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财政接近悬崖 中国经济恐受拖累


 发布时间:2020-10-23 23:00:58

如果立法者无法在明年国会和总统大选后制定财政赤字削减方案,其可能在2013年底之前下调美国AAA信用评级。不过,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普遍认为,评级机构短期内不会再通过下调评级来敦促美国政府解决财政问题。尽管美国的财政问题与欧洲相似,但美国宏观经济表现更为强健,因此拥有更多的调整时间。2013 关键一年 在21日发表的特别报告中,惠誉指出2013年将是“关键的一年”,美国新一届国会和政府的重要任务是制定一项可靠的计划,削减预算赤字,稳定联邦债务负担,而“如果不能制定这样一项可靠的策略,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将很可能在2013年底被下调”。

事实上,这并非惠誉对美国评级首次敲响警钟。今年11月,惠誉在将美国信用评级前景从“稳定”下调至“负面”时就曾指出,除非美国政府在2013年之前制定出一项可靠的削减巨额预算赤字的计划,否则未来两年美国评级调降的可能性超过50%。惠誉指出,如果美国政府不制定开支和税收改革计划,解决医疗和社会保障支出上升的挑战,到2020年联邦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将超过90%,“庞大且不断上升的债务负担与美国现有AAA评级不符,即便其他基本面有所加强”。

据惠誉预计,要在2020年前将债务占GDP比例控制在90%的水平以下,美国政府至少还需要额外削减3.5万亿美元赤字。惠誉称美国联邦政府较其他国家对债务有更高的容忍度,但随着债务规模逐步扩大,联邦政府用以吸收未来经济和财政冲击的财政空间将收窄,相应地发生财政危机的风险将上升。惠誉认为,由于2007-2008年金融危机的后续影响尚不可完全获知,其对美国中长期财政前景的评估面临更多不确定性。此外美国经济还面临产能过剩情况和长期增长趋势不明确的情况,欧元区债务危机也对其短期财政前景形成风险。

此前的20日,惠誉刚刚在另一份报告中提到欧债危机将对全球主权评级前景构成主要影响。惠誉指出,欧元区危机恶化对该区域的经济和金融部门构成严重负面冲击,此外还将通过贸易敞口和金融业联系给新兴市场造成一定影响。美国评级短期应无忧 今年8月5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已经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A下调至AA+,理由是美国政府的预算赤字和持续增加的债务负担引发担忧,并且美国政治层一再陷入政策僵局,几近导致美国违约。11月,在国会减赤超级委员会未能就1.2万亿美元赤字削减方案达成协议后,惠誉宣布将美国评级前景展望下调至负面。

随后尽管标普和穆迪两家评级机构双双确认减赤超级委员会的“无作为”不会对美国评级造成影响,但也都再度表示出对美国财政问题的担忧。针对美国评级前景的问题,罗素投资首席经济学家麦克·迪克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8月标准普尔下调美国长期主权债务评级的举动“实在应被视为失败之举”,他预计评级机构短期内不会再通过下调评级去敦促美国政府解决财政问题。迪克指出,尽管美国的财政问题与欧洲相似,但美国较欧洲有优势的一点是其拥有更强劲的宏观经济环境,因此拥有更多的调整时间。

就美国经济基本面而言,惠誉在21日的报告中指出“到目前为止美国经济表现一直符合惠誉预期”。此前惠誉已经将2012年美国经济增长率预期从2.3%下调到1.8%,2013年经济增速预期从2.9%下调至2.6%。“美国的债务问题就好比一辆缓慢行进的即将失事的列车:风险是显然的,但基本面的改善也是显而易见的。”桑伯格投资管理公司执行董事简森·布雷迪指出,近期美国经济已有所改善,财政体系的改善则比较明显。记者 杨博。

共和党方面突然传出消息,白宫和国会领导人已放弃这一计划,双方将重新谋求达成一项规模为2万亿美元的减债协议。一度给人以“突破”即将来临的债务谈判一下子回到了原点,这是即将来临的大选年与经济因素相互作用的反映,双方都不愿为此承受政治代价。据美国媒体报道,一些美国政客,特别是部分共和党议员,希望把债务上限谈判作为施压政府调整预算的工具。但这种危险游戏在许多人看来简直是在“玩火”。节流开源 两头均不讨好 8月2日是美国提高国债上限的最后期限。国会领导人已达成共识,削减赤字协议是提高债务上限的前提。由于民主党反对大幅削减开支,共和党则反对一切增税内容,两党围绕一项削减债务总额2万亿美元的谈判陷入僵局。

7月7日,总统奥巴马召集国会领导人举行债务峰会,提出未来10年债务削减规模从2万亿美元涨到4万亿美元。在该方案中,白宫将用大幅削减社会保障和联邦医疗保险支出及进行税收体制改革来换取共和党人同意取消大企业和富人享有的税收优惠。奥巴马的方案为共和党领袖博纳所接受。两党工作人员开始试图弥合分歧,并计划在10日晚重开债务峰会。然而协议内容却在两党内部引起激烈反弹。在削减的4万亿美元赤字中,1万亿为增税额。许多铁杆的保守派共和党议员,特别是那些共和党新生代议员,反对任何含有增税内容的协议。共和党学习委员会是众院共和党保守派组织,则为提高债务上限提出了苛刻前提。

民主党自由派则反对以牺牲社会保障和联邦医疗保险换取协议的达成。在这点上,白宫和民主党议员的利益并不一致。白宫认为,达成一份跨党派协议,有助于奥巴马争取独立派选民的支持。但国会的许多民主党人认为,医保等社会福利事关民主党的“认同”,民主党人应把自己打造为社会福利和中产阶级的捍卫者。奥巴马方案将破坏民主党的这一形象,从根本上破坏他们重新夺回众院的希望。两党议员都在警告本党领导人,“千万不要想当然地以为我们会支持这一协议”。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这一协议未必能够赢得足够的政治支持在国会顺利过关。双方最终决定放弃这一方案,是对这一现实的承认。

就业搅局 双方解读各异 奥巴马方案突然被弃,也与7月8日劳工部公布的6月非农就业数据搅局有关。劳工部的报告显示,美国6月仅新增1.8万个就业岗位,不及经济学家预期的1/5。失业率升至9.2%,为今年最高点。今年春天以来,汽油价格上涨、日本大地震造成的供应链断裂和欧元区债务危机相继对美国经济造成冲击,美国经济增速下降。许多经济学家原本预期美国经济将从今年下半年反弹,但6月的就业数据显然给人们泼了冷水。面对债务谈判僵局,奥巴马和财政部官员一再警告,如果国会不能在8月2日前提高政府债务上限,美国将陷入历史上首次债务违约境地,从而产生灾难性后果。

但截至目前,各种迹象显示,投资者并不担心美国两党不会达成协议。经济学家及投资者普遍相信,尽管由于大选的政治需求,两党似乎在玩一种“边缘化游戏”,都不愿妥协,使债务谈判陷入一种危险境地,但美国政治的特点及这场争论的内在危险性决定了双方必须在8月2日前达成妥协。《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认为,美国庞大的债务要处于可控范围之内,必须同时削减福利开支和增加税收。这实际是奥巴马任命的跨党派财政责任委员会早已做出的结论。重建美国的财政责任,需要两党妥协,双方都可能付出政治代价。亚洲国家 担忧投资安全 亚洲是世界上拥有外汇储备最多的地区,也是持有美元资产最多的地区。

美国国会两党的扯皮会让美国陷入债务危机,不少亚洲国家官员表达了对美国国债投资安全问题的担心。有亚洲国家官员表示,“美债违约的后果非常严重,希望美国早日停止玩火的游戏”。“美国违约的后果几乎不可想象。”印度《经济时报》日前以此为题强调事件的严重性。报道援引一位不愿具名的印度央行官员的话说:“我们认为这将引发全球大恐慌。”美国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印度持有美国国债398亿美元。3月发生特大地震和海啸之后,日本国内一些学者开始建议政府减持美国国债,为国内重建筹集资金。据路透社报道,欧盟经济与货币事务委员雷恩日前表示,当前美国债务问题非常严重,对欧洲乃至全球都有重大影响。

许多国际投资者持有美元资产,是因为把美元看作全球金融市场上最安全、流动性最强的资产,而且在现行国际货币体系下,美元仍然处于霸主地位,有关国家在配置其外汇资产时并无太多选择空间。美国削减赤字及提高债务上限的谈判,涉及党派之间的政治较量,却不恰当地把许多国际投资者当成了“人质”。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认为,这样的做法最终只能害人害己,葬送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目前来看,市场仍对美国最终提高债务上限并防止债务违约抱有信心。但美国国内债务谈判久拖不决,市场的紧张情绪与日俱增。国际社会期待美国早日解决债务问题,以免把世界拖入另一场深重的危机中。

(记者 马小宁 吴成良)。

问题 共和党 美国

上一篇: 机构预测:金价今年将触底反弹

下一篇: 银行业非标业务躲猫猫之惑当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