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银行业务布点将掀热潮 国民待遇下月实施


 发布时间:2021-01-16 07:40:43

银监会日前印发的《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明确,商业银行担任网络借贷资金的存管人,存管人不对网络借贷资金本金及收益予以保证或承诺,不承担资金运用风险,出借人须自行承担网络借贷投资责任和风险。在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中,除必要的披露及监管要求外,委托人不得用“存管人”做营销宣传。《业务指引》所称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是指商业银行作为存管人接受委托人的委托,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和合同约定,履行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专用账户的开立与销户、资金保管、资金清算、账务核对、提供信息报告等职责的业务。《业务指引》提出,网络借贷业务有关当事机构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应当遵循“诚实履约、勤勉尽责、平等自愿、有偿服务”的原则。《业务指引》提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作为委托人,委托存管人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应符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的有关规定,包括但不限于在工商管理部门完成注册登记并领取营业执照、在工商登记注册地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完成备案登记、按照通信主管部门的相关规定申请获得相应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等。《业务指引》要求,委托人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应指定唯一一家存管人作为资金存管机构。

存管人应按照存管合同的约定,定期向委托人和合同约定的对象提供资金存管报告,披露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的保管及使用情况,报告内容应至少包括以下信息:委托人的交易规模、借贷余额、存管余额、借款人及出借人数量等。商业银行担任网络借贷资金的存管人,不应被视为对网络借贷交易以及其他相关行为提供保证或其他形式的担保。存管人不对网络借贷资金本金及收益予以保证或承诺,不承担资金运用风险,出借人须自行承担网络借贷投资责任和风险。存管人应根据存管金额、期限、服务内容等因素,与委托人平等协商确定存管服务费,不得以开展存管业务为由开展捆绑销售及变相收取不合理费用。《业务指引》表示,对已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的委托人和存管人,在业务过程中存在不符合本指引要求情形的,应在本指引公布后整改,整改期自本指引公布之日起不超过6个月。逾期未整改的,按照《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的有关规定执行。

支付宝突然发布公告称“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将停止所有线下PO S业务。业内普遍认为,“原因”是指来自银联方面的压力。多家第三方支付企业表示,支付宝停止线下PO S业务,是银联意图强制“收编”第三方支付企业的信号,会使整个行业发展出现倒退。据介绍,2013年3月中旬,支付宝正式推出线下PO S支付方案,并投入5亿元推动这一业务发展。目前,国内第三方支付企业线上支付业务90%以上不通过银联通道;尽管线下业务已经拥有绕过银联直连银行的技术能力,但包括支付宝在内的多数企业的线下支付业务,仍在借助银联的系统。一家第三方支付企业高管向《经济参考报》记者介绍,使用银联的系统 , 就 意 味 着 要 向 银 联 交 “ 买 路线”,银联当然希望第三方支付企业的线上业务也经过银联的系统,这样就可以获得更多收益,但多数第三方支付企业并不想被银联“收编”。“虽然支付宝没有言明停止线下P O S业务的原因,但业内都心知肚明。”上述支付企业人士介绍,银联“收编”第三方支付企业的意图在业内已是公开的秘密,从2012年底开始,银联就计划让第三方支付企业将各自的线上支付业务迁移至银联的系统上,这势必会加重企业的运营成本“此次支付宝停止线下PO S业务,很可能是银联‘高压’造成的。

” 有调查报告预测,到2014年第三方支付机构网上支付总交易额将达8万亿元,由此衍生的手续费也将达到240亿元。一旦第三方支付企业的线上业务转移至银联系统,银联的相关收入无疑会水涨船高。对于外界给出的种种解释,银联方面并不认可。截至发稿,银联官方并未对支付宝停止线下PO S业务一事表态,但银联相关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强调,作为银行卡组织,无论是传统业务还是创新业务,银联发展模式始终是搭建平台,不直接与银行、非金机构等产业各方争夺市场,而是提供开放性、包容性平台欢迎各方接入,丰富客户选择。一位接近银联的人士则指出:“支付宝所说的‘众所周知的原因’可能另有意图。支付宝去年开始斥巨资推出的线下PO S支付业务运行情况并不理想,除了竞争激烈外,支付宝在这一业务的运营上也并不成熟,其自身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放弃这一业务。” 其实,在7月召开的董事会上,银联就将“收编”第三方支付企业的意图公之于众,提出了《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要求2013年底前全面完成非金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业务迁移,统一上送银联转接;2014年7月1日前,实现非金机构互联网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

8月13日,银联召集52家与其达成协议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要求跨法人交易不得绕过银联。早在2012年12月19日,银联曾印发《关于规范与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业务合作的函》,号召成员银行对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开放接口进行清理整治,希望通过此举将第三方支付企业“招安”至银联旗下。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战略发展总监梁宪平表示,7月初央行下发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中,并未要求相关支付业务经过银联,也就是默认了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在收单业务中的支付结算可以绕过银联,并被市场理解成清算转接市场开放的前兆。而银联此举无疑是逆市场化大势而为,违背了央行的意图。对此,有银联人士表示,央行《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收单机构将交易信息直接发送发卡银行的前提是“发卡银行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约定”,意味着使用“银联”品牌的企业,需要遵守银联的规定。因此,银联出台的上述文件并不与央行政策冲突。中国支付体系研究中心主任张宽海则表示,银联自身是经营机构,不是政府部门,出台文件对第三方支付企业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第三方支付企业有权选择是否接入银联通道。

有第三方支付企业人士表示,银联收费并非不可以,但除了不能强迫企业外,还必须给企业提供相应的服务。事实上,在国家鼓励金融创新的大背景下,银联出台“强迫”第三方支付企业合作的文件,不仅不利于行业发展,还有垄断之嫌。

外资银行 银行 业务

上一篇: 理财师:转存时先算“临界点” 建议保持理性

下一篇: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人民币汇率已逐步合理均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1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