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上市企业盈利创新高 利润同比增长10%左右


 发布时间:2021-04-10 04:45:37

一家从事生物电子标签研制的高科技小企业,因财务管理不当,多项银行贷款集中到期,面临短期资金紧张。他们找到闵行大众小额贷款公司寻求短期融资,三天内,1000万元抵押贷款紧急到位,解了企业险些被银行信用记录“拉黑”的燃眉之急。此后,小贷公司又帮这家企业“诊断”了财务管理,并对其法人治理结构给出合理化建议。“如果银行是大饭店,我们是开在旁边的一家小粥摊,不是主角,但确实有被需要的时候。”闵行大众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邵玉龙这般自比。在企业融资的金融生态圈中,银行、投行是枝叶繁茂的大树,近年来新兴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是“野蛮生长”的离离原上草,而规模小、受监管的小额贷款公司,虽常被视作配角,却也不可或缺。来自上海市金融办的信息显示,截至今年3月,本市已有129家小贷公司获批筹建,其中121家小贷公司已开业。

已开业小贷公司累计放贷82975笔、1654.53亿元,贷款余额20103笔、204.87亿元。短期“调头寸”  小贷公司主要提供的贷款,多为额度较小、账期较短,为企业短期周转“过桥”的资金。在整个金融系统中,是补充,却少不了。在上海属规模较大的张江小贷股份有限公司,单笔贷款平均额低于400万元,但累计发放贷款已超过50亿元、服务客户1500家,原则就是“小额、分散”,如今已是张江园区科技型小微企业短期融资的生力军。位于杨浦的上海杨浦科诚小贷股份公司,最短贷款期限只有3天,最长不超过一年,有40%的贷款是50万元以内的信用贷款。下转3版  (上接第1版)“企业做大做强,主要融资来源是来自银行的长期贷款,甚至是重点吸引风险投资,而我们是在企业尚未进入大型金融机构视野时帮一把。”杨浦科诚小贷总经理张建说。

记者了解到,科技型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经营规模小、实物资产可抵押资产少的特点,而中小科企对于资金的需求又是强烈的。为此,像张江小贷、杨浦科诚这样的小贷公司,逐渐明确定位,针对不同发展阶段和规模的科企,端出了对胃口的“青菜热粥”:针对初创期企业,提供5万、10万元的小金额信用贷款,判断主要看创始人; 对于进入孵化阶段的企业,推出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有些渐露起色的高成长性企业,小贷公司找到银行、风投合作,投贷联合共同支持。夹缝中生存  小贷公司的“粥摊生意”远看兴隆、其实不易。数据显示,上海小贷公司的贷款平均年利率为18.26%,而目前央行规定的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5.1%。上海小额贷款公司协会秘书长李伟涛介绍,按照相关规定,小贷公司的贷款利率不能超过基准利率的4倍,在此上限内,市场选择定价。

高利率诱惑,让不少门外人趋之若鹜,想要加入小贷行业。但小贷业内人士却自称“夹缝中生存”。邵玉龙坦言,虽然贷款利率高,但小贷公司服务的企业,大多是那些按照银行的风控标准无法获得融资的企业,风险成本较高。没有较高的利率,小贷公司甚至难以持平。张江小贷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卫中犯难,行业地位不比“高大上”的银行,好人才难招。近年来,线上网贷平台风生水起,且不受小贷公司所面临的经营地域等监管限制; 商业银行也在转型中俯下身,争夺短期的、小额的融资市场。市场夹缝中,小贷公司也在谋求转型。比如张江小贷与张江集团一起牵头,联合上海市再担保公司、张江担保中心与信托公司等,两次成功发行近1.5亿元张江中小企业集合信托,规模化、批量化解决园区科技型创新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题,受惠企业约20家,企业实际年化成本仅6%。而静安维信小贷公司则在小贷行业中走出了“另类前卫”的路线。

他们专注于20万以内的个人信用贷款,借助母公司累计10万以上客户“大数据”建立的模型,用获客、审贷、催收等独立分开的“信贷工厂”,依靠自行开发的八大网络引擎,做到15秒审核、15分钟放贷的速度,小贷公司也“互联网+”了一把。不过,不少小贷公司表示,在金融行业,他们虽是“边缘人”,但相信随着监管的合理完善,加上自身创新作为,小贷公司在科技、文化、“三农”等领域小微企业的成长路上,正扮演着渐趋重要的角色。本报记者 杨群。

浙江经济增速明显呈下滑趋势,以民营经济为主力军的中小企业因民间借贷与担保链问题,资金紧张;传统产业“痼疾”不除,企业发展后劲受制;房地产限购取消,经济效应却略显薄弱…… 受累于实体经济发展的羸弱,上半年浙江银行业公布的信息数据显示银行业不良贷款“双升”趋势延续;而长期积累的民间金融混款状况依旧未解。浙江金融体系的风险隐患备受各界关注。银行不良率高企 房价下跌隐金融风险 国务院全面督查报告显示,1-5月,浙江存在风险企业557家,同比增长了345家,涉及银行贷款348亿元,同比上涨1.35倍。银行业不良贷款“双升”趋势延续,且逐渐扩大。根据浙江银监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6月末,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不良贷款余额1356亿元,不良贷款率1.96%,比年初上升0.13个百分点,比全国1.08%的平均水平,高出0.88个百分点。

而6月末全省中小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拨备覆盖率为265.41%,远高于150%的最低监管要求。据记者查阅,拨备覆盖率是实际上银行贷款可能发生的呆、坏账准备金的使用比率,是衡量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一个重要指标。该项指标从宏观上反映银行贷款的风险程度及社会经济环境、诚信等方面的情况。该比率最佳状态为100%。招商银行杭州分行小企业金融产品部经理陆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对中小企业的贷款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原因首先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双方缺乏合适的沟通渠道。浙江民间金融发达,部分小企业参与民间借贷,这往往给银行放贷带来巨大的风险。“二是缺乏合格的风险缓释手段,中小企业单体经营规模较小,且大多为轻资产,缺乏合格的抵质押品,违约风险较高;三是银行的成本效应,银行在进行中小企业授信操作时,消耗的人力、物力等成本与大中企业相差无几,但其综合收益却远远不及大中企业,甚至出现亏损。

”陆懿表示。浙江大学金融学教授王维安对此表示,温州金融风险尚未解决,浙江多地由民间借贷和担保链问题引发的企业倒闭、破产,让整个银行业都面临“尴尬”境地,扩大银行呆坏账的同时,更是将整个风险及消极信心传导至整个浙江金融业。“银行应该支持健康的、具有长期成长价值的企业,价值取向要正确。现在企业需求过高,而银行有风控体系,于是影子银行贷款越来越多,一方面推高利率,另一方面更是助长了融资贵。反过来一旦企业出现问题,坏账率也随之增高。”王维安说到。对此中国银行业协会银行家孙天宏则向记者指出,10多年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小银行也得到了较为快速的发展,浙江银行业不良贷款率高也是周期性经济效应的作用力。在浙江省财政厅调研的《关于浙江省2014年1至6月财政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中反映,上半年全省商品房销售面积下降22.6%,商品房销售额下降27.5%。

反映到税收上,上半年房地产税收收入出现负增长,而在此之前,2012年、2013年两年上半年的房地产税收收入涨幅24.3%、27.0%。浙江各地房地产市场销售量价齐跌,商品房库存量不断扩大,而销售面积和销售额都呈下降状态,浙江房价是否会继续下跌?房价下跌隐含的金融风险又是否会加剧经济下滑趋势? 孙天宏对此认为,房价还是会下降。这既有世界经济的原因也有中国经济发展本身的因素。美国退出QE,货币回流;而中国相对紧缩的政策都会让房价难涨。且98年的改革没有与经济发展同步,房地产市场处于艰难时刻。孙天宏同时也指出,但现在的投资者会相对理性一些,房地产投机现象会相对减少,金融资源不会大范围进军房地产,不会像之前那样大范围抢占金融资源,市场的力量在逐渐增大,房价的相关政策会逐步到位。

王维安对此认为,房价还是有下跌的趋势存在,如果正向调整,市场则会慢慢规范;但出现恐慌情况,则市场将引发混乱。现在不少房产企业和制造业企业资金担保链断裂风险持续积累和显现,必须将风险加以预期管理和控制。中国房地产牵涉利益太多,未来走势有待改革进一步推动。盘活民间资本 金融创新紧跟实体需求 据记者了解,近几年浙江传统银行业也不断进行金融创新,输血实体经济,盘活中小企业活力。中国工商银行绍兴分行根据绍兴市以民营经济和民营制造业为主导,极具产业集群的特色,将目光投向市内更多产业集群、专业市场小微企业,做到“一群一策、一链一案”,实现供应链金融在一个行业、一个地区的有效突破。今年上半年,该行就该地区已经新发展小微企业500户,小微企业信贷客户已达2080家,贷款余额超过208亿元,占到全部公司贷款规模的近一半。

招商银行杭州分行立足浙江,针对浙江地区外向型小企业客户众多的情况,与阿里巴巴全资子公司开展的“一达通”业务,银行通过风控体系,向符合准入条件的客户进行主动授信,提供流量型贸易融资。近期,招商银行还出台了针对已在新三板、区域股权交易市场挂牌的小企业开展的“挂牌贷”和针对核心结算在该行客户的“结算贷”,为企业提供信用贷款。招商银行杭州分行小企业金融产品部经理陆懿向记者表示,招行不仅定位于传统领域内优质小企业客群,还定位于创新成长型企业。杭州分行是招行系统内中小企业贷款占比较高的分行,曾多年占据系统内小企业客户数、贷款余额第一的头把交椅。陆懿表示,今年6月末,杭州分行小企业贷款客户数占全部对公客户数的占比超过了66%,小企业贷款余额在全行对公贷款中占比超过了35%。

“近年来,信用风险凸显,银行在信贷客户开拓及维护上也倍感压力。招行创新推出的智慧供应链金融,通过对接ERP系统,即可了解企业的物流、资金流、或物流信息,做到贷款实贷实用,支持实体经济。”陆懿说到。杭州市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是杭州市政府专门设立的为高新技术企业提供科技与金融服务的工作单位。总经理周恺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阶段杭州市主要运用引导基金、政策性担保、科技银行及科技服务四个方面促进新兴实体产业的发展。据记者了解,单就引导基金而言,杭州市政府让渡部分收益,逐步打造了以天使投资、VC、PE为主的引导基金体系,盘活民间资本。已经与30多个天使投资合作,投入40多个亿,投资150多个项目,培养出一批出色的高新技术企业及产业群。

周恺秉指出,金融需要创新,同时很多创新资源也需要得到金融的支持。现阶段金融资源有一定程度的错配,大多投入国企、央企、房地产等等,总体不理顺,经济结构调整就调整不过来。“应该将浙江庞大的民间资本的‘借贷文化’慢慢转化为‘投资文化’。在浙江灵活程度较高的市场机制下,在心态、理念与实践上追求长期回报,着眼于未来。”周恺秉说到。传统金融机构与相关政府部门通过创新助力浙江经济发展的同时,各种民间金融机构与投资者也活跃在市场主体中,盘活市场内生创造力,驱动经济内核。根据浙江统计信息网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浙江民间投资666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5.9%,增幅分别比1-5月、一季度加快0.7个和0.4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61.7%,比一季度回落0.9个百分点,与1-5月持平。

浙江华殴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敏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浙江经济总体还可以,产业基础、配套等还不错,但是困难也比较大。市场投资现阶段不够活跃,房地产、民间借贷还需规范和治理。但近期股市回暖,市场信心在提升,微刺激政策效果也会渐显。“政府应该加强融资环境的建设,集聚人才效应;省、市、区政策要优化配套,同时引入民间资本,使政府资本与社会资本共同助力经济发展。”胡敏翔说到。浙江中新力合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一家民营金融机构,公司紧紧围绕实体经济,为中小企业提供综合化的金融服务。8年来深耕初创企业,聚焦区域性金融服务,创新债券、股权联动模式,打通信贷市场和资本市场,为日新月异的高新企业提供符合其需求的、有价值的金融服务。

杨胜指出,时代变化快,一个高新企业可能带动整个产业经济,新金融服务就要紧跟企业需求。公司现阶段探索的科技基金以及与工行合作将推出的20亿私募债,都是在做一个整合资源、金融集聚的工作,实现资源的优势互补,不断创新和创造,带动新型产业的发展。“经济发展减速辩证来看也是好事情,让人意识上更为清晰,认识到经济转型升级的必要性。新产业呼唤新经济,新经济呼唤新金融,8年前我们就坚定相信金融创新服务能带给产业经济新希望。”杨胜说到。(完)。

企业 利润 财年

上一篇: 中保协首次建成“中国人身保险产品信息库”

下一篇: 银行缩减个人消费贷 “零首付”购车不划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6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