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优先股开闸:风险及融资成本值得关注


 发布时间:2020-12-01 19:37:23

但存款利率上浮上限由原来的1.1倍提高到1.2倍,五年期定期存款基准利率不再公布,并对基准利率期限档次进行简并。笔者以为,降息只是央行的用意之一,推动利率市场化、用非对称降息来影响金融资源配置则是其另一个更重要的动机。近几年,中小企业在金融市场处于弱势地位,但中小企业承载着国家六成的税收和80%多的就业人口,没有中小企业的健康发展各种社会问题就会接踵而至,所以国务院三番五次召开会议研究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央行也依此出台各种政策配合,新的“融资十条”、短期流动调节工具(SLO)、常备借贷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等等,走马灯似地层出不穷无不体现于此,但一番努力下来,对实体经济的作用还是很有限。

是什么原因使银行的金融之“水”不能融入中小企业里呢?这个问题与当前我国金融业态的现状有密切的关系。首先是我国金融模式与现代市场的要求有差距,五大国有大型银行占市场主导地位,它们的存款资金占全部银行的50%,而庞大的资金与之相对接的多为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等,因为国有企业和政府融资平台的还款最终背书人是国家,所以国有银行出于自身的资金安全和扩大经营规模考虑,贷款给有政府隐性担保的保障力度肯定会大于那些中小企业,在没有完全市场化的市场中,国有企业和政府融资平台多属于垄断着市场资源的强势集团,银行给他们的贷款利率是基准利率或者上浮一点点,但远远低于市场化利率。

在垄断的条件下,国有企业和政府融资平台自身失去追求效率的动力,所以效率也很低,银行资金大部分进入这种低效的领域里,对增强市场活力的作用肯定有限。当市场真正需要资金的地方却被那种低效的状态下占用,市场其他领域自然会出现有效资金供给不足,造成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是一味用老方法拿货币政策去推动,效果肯定还是不好,低息贷款还是会一如既往流向背后有着政府垄断的企业中。中国经济增长率从2010年第三季度就步入下行通道,每次宏观政策的刺激只能越来越短暂地维持增长,这是因为贷款实现了利率市场化,但存款还没有完全实现利率市场化,也就是说这是蹩脚的市场化,所以利率对市场的影响还不能充分发挥,当真正的利率市场化实现时,银行为了拉到存款就会提高存款利率,为了营销贷款也会降低贷款利率,以期吸引客户。

所以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必须要依赖利率市场化进程,促进利率回归合理,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的问题。其次金融业与非金融企业的盈利状况失衡。我国的金融业太容易赚钱,2014年上半年16家上市银行的利润总额6849亿元,是其他全部非银行类上市公司利润总和的54%,存贷利差是银行利润的主要来源,所以金融行业通过利差赚钱,就会压缩了其他行业的利润空间,银行在这种利差保护下可能缺乏足够的动力去开拓市场。这次央行选择降息是下调贷款利率,上浮存款利率空间,用不对称的降息方式来削减银行利润,压缩银行利差空间。

但这样做对市场有作用吗?政府要降低基准利率但并不代表银行有这个意愿,即使政府宣布降低贷款利率,但贷款利率已经市场化,所以政府压缩存贷款之间的利差有悖市场化原理。如果政府武断地对各种利率进行任意的规定,将限制竞争性的利率选择功能,不可避免地造成资源配置的低效率。其实通过降息把银行资金逼向实体经济,主要还是看实体经济自身的盈利情况,实体经济利润很好,银行资金自然会向它流动。降息的积极作用只是释放信号,使大家对未来的经济预期发生转变。央行这次降息的方式打破常规,五年期定期存款基准利率不再公布,这点很是耐人寻味,这说明市场无法预期5年的定期存款的负债成本对资产收益的影响,同时也说明政府管控金融利率的做法最终会退出。

扩大利率浮动范围,意味着把定价权更多的交给金融机构,让金融机构自主定价。再加之近期存款保险制度的即将推出,为银行的进入与退出打好基础,所以利率市场化正在大步向前走。

优先股传闻引爆市场热情,投行人士透露,由于方案尚未正式发布,针对优先股的工作仍处于筹备和研究阶段,目前对优先股感兴趣并已与投行接洽的公司绝不仅限于几家银行,一些大型央企也在研究发行优先股事宜。从海外市场经验来看,发行优先股对机构投资者极具吸引力,在美国市场上,其股息率的中枢为7%。尚处接洽阶段 对于优先股传闻,相关投行人士透露,目前针对银行的优先股方案仍停留在研究阶段——由于证监会针对优先股的方案尚未发布,投行难以针对客户提出具体的操作方案,甚至谈不上已正式确立承销等关系,“我们已经在和客户合作沟通,进行优先股相关的研究,包括海外市场是如何操作的,我国市场上操作的可行性等,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一旦开闸马上能够跟上”。

另有投行人士表示,目前已经在接洽之中的上市公司绝非仅限于银行,一些大型央企也与其接洽并已经开始准手研究发行优先股的事宜,“至于谁是第一家还真不好说”。尽管细节未明,但优先股的发行似乎箭在弦上。中金公司研究报告指出,早在1992年,国家计委、体改委在《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中曾经对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优先股做出规定:“公司设置普通股,并可设置优先股。普通股的股利在支付优先股股利之后分配……公司对优先股的股利须按约定的股利率支付”。目前我国资本市场对优先股并无明确规定但留下了法律空间:现行《公司法》、《证券法》仅规定了普通股的设置,但同时指出“国务院可以对公司发行本法规定以外的其他种类的股份,另行作出规定”。

基于此,该报告预计将会以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优先股相关规定,证监会在此规定下出台有关办法及配套规则即可试点有关优先股的发行与交易。时间点上,作为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相关规定在三中全会前后出台的概率较大,而实际发行最快明年上半年。至于与《公司法》的衔接,预计将等试点完成条件成熟后,对《公司法》进行修订,加入优先股相关内容。适合长期投资 尽管优先股方案尚未正式发布,但市场走势表明优先股预期已经引爆了大盘蓝筹股。从海外市场来看,优先股的发展空间颇大。以美国为例,广发证券统计数据显示,今年6月优先股清算价值为3795亿美元,其中由于金融危机时期的巨额救助,金融类占比高达84.2%,截至2012年末,优先股清算价值约为普通股市值的3.2%,也仅相当于普通企业债券市值的4%。

从收益来看,欧美市场的经验表明优先股更适合长期投资者投资,其中美国优先股股息率在6%到9%之间,中枢为7%左右。英国的优先股分红率在4%-10%之间。由于流动性差且永续存在或者到期时间较长,投资者不能从股价的变化中获益,收益主要源于公司固定分红,适合财务战略投资者和长期投资者。美国市场上,发行优先股对普通股股价影响不明显。但广发证券的分组研究却发现,对低ROE组的公司,发行优先股会使普通股在短期[T,T+2]表现出超额收益。这可能由于处于困境中的公司,发行优先股提高公司负债能力,被市场解读为正面信号。记者 蔡宗琦。

优先股 资本 银行

上一篇: 不能大门开小门不开 广东自贸区要清除所有障碍

下一篇: 意大利国债动荡引发欧美市场避险抛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7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