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四化”趋势将引起金融大变革


 发布时间:2021-04-12 19:48:26

中国不会爆发“美国式金融危机” 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根源在于,在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化的基础上,衍生出的复杂金融衍生工具风险失控。裹挟在焦虑的群体性情绪中,“下一轮危机会不会来”成为人们的集体疑问。在社会信用收缩、民企经营不振等多重因素叠加的2018年,对10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的反思,很容易让人们把目光聚焦中国,关注中国会不会首先受到下一轮金融危机的影响。10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根源在于,在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化的基础上,衍生出的复杂金融衍生工具风险失控。这些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在超低市场利率的护航下,是不至于爆发系统性风险的。但是,一旦市场利率上升(美国联邦基准利率从2004年到2006年持续上升),其系统性风险就如多米诺骨牌倒塌一样瞬间爆发。时至今日,我们可以总结出10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两大成因,一是过于复杂的金融衍生品伴随着超高的杠杆率,二是市场利率陡然由低变高。

两种因素共同作用之下,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就不可避免了。不久的将来,中国会不会爆发“美国式金融危机”?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对比以上两大成因,结合我国金融的现状,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不会。应该说,当下中国没有简单“复制”10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的可能性。原因在于,过去三年,我国金融已经渐进“去杠杆”,从2015年的A股去杠杆,到2016年的楼市去杠杆,再到2017年至今的互联网金融创新产品的去杠杆。相比三年前,当下我国金融的显见杠杆率已经大幅递减。从市场利率方面来说,尽管从短期而言,为应对美联储的持续加息影响,我国市场利率有小幅上调的必要性,但是,于中长期而言,我国市场利率极有可能逐渐走低,这使得简单“复制”美国次贷危机,缺乏一个必要的触发条件。事实上,金融危机也无简单“复制”一说。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核心是汇率危机,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核心是高杠杆危机。

当下的中国汇率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尚不至于成为系统性金融危机。同时,过去三年的去杠杆已经初见成效,虽然部分风险依然存在,但若说存在系统性危机言过其实。所谓危机,是已爆发或无法避免的系统性风险;所谓危险,是可预见、可化解、即便爆发其当量也相对可控的中小型风险。因此可以说,当下中国金融有危险,但并无危机,因此不必言过其实,不必过于惊恐、焦虑。与完全市场化的欧美金融不同,我国金融整体上存在着政策调节能力强的优点,因此发生风险硬着陆的可能性低。但是,我国也应警惕,完全市场化的金融环境有可能爆发“急症”,不完全市场化的金融环境,则容易滋生“慢症”。因此,为了避免当下可预见的、整体依然可控的危险肆意蔓延、任其堆砌,相关机构应该全面监测金融市场的动向与变化,提出合理的分析及防控政策建议,防微杜渐,避免市场存在的小小危险幻化成金融危机。

□杨国英(财经评论人)。

商业银行正在现金管理业务领域“跑马圈地”。中农工建四大行已经整合完成“结算与现金管理部”,27家国内商业银行已经陆续开展现金管理业务,15家商业银行推出了各自的现金管理品牌,而与此对应的是,现金管理相关政策法规远远落后于市场,严重滞后。银联信认为,目前国内现金管理政策现状已经不适合业务的发展,截至目前,国内直接关于现金管理法规还停留在国务院于1988年发布的《现金管理暂行条例》。其他现金管理业务涉及的政策法规还有《银行账户管理办法》、《银行支付结算办法》、《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指引》等,但都需要去梳理并有效地规范现金管理业务。北京银联信投资顾问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符文忠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市场经济环境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多年前的现金管理政策法规已经基本上不能满足如今的市场需要,一部完善的紧跟时代步伐的法律法规应尽快出台,促进国内现金管理行业的发展。

银联信指出,目前多处政策盲点让商业银行无所适从:一是开户银行现金管理不到位。商业银行基本上放弃对企业的现金检查,对开户单位核定库存现金限额流于形式。二是资金大量体外循环,为反洗钱工作带来了难度。三是现金起点问题。《现金管理暂行条例》第五条第八款规定“结算起点定为1000元”,而现在1000元的结算起点已经不符合现实。四是“专控商品”问题。国家和地方早已经取消了“专控商品”的审批,“专项控制商品”的提法已经不合时宜。五是企业范围问题。《细则》第二条中关于“企业”的范围的概念阐述为“国营企业、城乡集体企业、联营企业、私营企业”以及“中外合资和合作经营企业”,这里面没有包含“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等新的所有制形式。六是对开户单位的现金管理问题。《条例》及《细则》中要求“开户银行负责现金管理的具体执行,对开户单位的现金收支、使用进行监督管理”。在实际操作中,银行不具备给客户核定限额和检查的权利,对单位现金的来源和去向缺乏有效的跟踪调查。

对开户单位座支现金问题没有条件去进行监督。七是处罚权问题。《条例》及《细则》中要求开户单位如违犯《现金管理暂行条例》,开户银行有权责令其停止违法活动,并根据情节轻重给予警告或罚款。作为和开户单位具有同等法人地位的银行机构,对开户单位实施处罚权利缺少必要的法律依据和现实基础。八是管理的侧重点问题。《条例》随着经济的发展原有的管理职能应随之转变,重点向打击洗钱犯罪,防止逃费税收和债务等转移,并以促进信用环境的进一步优化和经济发展作为出发点。银联信现金管理项目负责人钟加勇向记者表示,政府及央行应结合当前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加快现金管理相关法规的调整和修缮工作,适应经济形势和发展环境的需求,督促现金管理的持续健康发展。“改变目前一边是政策法规的滞后,一边是商业银行的跑马圈地的现状,是当务之急。” 本报记者 史晨生报道。

市场化 金融 商业银行

上一篇: 欧洲银行业去年关闭5500家分支机构

下一篇: 银行缩减个人消费贷 “零首付”购车不划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