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企稳 多国央行保持利率不变


 发布时间:2020-10-21 21:09:32

北京时间周一晚间,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欧洲议会经济与货币事务委员会上作证时发表重要讲话,对欧元区经济前景、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及欧元汇率近期走势状况作了进一步说明。他表示,欧元区经济会在今年年初进一步疲弱,预计2013年后期经济增长将非常缓慢。鉴于经济前景面临的下行风险,货币政策将维持宽松。他还重申了对货币战的看法,称外界不宜对其谈论过多,欧元还处于长期平均水平范围,欧元汇率并非欧洲央行政策目标,不会滥用货币刺激欧元区经济增长。由于此番讲话与欧洲央行2月份利率决议时的观点毫无二致,未在汇市掀起太大波澜,整体交投清淡。近期经济数据显示欧元区经济萎缩势头还在继续,欧元区去年第四季度GDP环比降幅近四年来最高,连“领头羊”德国的经济也在去年四季度意外出现了0.6%的负增长。

然而,即便德国经济迅速复苏,法国、荷兰等其他一些核心国家的经济和财政状况也难以令人乐观,对欧元区整体经济的拉动也相对有限。根据路透调查,尽管欧元区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显示经济活动回温,不过仍须经历一番寒彻骨方能见到景气回春,尤其是即将出炉的欧元区2月PMI料将继续处于50的荣枯分水岭下方。除此之外,对于整个欧元区而言,更多担忧还来自政治领域的变动。近期,意大利和塞浦路斯总统大选相继进入最后一星期倒计时,最终鹿死谁手依然难料,而西班牙政府也在贪腐丑闻的泥潭中不可自拔。专家指出,一旦意、西两国坚持改革的现任政府及其盟友因为种种因素无法继续执政,并使政权落入反对财政紧缩与经济改革的政治势力手中,那么此前的改革措施就可能半途而废,在市场投资者信心再度恶化的状况下,这些国家的政府融资成本可能再度飙升,而欧盟和欧洲央行的诸多努力也将付之东流。

鉴于当前的复杂形势,德拉吉在当天的听证会上维持了欧洲央行在月初货币政策例会时的判断,认为欧元区经济前景仍然面临较大的下行风险。他说:“可得到的经济数据显示,欧元区国内需求仍受抑制,这导致经济还要疲弱一段时间。这源于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缺失以及公共和私人部门对资产负债表所进行的必要调整。”此前欧洲央行预计2013年欧元区经济将出现0.3%的收缩。不过他同时指出,2013年经济活动有望呈现渐进式复苏。也有分析认为,与年初德拉吉在公开场合“力挺”欧洲经济相比,德拉吉的口风已有微妙转变。无论是数据还是欧洲的选情都对欧元区的整体复苏造成较大阻力。在警示经济下行风险的同时,德拉吉特别提到了银行业面临的风险。

他指出,最近有迹象表明欧元区的银行借贷市场正出现缓慢复苏,例如投资者对银行贷款的兴趣正在增强,但同时一些欧元区国家经济前景暗淡,也会影响到银行的盈利与资金水平。银行可能会放慢去杠杆化与清理资产负债表的进程,这反过来会影响到实体经济。他警告称,欧洲银行业在未来几年内再融资的需求会十分强烈,同时也会对中央银行的资金形成依赖。德拉吉呼吁欧元区尽快建立统一的银行业救助资金以便对遇到困难的银行提供重组和清算的帮助。对于通胀,德拉吉表现出了鸽派观点。德拉吉称,欧元区通胀压力仍然温和,通胀年率持续走低,自去年10月份的2.5%到11月份的2.2%再到今年1月份的2.0%,预计通胀还将继续下行,短期内或降至2%下方。

德拉吉表示,欧元汇率上涨对物价稳定性来说代表着一种“下行风险”,但从整体上来说,物价仍处于平衡状态。谈到最近的热门话题——货币战时,德拉吉与上周他在G20会议期间的看法一致,继续为货币战争论降温。此前他在G20会议期间就明确指出:“我们所看到的大多数汇率变动都是没有明确目标的,从这一意义上来说,我认为涉及货币战争的任何措辞都是非常过分的。”当天,他再度重申了“汇率反映基本面”的观点,称G20发布的联合声明并不令人失望。虽有多位欧元区决策者都对过于强势的欧元表示不满,但德拉吉坚持认为欧元还处于长期平均水平范围,并排除了欧洲央行利用欧元促进增长的可能性。

张环。

当前,市场出现资金“宽松而贵”的矛盾现象,无论是银行间货币市场还是同业存款利率都呈现居高不下的局面。在此,我们从资金供需结构、利率市场化深化、汇率波动以及IPO冲击等方面进行分析,探究造成这一矛盾现象的根源及其解决方案。首先,是资金供需结构矛盾突出。供应方面,2002年至2011年,基础货币的主要供给渠道是外汇占款,国有大型银行通过巨额的结售汇业务成为资金市场主要的供给者。具体表现为国有大行通过向央行结汇形成人民币投放,国有大行再通过货币市场向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等机构进行传导,最终实现资金的供需平衡。

而2012年之后,随着外汇占款增速快速回落,国有银行通过结售汇获取资金的渠道变得困难,基础货币的供给来源渠道发生了根本转化。目前央行提供基础货币的渠道主要通过PSL以及公开市场进行投放,同时创设定向降准、SLF、MLF和SLO等工具进行资金投放。这些工具除公开市场操作外,都具有信息不透明的特点,且容易导致资金分层局面的出现。因此当前的市场格局就是,能从央行获得大量定向资金的机构成为市场资金的主要提供方和资金利率的定价方,国有银行的资金定价能力大幅削弱,政策性银行有所增强。需求方面,目前债券市场上机构的杠杆维持高位,随着资金逐步流入股市,杠杆水平进一步被动加大,直接导致市场对资金的需求大幅增加。

同时,虽然2014年非标资产受到一定限制,但非标业务在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结构中的比重并未出现显著下降。而根据商业银行流动性缺口管理制度,在存量资产规模已然很大的情况下,新增资产的期限错配的难度明显增大,因此使得市场对长期资金需求大幅增加,长期资金价格居高不下。其次,伴随利率市场化推进,商业银行负债成本提升。近年来,利率市场化对商业银行负债成本的影响不容忽视。以国有银行为例,2013年以前,活期存款在存款结构中占比高达60%-70%,而随着余额宝的出现,占比降至50%左右,其他负债成本大致在4%-5%的高息负债。

2014年利率市场化明显加快,银行系宝宝类产品创新层出不穷,理财对活期存款分流作用更加明显,活期存款占存款的比例正加速下降。从上市国有银行2014年半年报可以看出,国有银行的生息负债收益率普遍提高,同时净息差不降反升,这样其对资产端的收益率要求会明显提升。对应到拆存放同业上,国有大行同存的利率提升幅度较大,尤其以农业银行更为明显,提升幅度达137bp。利率市场化对商业银行资金成本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再次,2014年以来美元持续走强,美联储加息预期不断升温,人民币贬值压力上升,资金流出压力较大。由于保持汇率稳定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必要环境,因此在贬值压力下,央行持续向市场投放美元、回收人民币,今年的首次降准也主要是为了对冲这一操作对资金面的影响。

第四,IPO的持续冲击,提升了资金波动率。相较2014年来说,2015年IPO发行量明显增加,按目前的打新规则,每次IPO集中发行冻结资金量达万亿元以上,这直接导致市场对7天以上资金的需求量大幅上升,并增加了月末和季末资金的波动性。另外,在股市向好的情况下,资金流出商业银行进入股市的比例也会大幅上升。而且证券公司为支持融资融券业务的发展,也会增加券商公司债、次级债、短融等债券的发行量,对银行间市场的资金分流作用明显。目前来看,上述困扰市场资金面的四项因素还会长期存在,要改变资金利率居高不下的局面,亟须数次全面降准。

一方面,全面降准可以改变目前资金市场的垄断格局,有效降低商业银行的综合负债成本,优化资金的传导路径。另一方面,全面降准有利于提高货币乘数,增强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和货币创造能力,并有利于降息效果的实现,最终带动广谱利率下行。我们认为,今年年内央行至少还要下降存款准备金率3次以上,以有效降低市场资金成本,并继续通过下调公开市场回购利率引导利率下行。

经济 利率 韩国

上一篇: 个人征信业务开闸提速 未来将免费对个人开放征信评估

下一篇: 民间借贷降温 国有银行要跟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