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中国籍夫妇身亡案:家庭矛盾或是血案原因


 发布时间:2021-04-12 23:14:55

16日,美国亚利桑那州发生一起车祸,一名中国女留学生被32岁的Holly Davis枪杀身亡。据侨报记者专门致电亚利桑那州警方,经警方证实,死者为一名中国女留学生。目前,Holly Davis已被警方确认为16日下午枪杀案和连环车祸嫌疑人。当地时间16日下午三点,19岁的中国女留学生江玥(Yue Jiang 音译)驾驶一辆奔驰轿车在路口等红灯时被Holly Davis驾车撞上,Holly Davis随后对中国女留学生进行连续枪击,中国女留学生所驾驶的汽车失控后撞上另外一辆有5名乘客的汽车。最终,中国女留学生因伤势过重在医院身亡。据当时坐在江玥车中的一名男性乘客和朋友表示,他走出所坐的奔驰车查看车子受损情况时,看到Holly Davis手持一把枪。亚利桑那州坦佩警方表示,Holly Davis被指控犯有一级谋杀罪等罪行。(枫渔)。

8月20日上午10点左右,日本茨城县警察本部机动队在茨城县鉾田市荒地的海岸收容了一具男性尸体。据了解,鉾田警察署在8月19日就已经发现了这具尸体,但是因为当天涨潮没有能够收容。该署认为这具尸体可能就是8月14日在游海水浴时失踪的中国农业研修生原海龙(27岁)。鉾田警察署表示,8月19日上午10点,正在涨潮的时候发现了这具尸体。目前来看,死者应该在20岁到40岁之间,比较胖,身高1米76左右。(单国宏)。

据埼玉县警察本部介绍,于6月30日凌晨发生在日本埼玉县户田市喜泽被杀的中国女性是临时工陈春姫,今年28岁。她2002年4月到日本留学,毕业后进入日本公司工作,工作地点就在JR西川口车站附近的手机商店。在距离案发现场500多米河川边发现的男性尸体是陈春姬的丈夫,名叫全太煥,今年也是28岁。2007年7月持“家族滞在”签证来到日本,与陈春姬一起生活。两个人都是朝鲜族人,来自中国吉林省。警方初步认为,全太煥是把妻子陈春姬杀害后自杀的。目前,警方正在解剖全太焕的尸体,分析死因。与此同时,警方已经开始对两个人的行动进行调查。

警方表示,附近的居民介绍说,6月29日晚上9点钟左右,曾听到男女两个吵架和女性悲惨的呼喊声。6月28日晚上9点钟左右,全太煥还曾播打110,声称给妻子打不通电话,让警方到家中自己的妻子是否安全。当警方赶到他们家时,陈春姬的解释是:“丈夫和我吵架,所以他出去后我不接他的电话。他可能是担心我,才给你们打的电话吧。”那时,陈春姬身上还没有受伤。目前,警方称打捞上来的全太焕尸体,上身半裸,腹部有两处被刀刺中的伤痕,但尸体现场还没有发现凶器。据房东太太介绍说,陈春姬大约4年前搬到这里居住,每个月的房租是4万6000日元。

有的时候交房租会迟一些,她曾经说过自己生活很困难。两年更新租房契约时,表示今后想和定婚者一起居住,不久就开始同居。全太焕看起来身体很弱,没有工作,家中的生活都靠陈春姬一个人负担。她还说:“看到他们这样生活困难,有的时候我就从房租里面拿出几千日元给他们做零花钱。遇到这种时候,陈春姬肯定要买一盒点心等来谢谢我。这个女孩子的性格很好,也懂得体贴人,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至今,在房东住宅的门前,还悬挂着陈春姬从以前打工工厂获得后送给房东的米老鼠钥匙链。(何瑾)。

悉尼林家灭门案13日继续庭审。警方的一位证人透露,当时根据尸体脸部受重创的程度,以为是被凶手超近距离开枪打死,加上刚开始没有发现林暋尸体,还一度将林暋列为凶案的头号疑犯。而在回忆案发当天进入现场的情景时,该证人还情绪失控,流下眼泪。第一位到庭的证人华杰(音译Hua Jie)曾在11日出庭作证,他于2003年至2008年在林家书报店工作。华杰在2010年3月将自己和朋友的一些物品,临时寄放在疑犯谢连斌(Robert Xie)的车库,但之后一直未取回,直至2011年5月谢连斌被捕。控方律师Mark Tedeschi在庭上再次向华杰确认,他在搬东西时他的箱子有没有血迹,希望确认之后车库发现的血迹来源,华杰很肯定的回答称“自己的箱子没有血迹”。华杰还称,自己在2008年买车时,曾让谢连斌帮自己看车。

车买好后,他在Carlingford Court请过谢连斌和他的妻子喝茶,除此之外,他和谢家并没有过深的交往。第二位证人的证词来自林宅的邻居,一位住在54号的老妇,但因为身体原因,该老妇并未到庭作证,转由控方律师的助理宣读证词。在证词中,该老妇称,她在2009年7月18日清晨4点半,曾听到家附近有两个亚裔男性在对话,因为该老妇长期生活在亚裔聚居区,所以她很肯定两人说的是亚洲语言,而非英语。之后,她家屋外的声控灯还被触动,点亮长达数十秒。此外,这位老妇在证词中还称自己听到了脚步声。第三位出庭的证人是警官Lachlan Kirby,案发时他在Eastwood警局工作。Kirby警官在庭上详细回忆了当天接警后他们前往林宅的情景,“我和另外一个警员拔枪上楼,我先进入了林云丽(林暋妻子)妹妹的卧室,发现她已经死亡,另一位警员进入林暋夫妇居住的主卧室,发现林云丽躺在床上,已经死亡。

” Kirby称,7月18日10点进入林宅后,一开始他们只找到4具尸体,并未发现林暋的尸体,所以警方当时高度怀疑林暋是凶手并畏罪潜逃,“我们当时根据尸体脸部重创的程度,以为是被凶手超近距离开枪致死,之后还查看了林宅的车库,怕林暋在那吞枪自杀。” 记者了解到,警方当天查到林暋的名下有一辆1999年红色的丰田卡罗拉轿车,但当时在车库并未发现该车。而实际上,该车一直归谢连斌夫妇使用,7月18日早上,谢连斌正是用这辆车将住在Merrylands的林暋父母接到案发现场,以至于当红色轿车出现在林宅车道上时,警员纷纷拔枪对准该车,他们以为是林暋驾车投案,直到之后才确认车里的3人分别是谢连斌和林暋的父母。Kirby称,直到当天下午2点也没有发现林暋的尸体,之后接到上级警官的命令,要仔细搜查凶案现场,他和另一位警员才重新来到林暋的主卧,在揭开一床厚被子的一角时,发现了林暋。

当上午的庭审即将接近休庭时间时,辩方律师Graham Turnbull问Kirby“当天血腥的场景是不是现在还会想起”时,Kirby情绪稍有失控,他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称“林暋两个儿子的尸体当时就在房门旁边”。而第四位和第五位出庭证人分别是一位急救人员和年轻警员,他们也分别向陪审团回忆了案发当天的情景,与Lachlan Kirby的证言并无太大出入。在双方举证时,陪审团的15位陪审员,还分别拿到一张打印成15份的A4纸大小的照片,据称显示的是案发后林暋夫妇主卧的惨状。当庭法官Peter Johnson也提醒他们,“希望看这些照片时,冷静对待,因为之后这样的物证还有很多。”(记者 马释然)。

陈春姬 警方 尸体

上一篇: 美经济危机期间亚裔贫困人口增近四成 增速超黑人

下一篇: 2019华侨港澳台生联考华侨考生报考资格有何调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