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将运用利率等多种工具管理通胀预期


 发布时间:2021-01-16 10:53:25

近期债市调整仍在延续,国债、金融债的收益率达到历史高点。融通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融通通福分级债基拟任基金经理韩海平认为,今年年底与春节前资金面相对紧张,债市仍有不确定性。虽然目前仍无法明确判断债市的调整是否接近尾声,但从收益率的角度看,不少债券品种已经具备了中长期配置价值。未来可着重观察经济、通胀、流动性三大拐点的发生,以寻求较好的抄底时机,短期则倾向于短融及货币市场工具的配置。韩海平表示,从11月上旬公布的发电量数据来看,经济在四季度可能会出现环比小幅回落。基本上可以判断,本轮经济复苏的高点在三季度,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经济增速可能处于回落的过程之中。在经济增长并不强劲,以及下半年以来社会融资总量同比增幅放缓的环境下,CPI可能会维持在3%左右波动,但不会大幅反弹。

流动性方面,韩海平认为,当下流动性偏紧的局面可能会延续至明年一月份。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季节性资金紧张难以扭转,在CPI连续触及3%心理关口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很难有放松的空间。但年底不会出现类似6月份的钱荒,目前机构对12月份的资金紧张有所预期,做好了提前准备,央行操作上也很灵活,在市场资金偏紧时会通过逆回购等手段释放流动性。在基本面偏弱与流动性偏紧的情况下,韩海平表示债市的调整行情仍未结束。债市未来能否重拾升势需要重点观察经济拐点、通胀拐点、流动性拐点三大信号。从目前来看,经济拐点应该会出现在明年一季度左右,通胀拐点会在明年二季度明朗,这样流动性才会出现变化,货币政策可能迎来相应的调整。但年底之前,最好的投资机会还是在于货币市场,在流动性紧张的局面下,货币市场利率较高,是较好的投资机会。

而从中长期来看,债券收益率的配置价值已经较为明显,明年二季度左右债市应该会有比较好的表现。细化到债券品种的投资机会上,韩海平表示,目前短融和货币市场类工具的机会更好一些,信用债、可转债仍需观察。高等级信用债的信用利差比较有吸引力,低等级信用利差比较窄且流动性较弱,对于钢铁、煤炭、有色等产能过剩的行业需要回避,相对看好公用事业、非周期类的品种。可转债则难有趋势性机会,只适合波段操作。对于新基金而言,配置机会往往在调整中发生。韩海平表示,新基金建仓将采用均衡策略,在一个季度左右的时间内以配置货币市场工具和短融为主,未来再根据市场变化逐步增持收益率明显的企业债和中票,集中配置三年以内的品种。(郑洞宇)。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表示,石油、电信、汽车、银行等行业都在反垄断局的调查视野之内。专家表示,银行协同存贷款利率肯定是垄断行为,目前利率还没有完全市场化,协同利率应该还不存在;现在调查银行协同利率为时过早,要看中国利率市场化和银行业准入门槛降低的推进情况。继奶制品行业和黄金行业受到反垄断调查和处罚之后,许昆林近日两次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态,石油、电信、银行等行业都在反垄断调查视野之内。在利率市场化改革推出后,反垄断局将重点关注银行是否会在一起商量(协同)存贷款利率,未来银行的存贷款利率必须独立自主决定。2012年6月和7月,央行两次调整基准利率并扩大利率浮动空间,利率市场化迈出一大步。今年7月20日,央行取消了贷款利率下限的管制,利率市场化迈出关键一步。8月19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央行已经做好了存款利率市场化在技术和条件上的准备,这个准备可以尽快实现存款利率的市场化。日前媒体报道,5家中国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已经将发行大额可转让同业定期存单(NCD)的方案上报到央行,首批最早有望在9月面世。

一直以来,银行业的高利润广受公众诟病和质疑。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银行高利润的根本原因是行业垄断。日前,上市银行的中报将陆续亮相,16家上市商业银行近半已经公布了中报。中国建设银行中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达 1197.11亿元,同比增长12.63%。交通银行上百年净利润为348.27亿元,同比增长12.02%。招商银行262.6亿元,增长12.4%;兴业银行216.3亿元,增长26.5%;浦发银行193.8亿元,光大银行149.39亿元,同比增加20.03亿元,增长15.48%,增长12.7%;平安银行75.3亿元,增长11.3%;华夏银行73亿元,增长20.1%。据了解,尽管银行业的利润增速逐年下滑,但利差仍然是银行利润的主要来源。在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看来,利率市场化的推进收窄了银行的利差,但并不像人们想象的收窄了那么多,因为整体信贷资源稀缺,银行议价能力仍然较强,利差依然较厚。“利率市场化和银行业准入门槛降低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中新网金融频道分析,如果利率市场化后,银行的准入门槛不降低的话,银行业的利差可能会不降反升。

郭田勇认为,在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银行业的准入门槛也要往下降,现在已经开始搞民营银行,这样才可能形成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协同存贷款利率是操纵利率价格,肯定是垄断行为。不过,发改委不用那么早介入调查,因为利率市场化还在进行中,银行业的准入门槛的降低也正在逐渐降低。”郭田勇表示,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银行业的竞争已经越来越激烈了。确实,许昆林的表述也是,在利率市场化改革推出之后,会重点关注银行之间的协同存贷款利率。“是否存在银行协同存贷款利率行为,要看银行业的准入情况降低到怎么样,竞争是否充分;需不需要调查银行协同存贷款利率行为,也要到时候看情况再说。”郭田勇判断,现在利率还没有完全市场化,应该还不存在协同利率的情况。(中新网金融频道)。

货币政策 经济 利率

上一篇: 结构型理财产品高收益"难得" 高收益率只为噱头

下一篇: “银联在线支付”支持的商业银行达180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