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份工业利润降幅收窄 年底前降准降息仍是大概率事件


 发布时间:2020-11-23 19:08:51

我国金融租赁行业资产已接近2万亿,较2007年增长近70倍,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租赁市场。全国首家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在2007年获批于天津设立,经过近十年发展,金融租赁成为天津金融改革创新的突出亮点。工银租赁总裁赵桂才表示,工银金融租赁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地区已经形成总额近600亿元的推进项目。以柬埔寨桑河二级水电项目为例,工银金融租赁通过向国内企业采购电力设备及附属设施,直接跨境租赁给柬埔寨桑河二级水电有限公司使用。“金融租赁既保障了中国企业海外项目建设,带动国内的电力设备制造企业的产品生产与出口销售,也开创了金融租赁公司支持中国电力企业项目海外项目建设的新模式。” 赵桂才说。王文刚指出,天津金融租赁行业实现了三个转型,包括单一银行系向银行系与产业系并存转型,国有控股向混合与民营并存转型,大型金融租赁公司为主向大、中、小金融租赁公司共同发展转型。在服务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方面,天津辖内金融租赁公司为各类制造企业提供了超过610亿元资金支持,其中工银金融租赁、兴业金融租赁批量订购国产大飞机C919共65架,积极对接《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助力高端设备制造业发挥职能。

在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方面,金融租赁公司发挥了融资便利、期限灵活、财务优化等优势,创新厂商租赁等业务模式。金融租赁公司通过与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国内机械装备制造企业合奏,以厂商租赁零售加批发模式完成了超过55亿元的小微企业融资租赁业务。截至目前,天津辖内金融租赁公司共为中小微企业累计提供融资超过2800亿元,完成租赁合同近2万笔,为超过5000家中小微企业提供各类设备和资金支持。

汤森路透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初以来已公布的中国企业参与的并购共1384项,金额达1014亿美元,较去年上半年增长21.6%。其中,国内并购1011项,交易金额561亿美元,占并购总金额的55.3%。材料、工业和金融三大行业的并购占国内并购52.1%的市场份额。中国私募股权机构参与投资的并购总金额为61.6亿美元,较去年上半年下降28.6%。其中,对金融板块的并购投资较去年上半年下降95.2%,而必需消费品和高科技行业有数倍增长。就中国企业对外收购而言,能源与电力行业仍是热门行业,交易金额较去年上半年增长109.7%至146.1亿美元。美国是中国跨境收购的最大目标市场,今年初以来共有13项并购案例,金额达108亿美元。总体而言,今年初以来已公布的中国企业参与的并购交易金额占亚太地区并购总额的50.9%。以中国为目标市场的并购总金额占全球并购的7.2%,较去年上半年增长1.5个百分点。□本报记者 王颖春。

最近中国的企业债有点儿窝心。周一佳兆业刚刚因为不能支付两笔债券的500万美元利息,成了中国首家债券违约的房地产企业;周二,保定天威就宣称无法兑付本年的8550万元利息,成为国内首家在境内债市违约的国企。两起违约接踵而至,让人们不由担心,房地产企业违约是否印证房地产颓势开始拖累经济;国企都开始违约了,是否经济的强刺激措施有必要即刻上马。但出乎意料的是,国际市场对于中国企业债市的违约却给出正面积极的评价,不再托底的事实,证明了市场的真实性,也表明中国发展市场经济体制的信心。摩根大通的市场策略师们曾经这样描述中国企业发债附加的隐性担保:“(中国企业)长期以来一直有一堵无法穿越的墙,那就是中国政府站在这些企业后面挺它们。

”现在,包括国企在内的企业没有获得政府托底,它们的违约反被看做中国市场经济走向成熟的信号。尽管国有企业占据发债的主力地位,但此前国内债市只出现过民营企业的违约。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经济的增速换挡增加了债务违约的风险,于是政府通过稳增长和调结构政策,维护失业率和金融的稳定状态。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债务总额高达14.2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国13.1万亿美元。正因为如此,政府依旧放弃为其托底,表现出对于经济发展的信心:公司违约给债券持有者造成了损失,但这绝不会成为压垮中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相反从某种程度上说,违约事件释放出信号,中国经济正在从新兴市场向成熟经济体迈进,政治作为隐性担保的高墙,不再密不透风。

穿过这堵高墙的风,既是风险的“风”,也是春风的“风”。已经发生的企业债违约恐怕也不会是第一波,但中国垃圾债券风险高企,也让市场和投资者们开始正视和理性权衡金融风险。对于国内债券市场的发展,信用债市场有望走向正常化。与美国债市相比,中国债市的企业违约风险不能得到有效估算,美国存在大量的实质性违约,通过计算可以得出不同等级债券的真实违约概率;而中国长期缺乏公募债违约,其信用风险不是基于客观违约率,而是带有很强的主观成分。接受违约,也是客观对待风险概率的开始。对于投资者而言,已经发生的违约给他们上了昂贵的一课。政府的支持不再是密不透风的坚挺高墙,李克强总理不断强调要简政放权,让市场力量发挥更大作用。

政策因素逐渐转向中立之后,投资者将逐渐学会依据企业的盈利状况和市场,去判断投资环境,逐渐冷落信用状况疲软的企业,要求在债券选择上获得更高的风险溢价。种种迹象说明,政府正在尝试放手,谋求市场主导的甜头,政府不再会出面为企业收拾残局,隐性担保的高墙怕是靠不住了。

月份 工业 企业

上一篇: 中国华融28日招标发行200亿金融债

下一篇: 国内首家“直销银行”开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