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朱经武首度交锋 对谈“物理学的诱惑”


 发布时间:2020-10-20 22:07:42

华裔科学家杨振宁近日到新加坡出席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为美国诺贝尔物理奖得主葛尔曼举行80岁生日国际物理学家会议。已经88岁高龄的他在接受该报专访时,以灵活炯炯有神的眼睛,敏锐的思路,还有利索的行动告诉记者说:“我要活到108岁。” 88岁中国人称为“米寿”。杨振宁借用中国学者冯友兰88岁那年写给同龄好友金岳霖的两句话说:“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表明自己不仅以“米寿”知足,还正信心十足向“茶寿”进发。88岁所以是“米寿”,因为“米”字上下两个八字,中间十字,所以是八十八。“茶”字上面二十八,下面八十,两者相加,就是108。杨振宁(1922年生)比葛尔曼(1929年生)大七岁,葛尔曼与他同行,既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他的竞争者。杨振宁在出席葛尔曼生日晚宴上说:“20年后,新加坡会变成世界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之一。到时,南大高等研究所为葛尔曼庆祝100岁生日的时候,我一定会来参加。”届时,杨振宁108岁。杨振宁去查了资料,了解美国88岁的男人,一般可以再活五年。他说:“我会比他们活得更久,因为现在88岁的男人很多都在生病,我却一点病也没有。

到我‘茶岁’的时候,翁帆还很年轻,再过20年,翁帆54岁,还是风韵犹存。当然我明白,要‘相期以茶’,是个奢望。” 杨振宁是香港邵逸夫奖的评审团主席,每年在这个被誉为“东方诺贝尔奖”的颁奖礼上,邵逸夫都亲自出席。相对于今年103岁的邵逸夫来说,88岁的杨振宁只是小弟弟。杨振宁说:“103岁的邵逸夫,状态还是很好。去年10月,我们刚和他见过面。在颁奖礼的鸡尾酒会上,他先和宾客喝酒,仪式上,他走30米长的路颁奖,之后,再和我们一起吃两个钟头的饭,完全没有问题。每次他看到翁帆,总是很高兴地跟她拉拉手,用英文说‘我们每年见面一次’。” 我有很好的基因 杨振宁谈到自己的身体,他说:“我能这么健康,跟我有很好的基因有关。我也很幸运,没有受到物质上和心理上的极端压力。除了杜致礼(前妻)生病的那几年,我稍微狼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好。后来碰到翁帆,她把我照顾得很好。北京清华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都为我提供种种做研究的方便,使我日子过得很舒泰。” 他承认自己身体好,也跟现代医药科技发达有关。他说:“1997年,我在美国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很成功。

去年我在北京协和医院做MRI(磁共振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发现12年前心脏搭的四个‘桥’很好。很多人说,心脏搭桥的有效期是10年,过了10年,‘桥’阻塞了,必须重新再‘搭’,我很幸运,没有再搭桥的需要。” 长寿秘诀:看书 杨振宁认为,一个人要长寿跟心态很有关系,需要对很多事物都感兴趣。他说:“我想,一个喜欢看书的人,不容易老。多看书,可以跟得上时代发展,与时并进,人就显得年轻。我比较多看评论,只要他们推荐什么好书,我会立刻去图书馆借阅,或者请秘书去买。” 杨振宁说自己很“懒惰”,并没有经常运动。他只喜欢坐着喝茶看书,偶然会骑一下家里的健身脚车。不过,年轻时候的他,却是很喜欢运动的。他说:“我喜欢走路,年轻的时候,每到一个城市,我是以步行去认识这个城市。记得有一次在台北,我从台北火车站走去台湾大学,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条路是我喜欢的。我很明白,虽然爱走路,年纪大了,却切忌跌倒。现在因为有一条坐骨神经容易碰到脊骨,走多了感觉不舒服,路也就少走了。” (潘星华)。

广东潮州市委书记骆文智在潮州迎宾馆会见了杨振宁及其夫人翁帆女士。潮州是翁帆女士的故乡,这也是杨氏伉俪婚后第一次回到潮州。骆文智首先对杨振宁夫妇的到来表示欢迎。会见中,骆文智向杨振宁夫妇介绍了潮州的历史及近年的经济发展状况。他说,潮州作为中国著名的侨乡,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是广东文物古迹荟萃之地,这些文化古迹保存得也很好,希望杨教授这次能够到处走走看看;潮州同时也是中国瓷都和中国婚纱晚礼服名城,近年来潮州市着力发展特色产业,积极融入珠三角和海西经济区。骆文智希望杨教授对潮州的发展多提宝贵意见,常回家看看。杨振宁表示,潮州是人文与历史厚重的城市,这是他自一九九五年后第二次来潮州,他觉得十几年间,潮州的变化很大,他对潮州文化很感兴趣,希望潮州文化能够进一步的宣扬,潮州经济能够得到更快的发展。

会见后,骆文智向杨氏伉俪赠送了潮州特色的潮绣“金牡丹”,并宴请了杨氏伉俪。晚宴后,杨振宁夫妇还在骆文智的陪同下,参观了潮州市传统工艺精品馆、潮州文化艺术中心和潮州博物馆。完。

我不是一个人看阅兵,而是和我的父亲,以及和他一样不能到场的援华老兵们一起观看。”著名超导体物理学家朱经武第一次现场看阅兵,从天安门城楼下来的111步台阶,他都用心数着,难掩内心的激动。3日,朱经武作为5位侨界代表之一,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抗战胜利纪念阅兵仪式。“震撼,兴奋……这种体验跟在科学领域获奖是完全不同的。”面对中新社记者的采访,一时间,朱经武不知如何组织语言来形容。朱经武曾任香港科技大学校长,是美国科学院、美国人文及科学学院、中国科学院、俄罗斯工程学院、台湾“中央研究院”及第三世界科学院的院士,在超导材料研究领域成就卓著,享誉全球。

今年8月,正在日内瓦开会的朱经武收到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观礼的邀请,他大吃一惊。“看到一个强大、繁荣的中国邀请海外侨胞一起纪念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悲壮的抗日战争,那一刻,无限的兴奋涌上心头。” 小时候,朱经武的一大爱好就是搞发明,因为家里曾一度经济困难,电器坏了都由机械师出身的父亲修理,而朱经武则在一旁看着,也不免跃跃欲试。“后来我才知道,我父亲不仅仅是一个修飞机的机械师,他还曾经驾驶过双翼战斗机,来华投奔中国空军。”从那时起,朱经武对父亲充满了敬佩。九一八事变后,朱经武的父亲和12位一起学开飞机的结拜兄弟,来华投身抗战,尽管那时他们只有民用飞机驾驶执照,从未开过战斗机,但他们的勇气感动了当时的国民政府。

“当年中日两国的装备完全没有可比性,日本太强大了。”朱经武回忆说,父亲当年来华抗战的地点在江西南昌的飞行基地,与出身中央航校的飞行员不同,这些华侨飞行员都被看作是杂牌军。“当年还没有陈纳德和飞虎队,中国军队的装备很差,早先还有苏联援华航空队,后来苏联卫国战争爆发,航空队也撤走了,只能全仗本土飞行员支撑。” 经过多年的空战,曾经与朱经武父亲同时抵华的12位结拜兄弟相继殒命长空,他们的墓地就在黄花岗陵园。“我父亲是家中独子,祖母不希望他驾驶飞机,父亲不得已最后由飞行员转入地勤,做了一名机械师,这才在战争中幸存下来。

” 父亲的经历让朱经武从小就明白,中国能打赢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是多么不容易,“可以说,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残酷的一次战争,而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当年的弱国,经济、军事都跻身强国之列。” 朱经武的父亲已于2004年去世,朱经武说,自己就是父亲的眼睛,相信如果父亲能看到这场阅兵,一定会由衷地高兴。(完)。

杨振宁 朱经武 物理学

上一篇: 中国春节长假将至 马来西亚料迎20万中国游客

下一篇: 新西兰国家党华人议员杨健宣布将退出政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5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