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元证券定增募资缩水2/3 借壳十年股价四折


 发布时间:2020-10-21 00:41:29

中国人民银行今日在公开市场进行了5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持平于2.35%,操作量较上周二和周四明显减少。统计数据显示,今日有1500亿元逆回购资金到期,据此计算,今日央行通过逆回购操作净回笼1000亿元。从市场资金面来看,逆回购缩量并未对资金利率产生较大影响。在15日的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市场上,资金利率仍保持低位。隔夜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1.8854%,与最近一周以来的平均水平相当,7天回购加权平均利率则为2.3613%,比上周略有下降。市场人士认为,由于货币市场利率未出现明显抬升,市场流动性也有改善的迹象,逆回购操作缩量也并未大幅超出市场预期。记者张忱报道。

光大证券在其2015年年报中披露,2016年1月26日,公司收到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案由为融资融券交易纠纷,诉讼标的3939万元。光大证券将此诉讼事件作为期后事项披露,并未对该案件做出详细描述,仅仅指出“本案尚未开庭审理。截至本报告日,本公司无法判断损失(包括相关费用支出)的可能性。” 不仅如此,从光大证券816乌龙指事发被证监会正式处罚后的两年内,大概有500位投资者向法院提起了索赔。相关案件在2014年6月左右进行了开庭审理,而此后因为杨剑波起诉证监会行政诉讼案,案件的审理以及受理实际处于了中止状态。相关代理律师表示,法院及证监会旗下的投资者服务机构曾经尝试做一些调解工作,但光大证券没有调解意向,投资者方面的调解意向也并不是很强烈。对此,中国经济网记者致电光大证券董秘办,对方电话无人接听。两融交易陷入4000万纠纷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光大证券年报显示,公司有502宗投资者因“8·16”事件而提起的民事诉讼,涉案总金额为6786余万元。

123件案件进行了一审判决,其余案件尚未有审理结果。但对于刚刚从“8·16”事件中恢复过来的光大证券来说,再次陷入诉讼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2月27日,光大证券在其2015年年报中披露,2016年1月26日,公司收到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案由为融资融券交易纠纷,诉讼标的3939万元。年报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光大证券融资融券融出资金为388.01亿元,另有47.44亿元孖展(保证金)融资。也就是说,案件所涉及金额只相当于2015年底光大证券两融规模的约1%。2015年公司按照会计准则计提融出资金减值损失共2083.73万元,年底时融出资金减值准备余额为1.40亿元。2015年公司融资融券利息收入达到40.64亿元。这一诉讼金额相对光大证券融资融券规模并不算大。光大证券将此诉讼事件作为期后事项披露,并未对该案件做出详细描述,既未说明此案件到底是涉及单一投资者,还是多位投资者,也未说明此案件所涉纠纷发生在何时,仅仅指出“本案尚未开庭审理。

截至本报告日,本公司无法判断损失(包括相关费用支出)的可能性。” 两年内500位投资者提起索赔 据投资快报报道,曾引起资本市场重大关注的投资者起诉光大证券证券、期货内幕交易索赔系列案件近期又出现了重大进展。由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代理的110件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民事索赔案,已经获得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受理,而同期受理的还有在2015年国庆节之后提交法院的其他两百多个案件。此前相关法官曾介绍,从光大证券816乌龙指事发被证监会正式处罚后的两年内,大概有500位投资者向法院提起了索赔。梳理光大证券发布的公告发现,2015年10月8日,光大证券公告法院一审判决其向六位投资者赔偿296124 元。2015年10月24日,光大证券公告称,法院一审判决光大证券向十八位投资者赔偿损失人民币666492.4 元。2015年12月4日,光大证券公告称,法院一审判决光大证券向十八位投资者赔偿损失人民币 326827 元。

2015年12月31日,光大证券公告称,法院一审判决光大证券向四十位投资者赔偿损失人民币4246440.7 元。而进入2016年后的1月7日,光大证券公告称,法院一审判决光大证券向三位投资者赔偿损失人民币207419.8元。光大证券在所有的投资者索赔诉讼公告都表示,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对于支持或部分支持原告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光大证券将依法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据投资者代理律师介绍,日前法院再次受理的这三百多个案件,开庭应该会安排在春节之后,并且会在从现在开始的六个月内完成相关案件的审理,该律师认为,从目前来看,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民事赔偿案目前已基本没有调解的空间,后续大概率会通过判决形式结案,而且很可能所有案子都要走完两审程序。光大证券内部大换血 光大证券在经历了2013年的惨痛教训后,持续整改练“内功”。据中国证券网报道,公司最重要的自营业务部门策略投资部已解散,原领军人杨剑波已投奔上海财经大学任金融学教授,三位业务骨干陆续于“乌龙指”事件后率领各自旗下人员,转投安信证券、浙商证券、东兴证券,并成为这几家券商的自营业务部门负责人。

前总裁徐浩明请辞,自此开始整整4个月时间里,光大一度成为无人掌舵的“漂流船”。直到2014年1月22日,光大董事会才通过了聘任光大证券原副总裁薛峰为继任总裁的任命。同年,光大证券中层开始集中换血。解聘梅键经纪业务总部总经理一职,由市场总监陈宏兼任;免去金融市场总部董事总经理张晓华、债券投资部副总经理姚克铭,聘任叶振宇为业务管理部总经理;聘任曾经担任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的徐丽峰担任投行总监;研究所所长陈刚于年初投奔东方证券任所长;运营管理总部总经理陈忠义被免职,聘任邬卫中担任董事总经理。此外,高层变动同样剧烈。前董秘梅键、前助理总裁杨赤忠主动请辞;在一季度的人员调整中,胡世明任助理总裁兼董秘、梅键任总裁助理、王勇任首席风险官。其中,王勇历任加拿大皇家银行企业资金和交易风险部经理、高级经理,全球风险部定量分析部总监、全球风险部副总裁及风险定量分析部董事总经理。

证券 国元 资金

上一篇: 虚拟信用卡紧急被叫“暂停” 专家称存监管真空

下一篇: 央行:我国征信系统收集的自然人数为7.92亿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1.98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