因为生活窘迫和身份尴尬,很多老兵至死都未能踏上回家的路。据民间志愿者不完全统计,由于各种历史原因,留缅远征军高达3000多人,但如今最多仅剩15人。

(完)。

中国远征军的高级将领们都被紧急召集到设在保山县马王屯的远征军长官司令部。到会的有美国顾问组组长窦恩准将、远征军下辖的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20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以及各军、师长官。会上,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宣布了由参谋总长何应钦签署的怒江攻势命令——在5月11日向滇西发起攻击。需要指出的是,中国远征军要想向滇西发动进攻,首先要横渡怒江,而怒江又是一条水流汹涌的大江,尤其进入雨季,它的水面宽度会陡然间从80多米涨到400多米,水流速度高达每秒4米以上。

由于中国军队和日军在怒江东西两岸已经对峙两年,江上的桥梁和索道早已被炸毁,要想到达西岸,远征军必须涉水渡江。其实,渡怒江的最佳时机应该是天干水浅的春天或冬末春初,而进入5月后,怒江已经开始涨水,江水湍急,一泻千里。摆在中国远征军面前的第一道难关就是在日军的眼皮底下强渡怒江。更糟糕的是,中国远征军并不知道,他们的通讯密码早已被日军破译,他们的作战计划也已被日军截获。就在卫立煌宣布作战命令的同一天,日军也在召开军事会议,日军第15军团司令官牟田口廉也命令113、146、148联队死守腾冲、龙陵等地,全歼进攻的中国远征军。

强渡怒江天险 1944年5月11日,霍揆彰指挥的第20集团军约6万人,正集结在怒江东岸准备渡江。在指挥部里,霍揆彰再次重申渡江部署。他命令198师、预备第2师为集团军的右翼攻击部队,从栗柴渡江,沿马鞍山、冷水沟、北斋公房一线进攻。36师为左翼进攻部队,从双虹桥渡口过江,攻取大塘子、南斋公房。两路人马翻越高黎贡山后直奔腾冲。为防止日军从对岸伏击,集团军所有的榴弹炮团和山炮营都布置在了渡口东岸的山头上,只要对岸日军枪声一响,就立即进行火力覆盖。

这天中午,198师594团的一个营已经秘密过江,在西岸监视日军,准备掩护大军渡江。各军师团长和作战参谋被派到渡口坐镇,各部队乘船渡江的次序也都作了周密安排。霍揆彰命令所有人不得迟疑、抢先,更不准喧哗、争吵。5月11日18时,渡江开始了。霍揆彰始终守候在电话前,等待大军渡江的消息。几个小时过去了,怒江东岸霍揆彰的指挥部里却没有听到一声枪响。这时前线传来消息:大军顺利渡江,只有一个上士班长邓超被横在江上的绳索缠住不幸淹死。大军横渡怒江没费一枪一弹、只损一兵一卒,如此顺利,完全出乎人们的预料。

天亮之前,霍揆彰也乘着木船平安渡过怒江。

远征军 李光钿 李老

上一篇: “抠门”的亚美尼亚军人令中方参访人员惭愧

下一篇: 日本办展会推销防卫装备 多个东盟国家官员参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