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首相任职一周年支持率飙至新高 5成华裔满意


 发布时间:2020-10-22 06:56:54

27日一天,在纽约皇后区华人较密集的多个地点共发生四起华裔遭遇歹徒抢劫的案件,其中两名受害人受轻伤,损失的钱财从数百元至上千元。警方表示,在法拉盛109分局辖区,一名33岁的华裔男子于27日晚10时在巴克莱大道(Barclay Ave.)与邦恩街(Bowne St.)附近向另一名华裔男子出售物品。然而,50岁的华裔男子郭邱(Qiu Guo,音译)却将33岁的受害人推倒在地,导致其右脚受伤,并抢走了物品。辖区警方接到报案后,很快便将郭邱逮捕并移送法办。

在贝赛 111分局辖区,一名30岁的华裔男子与妻子,27日晚9时55分从一个公园步行回家途中,当行至51大道夹248街附近时,一名头戴面具的男子将他们拦下,并手持一把手枪对受害人说“给我钱”。因为受害人随身未携带任何现金及有价值物品,抢匪未抢得任何财物便逃逸。在艾姆赫斯特110分局辖区,一名16岁的华裔少年于27日凌晨12时30分左右骑自行车至罗斯福大道夹82街附近时,一名男子突然截停这名少年,并称自己是警察,要对该少年进行检查。

抢匪掏手枪对准华裔少年,强行拿走他身上的800元现金、一部三星手机以及身份证件,作案后迅速逃逸。在阿斯托利亚114分局辖区,一名28岁的华裔女子于27日凌晨12时20分左右在31大道夹29街附近,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在距离家门仅几步之遥处遇劫。一名西语裔男子从身 后将其推到,并挥拳攻击受害人的脸部,然后抢走她的钱包,迅速逃逸。钱包内有400元现金和多张银行卡。

马来西亚一名26岁华裔男子27日遭3名持利刀及木棍的匪徒拦路、攻击及抢劫。该名男子当日与友人享用早餐后,独自到咖啡店后巷取车,随后遭3名匪徒袭击。负伤报案的遇劫男子为26岁的华裔,来自柔佛。这宗伤人抢劫案件发生于27日早10时许。手无寸铁的华裔男子被殴打至满身伤,同时左手臂被利刀划伤流血。此外,其背部也被恶匪持械殴打至棍痕累累。其挂肩包包也被对方抢走,蒙受3000令吉左右的财物损失,包括钱包、现款、手机及一些证件等。据事主透露,他才于近期从柔佛前来古晋有待发展。当日他约同友人在咖啡店喝茶及享用早餐。在准备取车离开之际,遇上摩托劫匪拦路。

事主描述称,对方架有2辆摩托车并载有3人。据悉,3匪犯案时皆戴着头盔,口操流利马来话,因此相信是马来人。事主27日报案后,当地警方调查组即刻派员赶赴现场着手展开调查。

在餐厅做寿司的父亲和家庭主妇的母亲,共同培养出一个同时拿到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四大名校四年全额奖学金的华裔女儿,而且是百发百中,因为她就只是申请了这四所大学。她,就是张宏杰(Joyce Zhang),当她十岁从中国赴美国时,还一句英语都不会说。目前,她就读维吉尼亚州的艾伯马尔高中(Albemarle High School),该校升学顾问梅根‧帕森斯(Meghan Parsons)在访问中兴奋地说:“我从来没带过这么成功的学生!”她表示,每年都要照料250名学生,工作七年来,她第一次遇到像张宏杰这样如此杰出的个案。刚拿到四所名校提供的免费机票,一一走访完各校,仍在做最后抉择的张宏杰谦虚地表示:“这种机会虽然很少,但我真的是运气很好。” 她的父亲张志宏在1996年只身从辽宁来到美国后,就从事寿司料理,没多久他便把妻子和女儿接来美国。说起当初来美的原因,他笑说:“很简单,就是为了孩子的教育。”他说自己“很遗憾过去没学习好”,加上英语不流利,让他始终只能在餐馆打工,加上常常需要去外地,有时一去就是个把月才能回家,而且就在两个月前,他还失了业,至今仍在找工作。

由首相署经济策划单位与联合国驻马来西亚办事处联合发表的《马来西亚千年发展目标2015年报告》出炉。报告指出,马来西亚华裔族群的贫富悬殊,比巫裔(马来人和当地土著的统称)和印裔更加严重。印象中“下南洋”的华侨华人一直吃苦耐劳,勤勉创业,在马来西亚等地创造了丰硕的劳动成果,但为何近些年华裔族群内的贫富差距会越拉越大?华裔族群的生活面临着什么问题? 【华裔基尼系数趋高】 在马来西亚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吉隆坡,华人富豪商人的庭院中豪车成排,门庭若市;而在华人新村四处透风的简易房中,赤贫的华人家庭还在为生计而发愁。这种景象只是马来西亚华裔族群内部的贫富差距近年逐年增大的一个缩影。最新出炉的《马来西亚千年发展目标2015年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华裔在2014年的基尼指数为0.405,高于土著(0.389)和印裔(0.396)。其他种族在2014年的基尼指数则是0.433,比华裔更高。基尼指数越高,代表贫富悬殊就越大。而根据测算方法,基尼系数在0.4到0.5之间就代表了这个群体的贫富差距已经不再正常而趋于较大。第一代华人下南洋,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寻求发展时,大多数华人适应能力都很强,他们艰苦创业,克服种种困难扎下了根,并努力地完成了第一桶金的积累。

近年来这种奋斗精神却“不见效”了。那么,是什么导致了近年来华人内部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呢? 【“后遗症”损害公平竞争】 “1970年后,马来西亚开始贯彻实施‘新经济政策’,所谓新经济政策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原住民优先政策’,目标就是要进行有利于马来人的财富重新分配,以消除民族经济实力上的差别为主旨。”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院副院长张应龙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认为,曾经在马来西亚经济地位较高,勤劳又擅于商业的华人成了众矢之的。在这项政策的指引下,马来西亚国内改变了资本占有结构,以收购、合并等方式减少华人手中资本。而且也改变了国内就业结构,很多华人因此得不到就业岗位。虽然已过去几十年,当时的“新经济政策”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张应龙表示,这种不公平很大程度上损害了马来西亚华人的利益,而后多年,马来西亚的华人在一些曾经的优势行业上受到了马来人极为不公平的竞争,很多重要行业的证照全部或多数都只发给马来人。而且,这种不公平竞争不仅涉及了经济领域,对于政治领域和文教领域都有极大渗透。马来西亚华人小学能够得到的政府资助很少,大学中的华人数量比例也低于马来人。随着华人族群受教育机会的减少,能够有能力适应社会竞争的人才数量也大不如从前。

这让很多马来西亚华人在社会竞争中输在了起跑线上。而由于华人政治地位低,一些重要的政府部门,包括审批工商业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的政府官员都是马来人,华人申请者往往会遭遇困难。除此之外,“马来西亚腐败现象严重也是诱发社会贫富分化的一大原因。”旅居吉隆坡的法籍华人冯彬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越来越多的华人与政商界有影响的马来人一起建立合资企业。这种投机取巧又走投无路的合作使一部分华人获得了诸如营业执照、许可证、政府合约以及其他受政府管制的重要资源,克服了新经济政策所带来的各种官僚政治障碍。这些华人在很大程度上赢得了继续发展的机会,而那些没有能力与马来人合作的华人“平头百姓”只能继续困在不公平的深渊中。长此以往,“富人更富,穷人更穷”。【政策“鸿沟”仍待跨越】 不可否认的是,贫困人群很大程度上是马来西亚社会的不稳定因素。而由于贫富差距拉大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导致市场投资信心不足,就业不景气,造成经济放缓。更糟的是,马来西亚不完善的税收制度以及增长过慢的薪金水平也进一步拉大了华裔族群的贫富差距。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高级研究员胡逸山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近些年马来西亚向企业增收销售税,加之国际经济大环境萧条,马来西亚的中小企业发展十分困难,而作为这些中小企业中薪金微薄的华人‘打工仔’,他们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另外,再加上一些逃税漏税的不法商人,马来西亚华人贫富分化的鸿沟就这样被一再挖深。严峻的问题虽摆在面前,但面对不够公平和包容的马来西亚社会,新一代华裔很容易就输在起跑线上,要想从根本上改变马来西亚华裔族群贫富差距加大的问题,“马来西亚各项政策的包容性、公平性和发展质量仍亟待改善。”冯彬霞坚定地表示。(宦佳 谷漩)。

纳吉 受访者 华裔

上一篇: 大马民政党主席称国阵摆脱弱势政府须获华裔支持

下一篇: 新西兰华裔女孩创业圆童年梦 曾兼职3份工筹资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