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促销季 保险消费有“门道”


 发布时间:2020-10-20 18:17:57

泛鑫事件持续发酵,主角陈怡虽然已被押解回国,但是事件中的细节目前尚未有相关机构做出说明。一时间,坊间传言甚嚣尘上,美女、巨款、跑路,每一个关键词都足以挑起人的神经,如同大片儿里的情节。不过,对于那些上海泛鑫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下称“泛鑫”)的客户而言,这些意味着自己辛苦赚的白花花的银子有可能有去无回。投保人退保问题难解警示大家勿贪便宜 虽然此次泛鑫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议论不断,多家都曾报道泛鑫折射出整个保险中介行业的问题,也有人揪住泛鑫过往的经营问题不放,但终归是看热闹的人多,那些购买泛鑫产品的投资者却欲哭无泪。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一位接近监管部门人士表示,初步统计,该事件可能会涉及近3000名投保人,但仍需进一步筛查,实际影响人数可能会更小一些。据悉,日前,保监会已召集6家受牵连的险企召开内部会议,拟制定泛鑫保险应急预案,以应对可能出现的退保潮。据第一财经日报,有投保人到昆仑健康上海分公司要求退保,其中有的投保人表示保单上的确是自己的签名,但并非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另一种情况是投保人保单上的签名并非自己的亲笔签名,而是由泛鑫销售人员代签的。

一名资深保险学者表示,这两种情况大相径庭。如果保单并非本人亲笔签名,则一般情况下保险合同可能无效。但是如果保单的确是自己签名、保险合同生效的情况下,根据《保险法》规定:“投保人解除合同的,保险人应当自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合同约定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如非自己真实意思表示则需要举证。但上述保险学者表示,由于此案件案情较为复杂,因此还需要公安机关和监管机构的进一步调查。可以预见的是,在这次复杂的事件中,投保人的保费问题如何解决无疑监管层和险企工作的重中之重。

这也警示着投资者,务必要警惕那些收益过高,看上去过于美好的产品。传跑路并非陈怡一人 叶檀:这是个没有技术含量的“拆白党”故事 近日有媒体曝出,泛鑫高管陈怡跑路时并非是单枪匹马,一同跑的还有一个叫江杰的人。据悉,江杰原是光大永明人寿分管中介的总经理助理及光大永明浙江分公司负责人。据报道,光大永明内部人士向本报透露,江杰2011年进入光大永明担任上述职务,执掌整个光大永明的中介业务。而光大永明与泛鑫的合作也始于这年。据上述光大永明内部人士透露,2011年光大永明由泛鑫代理的保费约为5000万元,在这过程中江杰开始与陈怡熟识。

有人猜测,或许正是因为江杰之前在保险公司的经验和人脉,泛鑫的保险代理业务才会那么顺风顺水。面对越来越多关于泛鑫的传言,知名财经评论家叶檀近日发出声音:整个事件是个没有技术含量的“拆白党”故事。她指出,泛鑫先是高端色诱,除了陈怡是美女之外,泛鑫业务员个个美貌,注重包装,别人拿不下的泛鑫能拿下。后是利诱,泛鑫以稳定的高回报为诱饵销售自制的固定收益理财产品,同时销售相关保险公司的保险产品。最后她指出,那些购买理财产品的人,连泛鑫是什么公司都不清楚,就掏出真金白银相信会为自己带来每年7%到8%的收益,有些盲目。

相关新闻: 保监会调查泛鑫高管跑路事件多家险企受牵连 泛鑫保险擅自销售自制理财协议已被警方立案 泛鑫事件牵涉甚广风波难平行业黑幕被揭 泛鑫事件折射行业黑洞叶檀:经营模式有问题 泛鑫保险骗局主角已抓获或将引发全行业整顿 上海泛鑫保险高管“跑路”中介机构违规成本太低 保监会对人身保险公司及中介开展全面风险排查 泛鑫事件引爆业内诸多问题保监会全面排查保险中介。

香蕉种植风险巨大,香蕉保险市场空间有待开发,但难以完全市场运行,尚需政策性支持 今年第8号强热带风暴“洛坦”到来之前的两三天,海南省临高县博厚镇头桥村的许老汉同大多数蕉农一样,紧张而不安。台风肆虐之际,他焦急却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台风过后,来到田头,看着遍地东倒西歪的香蕉,没有上保险的他一脸愁容,“这次‘洛坦’我得损失数十万元。” 一刮台风,蕉农到手的收入就可能全泡汤了。香蕉生产在自然灾害面前的脆弱不堪,急需要引入保险,来为他们撑起一把保护伞。所幸,香蕉保险正在“破冰”进行时…… 香蕉保险解“蕉虑” 广西、广东、海南是我国种植香蕉的三大省份,目前,三省均已开展香蕉农业保险的试点工作 “香蕉种植是一个风险很大的行业,它的基本特点就是供给量的大幅波动,因为自然灾害是难以准确预测和抵御的。”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徐振宇这样告诉《农村金融时报》记者。今年年初持续的霜冻天气,造成漳州香蕉树9成被冻死,珠三角地区的蕉农甚至欲弃蕉自保;近期,台风“灿都”直接导致广东近四分之一香蕉地被损。不光是今年,2003年的“尼伯特”台风、2005年的“达维”强台风、2008年的“黑格比”台风、2009年的“天鹅”与“彩虹”等一系列台风以及各种自然灾害,均给当年的香蕉产业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

除了自然灾害,一项追溯香蕉家族谱的研究发现,长期以来香蕉几乎都没有与别的作物杂交。目前,市面上常见的黄色香蕉大多是通过克隆大量培育的,因此它们的基因也相同。这就使得香蕉在面对疾病、虫害和环境变化时变得不堪一击。为了分散香蕉产业的巨灾风险,国家在近几年开始试点香蕉保险。据了解,广西、广东、海南是我国种植香蕉的三大省份,目前三省均已开展香蕉农业保险的试点工作。今年上半年,海南省政府办公厅正式印发《2011年海南省农业保险试点方案》,香蕉保险仍然没有对全省农户开放,试点规模也由去年的6万亩减少为4万亩,但是香蕉风灾保险的省级财政补贴比例将由原来的20%提高至30%。另据统计,2007-2010年四年间,海南省累计承保香蕉10.44万亩,其中,2007、2008、2009年所承保的香蕉,因连续遭受台风灾害,近200户蕉农及时得到保险公司303万元的经济赔偿,有效地减轻了农民因灾害造成的损失,也为农民灾后恢复生产提供了有力的保障。此外,在广西第二大香蕉种植基地田东县,当地政府和人保财险公司签署了《广西田东县政策性香蕉种植保险协议》,标志着该县“三农”保险试点项目正式启动。

其中,政策性香蕉种植保险投保面积有3000亩,保险费每亩120元,由地方财政补贴90%,农户自己承担10%。广东也于2008年在珠海试点香蕉保险,香蕉每亩每年投保200元,保额为2000元。香蕉保险推广难 香蕉保险由于风险太大,很多保险机构不愿意做。试点内规模又太小,农户参保意愿难以满足 香蕉保险在我国农业保险中还处于起步阶段,仍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广东省金湾区农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农业香蕉保险由于风险太大,很多保险机构不愿意做。有试点的地方,规模又太小,很多农户的参保意愿难以满足。而得到参保机会的蕉农,又会因参保费用、赔偿标准等问题,无法感到满意。2002年,广东省中山市香蕉树风灾保险试点在民众镇铺开,为此中山市下拨600万资金扶持。但仅仅过了两年时间,中山民众镇的香蕉保险就偃旗息鼓。同时,海南香蕉投保的经历也难逃厄运,2002年-2003年期间,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在海南乐东县开展香蕉保险试点,两年平均赔付率高达620%,亏损200余万元。因为风险赔付太高,他们最终停止了该业务。“香蕉太脆弱了,一场台风刮过来,就全完了,这样的保险谁敢做?”广东省徐闻县的保险代销商余先生这样告诉记者。

中山保险行业协会秘书长郭锦鸿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认为,“不赔不赚,略有结余,以备大灾之年”一直是保险公司开展农业保险的一项准则,但是香蕉保险风险极大,很难做到不赔不赚,基本上只有赔本的份。

保险 消费者 人们

上一篇: 95年不易,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

下一篇: 银监会:投贷联动试点工作正式启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