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整合加快 “羊毛党”价值将逐渐下降


 发布时间:2021-03-05 06:25:15

证券时报记者 刘筱攸 民生电商网络信贷P2P上线的同一天,券商直投广发信德对投哪网的亿元级注资尘埃落定。P2P大有被传统金融派系扶正之意。深化与分化皆至此开始。这些受到银行、券商资本补血的P2P玩家们,必然在旧有的同质化直投直融模式上,增加与母体业务相契合或形成优势互补的产品,成为各传统金融大鳄的业务辅佐。这点在民生易贷上表现得尤为明显。背靠民生银行,民生易贷乍一上线就推出了承兑汇票和银行存单质押融资,单据本身就带有民生银行的信用背书,借款方在民生银行都有授信。说实话,怎么看怎么像民生银行借道网贷平台发展个人对机构的投资业务,规避了贷款额度、存贷比、拨贷比等监管红线,创造出中间业务的增量收入。无怪乎有银行业人士揣测,借款方很有可能与民生银行已有对公客户重合,只是民生银行找了个特别漂亮的壳,把小微授信业务分出了些再装进去。不论如何,民生易贷的银行烙印,的确要比电商的烙印浓重得多。

再来看券商系的P2P又将如何演绎券商基因。事实上现在已经有P2P玩起了股票配资业务,具体路径在于:借款人用少量自有资金做本金,向投资人借入几倍杠杆资金,资金全部注入平台指定的第三方账户中;然后,借款人作为操盘手操作这笔资金,但不能提现。当借款人的自有资金减去利息产生亏损后,平台就将这个账户自动平仓,把剩余本金和利息返还给出资人。P2P俨然在探讨证券信用交易业务。投哪网和它的金主广发信德都没有下结论说会不会走这样一条路,亦没有明确勾勒将要走怎样的路,广发信德总经理肖雪生曾对记者直言,P2P业务如何与券商主营业务相契合,是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伤脑筋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两者“深层次融合”的想象空间巨大。也许这里可以引入方正证券与上市公司顺网科技合作的例子,据闻两者合作开发了一款可以取代某项证券交易业务保证金的产品。虽然记者还未能获知是哪项业务和具体操作流程,但这件事情本身说明,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已经不满足于通道业务、经纪业务了,而是要渗入金融创新产品开发上游。

简而言之,互联网平台利用自己的平台特性,配合着传统金融机构开发出契合后者业务的产品。在此,记者做个大胆的探讨:有很多大型P2P催生出了“站岗资金”,即提前向平台账户注资,委托账户在新一轮标的出来的时候自动投标,并通过第三方支付账户冲入货币基金。放在这样的逻辑下,肖雪生那一句“深层次融合”就有据可循了。综上所述,以后再说“银行系P2P”、“券商系P2P”,绝不仅仅是因为P2P拿了谁的钱就是谁的人了,而更多是因为在业务上与相关金融机构的捆绑。P2P的深化与分化,从拿到传统金融大鳄的注资开始。

P2P行业监管出台在即,但对于一些行业标准仍未有定论。昨日,一则关于P2P拟设3000万元门槛的消息,再次引爆了整个行业对监管层如何制定细则的大讨论。有消息称,银监会普惠金融部近期召集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几个P2P主要地区省金融办、行业协会召开有关P2P监管细则讨论的闭门会议。银监会拟定P2P准入门槛为3000万元,并将为P2P制定杠杆限制要求,有监管人士提出,拟参考目前担保10倍的杠杆限制。北京晨报记者昨日从知情人士处证实,P2P拟设定门槛3000万元以及10倍杠杆的要求,的确是在此次闭门会议上提出的,“只是有监管层人士提出,但并没有直接成文,目前具体细则内容仍在讨论之中。” 实际上,P2P行业究竟设立怎样的门槛才适合,一直没有定论。此前业界一直认为,银监会应该把门槛的最低限设置在5000万元到1亿元之间,高门槛的 设立能够将一些鱼龙混杂的不良平台挡在门外。

不过,知情人士坦言,5000万元的门槛对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P2P平台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对于地 方平台这个门槛有点高。“所以可能监管层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提出了注册资本金3000万元准入门槛的提议。” 昨日,市场对3000万元门槛的反应不甚一致,有人认为,3000万元的注册门槛有点高,会将不少平台拒之门外;但也有人认为有点低,因为这对行业的净化作用有限。银客网副总裁李飞表示,市场早有传闻说监管层将给P2P网贷划定注册资本门槛,因此自去年下半年开始,不少平台已经陆续将注册资本提升至5000万元 以上,而银客网等一些主流平台的注册资本基本上都在亿元以上。以此来看,如果3000万元注册资本门槛属实,实际意义并不大,优质平台不会受其影响。相关新闻 若“10倍杠杆”, 大平台都不合规 对10倍杠杆的规定,业内则认为会制约P2P的发展。

若按10倍杠杆进行限制,目前规模较大的平台几乎均不符合规定。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陆金所的注册资金为8.36亿元,其累计待收金额为111.25 亿元,待收金额为注册资金的13.3倍。差异最大的当属红岭创投,其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但其待收金额达到了118.07亿元,倍数将近236倍。金信网首席运营官安丹方认为,以“平台杠杆”作为衡量风险的单一参考的做法有待商榷。银监会对于P2P的定位是信息中介,即只是为借贷双方的小额交易提供信息服务的中介机构,本身不进行担保,也不设置资金池,因此进行杠杆限制是否有必要需要进一步讨论。

平台 羊毛 新族

上一篇: 唐宁:金融科技和创新需要政企全面协作

下一篇: “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支持两类互联网企业上市融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