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州长候选人江俊辉获主流媒体背书 鼓励亚裔投票


 发布时间:2021-03-01 12:04:24

美国加州中期选举6月5日初选投票日在即,各路候选人最后冲刺,争夺出线权,各选区选情胶着。华裔社区最为关注的三个最重要选战,分别为加州参议院29区罢免现任参议员纽曼(Josh Newman)的特殊选举,加州国会39区国会议员选举,及加州州长选举等。随着2014年以来加州华裔社区的政治觉醒,越来越多华人关注选举,成立政治行动组织参与助选,逐渐成为不容忽视的力量。特别是加州中期选举,华裔积极参与,助选拜票,关键少数的决定作用有迹可循。但是目前的情形,社区义工表示,华裔关注的三个主要选区候选人众多,除了党派理念之分,不同背景华裔社团的利益诉求也各有不同,因此造成华裔社区难以整合,各自支持不同的候选人,选票分散,关键少数的作用是否还能正常发挥,令人忧心。华裔政论主持人表示,除了加州39区联邦议员的选战,华裔社区更应该高度关心与它基本重叠的加州参议院29选区的特殊选举。如果罢免不能成功,一党继续在加州议会两院保持超级多数的优势,不仅一党垄断,而且可以超越和压制州长的权利,这不符合民主监督和制衡的原则,也不符合加州人民的利益。如果29选区参议员这一位置共和党取得,就可以打破加州一党独大的不平衡政治格局,意义重大。

华裔选民应该有超越意识,推举真正有实力的共和党籍华裔候选人当选。华裔社区人士也认为,华人参与选举,不缺席,更要有智慧,了解选情不被人利用,作出真正符合华裔自身利益的选择。打破加州一党独大,可以保护华人社区教育资源不被重新分配的唯一机会就在加州29区罢免选举的成功。她也强调,不反对其他候选人出来参选,大家可以共同努力使罢免过关。但是根据加州官方公布的数据,29区罢免选举,除了华裔候选人张龄玲,其他几位候选人筹款都低于3万美金。其中,另一位华裔候选人沈嘉麒(George Shen)的筹款总数17000美金,余款7000美金;威泰克(Bruce Whitaker)筹款15000美金, 剩余9000美金。最后一刻正式加入的民主党籍参选人卡尔(Kevin Carr)和福格森(Josh Ferguson)没有报告,蚩沃( Joseph Cho)筹款2万美金,剩余9000美金。她表示,候选人的筹款能力及民调将决定候选人是否有资格,也是候选人是否有望胜选的关键因素,这两方面其他候选人都远远落后于张龄玲。而且共和党党部出面支持张龄玲,有专业人员帮她扫街及打电话。

所以她认为真正有实力,严谨备选的候选人只有张龄玲。在所有候选人中张龄玲筹款最多,并捐18万给罢免帐户用于支持罢免选举。目前,张龄玲最需要的是华裔社区支持她,包括需要讲中文的义工电话助选,并继续为她捐款。社区人士提醒,中期选举十万火急的是29区特殊选举,罢免纽曼务必成功。加州目前不平衡的政治格局下,只有罢免过关,共和党籍候选人张龄玲赢得选举,才能真正解除华裔将面临的困难。如果罢免选战打不赢,将来最倒楣的是华裔教育资源的危机,中产阶层及中小企业面临的加税危机,以及更多不能理解的法案通过,如已经出台的男女同侧法案、保护犯罪法案、汽油加税法案等。她建议,作为一个群体想要改变自己在加州的困境要靠自己。看到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可以积极参与,推出代言人,在立法层面得以解决问题。只有华人自身参与投票,及捐款支持符合自己利益的候选人赢得选举,才是改变现状,摆脱困境的唯一出路,纠结其它只会消耗自己的团队及候选人。多年参与助选的华裔义工同感:入学歧视,犯罪增加,男女同侧法案,游民问题,性教育,大麻合法,加税等,加州一党一手遮天不平衡政治格局下出台的政策,招招取小老百姓的命门,件件让人跳脚,想不关心政治都不能了。

极左政治垄断立法通过的政策,疯狂到脱离了常识,民主党已经在自由的路上走太远了。唯一挽救加州的机会,是加州选民力保参议院29区现任民主党籍参议员纽曼罢免成功,支持共和党籍候选人当选,以打破参议院一党独大,恢复民主体系下的制衡作用。义工担忧:中期选举,特别是加州参议院29区罢免选举,如果华裔社区不能团结整合,集中选票成为关键少数,恐造成选票严重分散,甚至罢免功亏一篑,后果不堪设想。(尚颖)。

一周前在《纽约时报》专栏刊登的一篇文章中,作者以其自称是“一个尴尬的问题”作为文章开头:“为何亚裔在美国如此成功?” 《华盛顿邮报》20日报道,该文章作者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弗(Nicholas Kristof)时常关注那些有争议的话题。当他以“亚裔优势”为题构架这篇文章时,他似乎就意识到这将引发一些讨论,但他或许并未预料到来自亚洲族裔群体对这一话题的反应是如此剧烈和迅速,以至于他要在社交媒体上做进一步的回应:“不论你是支持或是反对我的观点,都感谢你参与对问题的讨论。” 然而尼古拉斯的回应似乎让大多数亚裔摸不着头脑。这篇呈现了亚洲移民在美国获得成功的文章为何令人如此反感?对大多数亚裔美国人来说,专栏开放的话题不仅是不合时宜的,甚至是带有攻击性和危险的。尽管尼古拉斯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直面过去的读者所指出的,亚裔成功证明美国不存在“白人特权”的问题,然而多数人认为,他延续一个有害并老套的模范少数族裔神话,那就是所谓公认的所有亚裔美国人是都是成功的,而做到了这点。

尼古拉斯的文章引用了心理学与社会学的研究指出,尽管亚洲移民只是“少数的医生、研究学者和其他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并且他们的孩子也取得了学业上的成功,然而却没有证据显示亚裔美国人天生比其他种族的群体聪明。尼古拉斯将其归因于“东亚人长期以来重视教育的儒家思想”、为家庭所做的牺牲精神和积极的价值观。尽管尼古拉斯承认这些期望所造成的负担本身就是某种歧视,他却写道:“对我来说,亚裔的成功归功于勤奋的工作、强大的家庭和对教育的热情。”“拿一个被父母是医生的亚洲孩子的成功与一个由被社会认为有潜在危险的单身母亲养大的黑人男孩相比是十分不公平的。”然而这篇文章是如何招致亚裔群体的不满呢? 反对者表示,尼古拉斯在分析亚裔美国人时并未加以区分、对亚裔与非裔美国人进行了不公对比,并试图暗示其去年发表的一系列文章。亚裔群体不同于其他少数族裔并无畏挑战对亚裔群体本身来说是个极为敏感的话题。“一部分亚洲人有很高的学术成就和不错的家庭收入,然而还有一部分人仍在为生活而苦苦挣扎”,亚太裔美国人全国委员会主管克里斯托弗康表示:“在关于亚裔的讨论中后者被大大忽视了。

” 美国亚裔司法促进中心(Asian American Advancing Justice Center)的项目负责人玛丽塔表示,对于亚裔群体的误解呈现出严重的政策问题。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亚裔人群的数量将在2065年超过西班牙族裔人群,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族群,然而“这不意味着他们将会享有更多的政治权利,因为当政客们认为这些人不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不会关心他们的需求”,玛丽塔说。美国亚裔法律保护与教育基金的埃米尔表达了同样的忧虑:“当总统候选人在竞选中辩论的时候,我希望他们不要因为亚裔是一个成功的族群,而在制定公共政策的时候就不对其进行考虑。” 比起文化方面的影响,一些学者认为,是移民法使亚裔族群的财富发生了变化。1965年颁布的移民法与国籍法吸引了大批来自亚洲的高技术人才,是这些人成为创造模范少数族裔神话的基石。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些人并不代表整个亚洲群体,也不代表他们自己的国家。亚裔学者和活动人士均表示十分赞赏尼古拉斯对参与这场辩论所做出的努力,然而他们同样厌倦了那个不假思索的成功描述,这也长久以来淡化了他们为生活所做出的艰苦奋斗。

“人们厌倦了被局限”,一位学者表示,“比起那些刻板印象,我们的形态其实很丰富。”(戎韬)。

加州 江俊辉 亚裔

上一篇: 赴美中国游客"私人订制"需求井喷 走马看花过时

下一篇: 在日华侨华人助阵“2012国际水墨艺术大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