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华人自制四轮脚踏车兜风 引路人拍照(图)


 发布时间:2020-10-21 17:51:38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宣布,教育部将从2016年至2020年,把三个推广母语学习委员会(华语、巫语与淡米尔语)的拨款提高至50%,达到2500万元,以便更有效地在学校与社会推广双语政策,让学生受惠。新加坡从2011年至2015年给予三个推广母语学习委员会的拨款为1660万元,其中,推广华文学习委员会获得1200万元。在提高至2500万元后,其中2000万元由教育部直接拨款,剩余500万元,教育部将以一元对一元方式,鼓励个別母语社群自行筹款。李显龙指出,拨款提高后能加强母语学习与使用的力度。他强调,新加坡依然着重双语政策,随着英语的使用越来越广泛,新加坡须要加大力度去保护和推广母语的使用,让新加坡人能够同时掌握英语和母语,以便具备全球竞争力。三个推广母语学习委员会成立于2005年至2006年间,目的在于统合个別母语社群对学习母语的支持力量,创造一个有利于学习和使用三大母语的环境。推广华文学习委员会文化组自2009年推出“文化随意门”计划,为学校提供资金鼓励学生观赏与华文华语有关的文化表演。如裕廊景中学今年4月组织学生与老师们一起在戏剧中心观赏舞台剧《天门决》。《天门决》是实践剧场为创团50周年特别演出的一部武侠剧。

有些学校也有“学生导游计划”,如中正中学总校与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有正式的合作,让一些学生成为特展的学生导游。学校与其他民间机构合作的这类校外文化活动,让参与的学生有更多深入接触华族文化,使用华语作讲解的机会,值得鼓励。

欧洲研究员8月25日警告,烧香或许会发出香味,但经常吸入烧香产生的烟,将有患呼吸道癌的风险。同没有点香的参与者比较,整天在家或日夜都点香的人,呼吸道患鳞状细胞癌的风险会高出八成。以哥本哈根市斯塔滕斯·塞吕姆研究所弗里伯格博士为首的研究组,对新加坡61320名华人男女做了长达12年的追踪调查,发现大量烧香与多种呼吸器官癌症有关。在调查之初,这些参与者都没有患癌,可是,在接下来的12年,有325名男女患了鼻、口或咽喉癌,还有821人患上了肺癌。弗里伯格研究组指出,长期处于烧香产生的烟气中,上呼吸道患上癌症的风险较高,不过,该研究组没有发现烧香对肺癌的总体影响。大量烧香者,患鳞状细胞癌(squamous cell carcinoma)的风险也较大。鳞状细胞癌是指身体内外和表层细胞上的肿瘤。

国大社区、职业与家庭医学部门的许恩佩副教授接受记者访问时指出,“烧香可能引起上呼吸道癌”的研究,其实是丹麦、美国和新加坡研究员携手进行的。斯塔滕斯·塞吕姆研究所采用的数据,源于国大医学院在1993年开展的“新加坡华族健康研究”计划。许恩佩说,国大研究小组在1993年至1998年的第一个阶段,访问了63000多名45岁至74岁的新加坡华族男女。参与者都是福建人或广东人,这是为了确保受访对象的基因类似。访问内容非常详细,其中一个项目,就是询问研究对象,他们是否烧香,每天烧香多久。据这项调查所得,75%的研究对象在家中烧香。许恩佩说,接下来研究员应该进一步探讨,哪一类型的香含有的致癌物质较少,以及如何减少烟雾的接触。1999年,国大研究小组展开第二个阶段追踪调查,研究小组收集这群人的血液和尿液样本,研究当中含有的基因和生化成分。

经过十年,研究小组发表多个重要报告,在统计和科学的基础上证实了华人患乳癌、肺癌、结肠癌同食物、基因和生活习惯的关系。

新加坡上市公司昂国集团主席陈精毅是出身于富裕商业家族的长子,父亲陈剑敦早年在印度尼西亚经商致富后举家迁居新加坡,并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创办了本地主要的船务公司之一——亚非船务。1968年,其家族斥巨资购置了目前位于罗敏申路一带的亚非大厦。当时这座大厦是罗敏申一带主要的建筑物,前《南洋商报》就设在该座大厦里。陈剑敦晚年移居香港,2008年在香港过世,享年92岁。父亲曾捐雅加达办事处作为中国驻印尼大使馆 陈精毅眼中的父亲不仅是成功的实业家,也是著名的侨领。从上世纪40年代起直到去世前长达半个多世纪,陈剑敦捐献了不少资金给家乡及中国的建设,他为家乡捐建了学校、医院、养老院、水库、公路等。陈剑敦也是陈嘉庚创建的厦门华侨博物馆最后一位辞世的捐款人。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陈剑敦将自己在印尼雅加达的办事处无偿捐出,设立中国大使馆。谈到父亲对他的影响时,陈精毅说:“父亲白手起家的坚韧毅力和对故乡的赤子深情是他留给我的最宝贵的精神遗产!” 接受华文教育的陈精毅上世纪60年代从华侨中学毕业后远赴英国留学,在取得电子工程硕士学位之后回国,在美国通用电气(GE)找到一份符合自己专业的工作,成为GE在新加坡聘请的第一位研发工程师。

他主要的工作是测试机器。每天与机器为伍,对着机器“讲话”,在别人看来枯燥无味的工作,他却做的非常开心。在通用打工的一年半为他留下了许多美好回忆。“我不愿自己仅有的一次人生只是重复‘子继父业,财富传承’的老套理念。”陈精毅说:“我不愿因恰巧幸运的身世而湮灭了自己的人生价值、理想、追求与努力。我宁愿为自己选择一条布满荆棘的创业之路,与父辈并肩奋斗,谱写自己的创业史,昂国的创业史,这是属于自己的创业故事。” 支撑家族事业同时创立自己事业 1974年,父母决定移居香港。身为家族长子“父命难违”,陈精毅毅然肩负起支撑家族事业的重担,但他却执意要父亲同意让他在执掌家族事业的同时,也创立自己的事业。1975年,昂国的前身“双龙洋灰”(Ssangyong Cement)应运而生。陈精毅在水泥制造业打拼了40年,堪称为新加坡特种水泥行业的先驱者。得益于70年代新加坡经济起飞,公司业绩突飞猛进,1983年“双龙洋灰”成为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2002年,韩国合作伙伴因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而退股,亚非船务购买了韩国合作伙伴的股份成为公司最大股东,并易名为昂国企业(EnGro),昂国即“昂扬国威”之意。

作为本土公司“昂国”不仅开启了公司发展的新篇章,也制定并积极推动“坚守本土、扩张海外”的新策略。1997年至2006年在亚洲金融危机冲击下,新加坡建筑业停滞了好几年,建材市场每况愈下,水泥供过于求,陈精毅却迎难而上毅然决定把原有的熟料粉磨业务扩大到和物流有关的领域,并在裕廊(PDL)岛上建造现代化的水泥散装仓储库。他回忆说:“在经济下滑之际做出这个决定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没有自己的中转站,我们就会失去水泥和预拌混凝土的业务,我们必须坚持以新的思维发展本土的特种水泥及预拌混凝土,让磨细水渣矿粉(或矿渣水泥)成为推动本土业务的新动力,将重点转至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的绿色建材。” 目前昂国的绿色水泥在新加坡市场占有率和生产量都位居第一,近年来本地不少基础设施例如:地铁、隧道,以及金沙都使用了昂国的绿色水泥。(郑明杉)。

脚踏车 方秀玉 新加坡

上一篇: 纽约华裔主计长驳美媒报道:未接受市府合同商捐款

下一篇: 马来西亚百年古建筑黄亚福故居遭拆除 侨界吁重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