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战争只会加剧乌克兰危机 中国介入的障碍是美


 发布时间:2020-11-24 12:36:06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东盟国防部长会晤期间,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上将正式邀请东盟10国防长于2015年来中国进行特别会晤,并就加强中国—东盟防务合作提出一系列倡议。这将增进双方的战略互信,推动双方在安全和防务领域合作的深入开展。亚太地区地域广阔、文化传统多样,安全机制基本上都是次区域性的,始终没有形成覆盖整个地区的安全机制。但近年来这种情况正在改变,挑头的就是东盟。美国作为超级大国,与其“再平衡”战略如影随形的,是美国“争夺”东盟力度的加大。东盟这个在克林顿和小布什时期始终处于美国全球战略边缘位置的“小角色”,正在变成奥巴马政府安全议事日程上的“明星演员”。

不知道最近菲律宾和越南对中国的挑衅,与美国—东盟防长会晤有多大的关系,但人们感觉到美国高官不断放“重话”、“硬话”与南海问题升温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似乎并非巧合。面对美国大力度“争夺”东盟,中国有自己的优势。首先,中国领导人高度重视发展与东盟的安全合作关系。东盟是中国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践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和“亲、诚、惠、容”周边外交政策的首要方向,发展与东盟国家的安全合作是中国的既定方针。其次,中国—东盟有安全合作的传统。多年来,中国积极参与东盟发起的地区安全机制。在东盟地区论坛框架下,中国发起安全政策会,积极参与军地协同救灾演习,并将于2015年同马来西亚共同主办机制下的救灾演习。

此外,中国军队与东盟国家军队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在高层互访、人员培训、院校交流、联演联训等方面开展了深入务实的安全合作。再次,中国向地区提供公共安全产品的意愿和能力不断增强。比如组织护航编队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派出搜救分队赴日本参加抗震救灾,派出舰机大范围搜寻马航失联客机等。最后,中国有独特的地缘和经济优势。国际社会中邻居搬不走,中国与东盟永远是近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已经形成。经济与安全是中国—东盟关系发展的两个轮子,加固安全合作这个轮子,必将把中国—东盟的经济合作和区域一体化水平推向新的高度。▲(作者是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赵小卓)。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代表签署条约,允许两地以联邦主体的身份加入俄罗斯。克里米亚问题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对于克里米亚的“回归”,俄罗斯人认为这是对历史错误的纠正。而乌克兰则坚决不承认公投的合法性,并表示不会放弃对克里米亚的主权。克里米亚南部的滨海小城雅尔塔从俄罗斯沙皇时期开始就是著名的疗养度假胜地,皇室的行宫、贵族的庄园就建在依山傍海之处。二战末期,一场决定战后世界格局的苏美英三巨头会晤,更让这个小城扬名世界。旅游业一直是当地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不过,在公投加入俄罗斯之后的第一年,西方的制裁给这里的旅游度假产业带来一定冲击。中国留学生余君伟在课余时间会接待旅游团,他告诉记者:“往年夏天基本上保持一天一艘大型游轮到雅尔塔港口,但2014年完全没有,有的只是独联体国家、以俄罗斯为主的游客,乌克兰也有一部分,但是非常少。

” 据当地旅游部门提供的数据,2014年,有380万游客前往克里米亚,和2013年相比减少了近40%。目前,从乌克兰本土前往半岛的火车已经停运、直接的陆路口岸被关闭,只能绕道俄罗斯,从刻赤海峡换轮渡进入。但轮渡的运力已明显不足,特别是在冬季恶劣的气候条件下,轮渡时常晚点。如果乘飞机,也只能选择从俄罗斯的城市前来,国际航班和乌克兰公司的航班均已停飞。三月,克里米亚的旅游季还没有开始。街道、港口、旅游景点都比较冷清。不过,不少从事旅游接待的当地人并不悲观,对于即将到来的旅游季还是有很多的期待。在当地景点工作的塔季扬娜对记者说:“我们期待今年情况会更好一些,会有更多来自俄罗斯的游客。因为之前人们似乎已经把克里米亚忘记了,一般都去土耳其、索契等一些地方度假,而现在大家又从重新开始认识克里米亚。来过这里的人对我说,很喜欢这里,后悔没有早点发现这座安静舒适的半岛。

” 为了解决从俄罗斯其它地区前往半岛的陆路交通问题,俄政府承诺将修建一座跨越刻赤海峡的大桥,以替代渡轮过海的方式。这座大桥预算37亿美元,预计在2018年才能建成。克里米亚疗养与旅游部副部长奥莉嘉·布洛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向人们传递一个信息,克里米亚是安全的地方。她说:“从2015年1月至3月初,有12.8万游客前来克里米亚。我们也相信,2015年克里米亚将在俄罗斯国内市场成为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为此,我们正在计划和临近的其他联邦区,比如克拉斯诺达尔,联合推出系列旅游度假产品”。在克里米亚采访期间,居民普遍对现状表示满意。当然,大家也不是毫无抱怨。比如乌克兰政府关闭了半岛通往乌东部的关口,和乌克兰本土通话由国内变为国际长途,联系起来极为不便。女声:我的孩子在乌克兰,可是我现在不能去看他。以前我们可以通电话,现在只能在通过互联网。

这当然让人觉得很不正常。男声:“我的姐姐在乌克兰东部,老人家都85岁了,但是现在我没办法和她联系,因为从辛菲罗波尔没法给那里拨电话,因为之前、是乌克兰电信公司的业务,现在这家公司已经撤走了。” 在前往克里米亚之前,预定的酒店就曾打电话告知,在克里米亚不能使用信用卡结算,需要带足现金。从境外向克里米亚外币汇款也有很大风险,记者在克里米亚当地一些银行了解到,尽管有些银行并不在制裁名单内,但是他们目前也无法受理从境外汇入克里米亚的美元和欧元。“由于制裁,美国和欧盟将由他们那里中转汇入克里米亚的汇款封锁。所以我们对客户建议暂时不要进行美元或欧元汇款业务,因为收款人可能会收不到钱。现在很多人决定改签卢布的合同。不过,之前这里很多从事计算机编程的公司和美国有合作,最近它们中不少公司已经不得不终止了合同,因为收不到汇款。” 记者在当地采访的这几天发现,尽管有制裁以及物价上涨等因素的影响,但当地人仍普遍对生活现状感到满意,社会治安也比较稳定,除了议会、政府等重要部门有保安和警察守护,其他地方很少看到警察。

虽然在去年年底这里曾发生过大面积停电,并实施了一段时间分片供电。不过,目前情况已经得到明显改善,记者在当地的一周时间里,没有遇到一次停电情况。而对于目前受到的制裁,这里的居民感觉自己被孤立。“这就是一种孤立。有人正在试图将我们与整个世界分隔开。我们克里米亚人现在无法持出境护照去欧洲,什么都做不了,这已经对我们造成了干扰。” 走在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的街道上,一些年久失修、外观斑驳老旧的建筑并不少见。人们认为,在乌克兰时期这里得不到重视,投入不够,才导致当地发展缓慢。很多接受记者采访的市民都表示,“回归”后的这一年他们的生活发生了改变,城市的面貌也有所改善,他们愿意相信,未来会更好。(孙娟)。

乌克兰 制裁 美国

上一篇: 美拥私枪2.7亿支 1年内3万多人因枪遇难

下一篇: 日本谋求获得战斧导弹 恐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8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