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西华人女童在幼儿园屡受伤害 家长讨说法未果


 发布时间:2021-01-15 22:18:04

来美国一年多了,由于女儿豆豆常在公寓庭院里与小朋友玩耍,我也跟着结识了不少有趣的邻居。格兰夫妇是我们最早认识的朋友。来自乔治亚州的格兰高大壮硕,妻子扎瑞玛优雅和善,她高中时从一个中亚国家来到美国。他们有3个孩子,5岁的儿子亚历山大比豆豆稍大一点儿,两人很快成了好朋友。格兰夫妇都是律师。3年多前格兰失业,去年年初随妻子的工作变动迁来华盛顿。他常带着3个孩子在院子里玩,女儿见了便自动加入。有时,格兰把亚历山大高高举起,也会拎起豆豆,带她做一些高难度动作,豆豆兴奋不已。尽管格兰时常面带笑容,但一个大男人成天带孩子,可以想见他心中的苦闷。

一次我与他聊起美国中产阶级的话题,他苦涩地说,失业3年多,他已经不确定自己的家庭是否还属于中产阶级了。然而格兰是个坚定的共和党人,他毫不隐藏这一点。或许由于他曾是收入颇丰的律师,他告诉我他不能认同由辛勤劳动的人来养活懒惰的穷人:“美国的穷人往往有房子住、有电视看、有手机打,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最近格兰终于有了工作机会,虽然不是正式工作,但足以使他和扎瑞玛立即将3个孩子送进幼儿园。院子里已经很少看见格兰一家的身影了。豆豆的另一个玩伴是同岁的昌翠娅,活泼外向的昌翠娅,常和豆豆一起奔跑追逐。昌翠娅的母亲是一名美国外交官,父亲曾是一个东南亚国家的农民。

这也是一个母亲工作、父亲带孩子的家庭,不过昌翠娅的父亲伊先生似乎更享受每天带着两个孩子的乐趣。伊先生是个令人感到快乐的人,胸前“挂着”小女儿的他,常常带领小朋友们捉虫子,玩游戏。豆豆遇到问题,总会跑到他身边喊:“伊先生!伊先生!” 昌翠娅的母亲有时会跟我谈起她的压力,抱怨说:“我都快负担不起在自己的国家生活了!”我们所住的公寓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租金涨幅很大,超市里的生活用品价格也在上涨,她自然感到压力不小。她一直在寻找去驻外使领馆工作的机会,但由于名额减少竞争加剧而未能如愿,眼下看来只能“在自己的国家生活了”。塞拉和贝拉是一对金发碧眼的小姐妹,偶尔出现在院子里,和豆豆一起玩耍。

他们的父母布拉德和蒂娜非常年轻,都是中学教师。布拉德常常很有兴趣地跟我讨论中国的政治和社会问题,因为他教授比较政治课程,而中国话题又是热门话题。他所在的私立中学历史悠久,学费昂贵,但近年来学校里的中国学生越来越多。布拉德还是个活跃的民主党人,在业余时间会帮助民主党人进行的竞选活动。布拉德的妻子蒂娜非常友善,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我的各种问题。我曾慨叹蒂娜太辛苦:她每天早上6时出门上班,将两个孩子交给保姆,上一天课后再接管两个孩子和料理家务,她和布拉德的父母都远在密歇根州。在美国,工作着的母亲大多都很辛苦,因为家里通常没有老人帮忙照料,而许多家庭都有两三个孩子。

豆豆除有小朋友之外,还有两个大朋友,一个是前台接待员西黛,一个是业余拳击手埃杰。20多岁的西黛是个秀美的黑人女子,4年前抽中“绿卡”自埃塞俄比亚来到美国,也因此放弃了她的时尚杂志编辑职位。她非常喜欢豆豆,豆豆每天出入公寓时都要和她聊一聊、乐一乐。一次西黛梳了个很精致的辫子发型,请豆豆评价,豆豆端详了半天说:“你看起来像只山羊!”西黛笑得趴在桌子上,半晌无语。黑人小伙子埃杰是我们在健身房结识的,他当时正在练拳击。埃杰“秀”了他的肌肉,豆豆非常钦慕。此后埃杰每次碰到豆豆,都要和她说一会儿话,两人有时就坐在大厅走廊的地上开聊,豆豆还会表演一段中国武术什么的。

我觉得很有趣,为什么这样一个大男孩喜欢和一个小小孩儿聊天,不过我们碰到的许多美国人都会很认真地与孩子对话。(王恬)。

就在“加州全保”第3年续保日11月1日的前一天,圣盖博华人吴先生的太太突然脑中风,被送到凯泽医院紧急开颅手术,手术费加住院费多达百万(美元,下同),但吴先生只需支付1250元的“自负额”,剩余的全部由“加州全保”买单。10月31日万圣节当天晚上,吴太太正准备前往参加万圣节派对,刚坐进轿车就觉得心跳加快,赶紧拨打911,几分钟后救护车、消防车、警车纷纷赶到,救援人员以专业的有效速度把吴太太抬上救护车,送往蒙特利公园市嘉惠尔医院急诊室。刚回到家里的吴先生正赶上看到太太被抬上救护车的场面,随后驱车前往医院。中风手术后的吴太太躺在重症观察室的病床上。

(侨报记者高睿摄) 吴先生表示,他太太之前就有过多次心跳加快、被送去急诊的经历,但每次都是慌慌张张去医院,不治而愈回家来。所以,他以为这次又是一场“军事演习”罢了。正如吴先生预判的那样,在急诊室观察的时候太太的健康状况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太太说口渴,护士就端来了一杯水,她刚喝两口就开始呕吐不停,紧接着说了声“头痛”就躺回到病床,然后就开始翻白眼,吴先生赶紧叫来医生护士,他们把吴太太送去做CT检查,结果发现是中风,吴太太被立刻转诊至日落大道的凯泽医院做开颅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吴太太进入一周观察期。据凯泽健保部门介绍,吴太太从发病送到嘉惠尔医院急诊,到转诊至西好莱坞凯泽医院,手术费加住院费总计要上百万元。

庆幸的是吴太太之前买了“加州全保”,所以吴先生只需支付入院后前5天的“自负额”1250元,剩余的全部由“加州全保”买单。(高睿)。

孩子 吴先生 老师

上一篇: 中国驻米兰总领事赴里米尼调研侨情 慰问当地侨胞

下一篇: 马新任华总会长:召开理事会议18日公布新届理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