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多名华人遭抓扣 华商联总会吁合法经营


 发布时间:2020-10-21 08:04:37

感恩节虽然不是华人的传统节日,但纽约华人们充分利用这个喜庆的日子访亲会友、聚餐,不少在外州打工的华人也趁长周末回到纽约过节。早茶、婚宴、家宴、聚餐让餐厅酒楼生意火爆,有些酒楼的服务生在感恩节当天的小费能超过1000元(美元 下同)!小区组织、机构等举办各类慰问活动,带着火鸡或烤鸡前往看望耆老和乡亲,送上温暖和感恩的心。感恩节当日,纽约市大部分商家都关门歇业,但曼哈坦“福州街”东百老汇却热闹非凡。不仅东百老汇上的餐馆、酒楼爆满,理发店、超市、小商品市场等,无处不是人满为患。新怡东酒楼的戴经理表示,上午10时的早茶一开门就爆满,下午3时开始的六场婚宴,员工们都要忙到深夜,“服务员们感恩节一天小费都能超过1000元!”戴经理说,东百老汇就像美国福建乡亲的“娘家”,一到感恩节假期,乡亲们就从全美四面八方回来,“不论大环境如何,每年感恩节的生意是一定好的!” 怡东楼内理发店的美发师陈女士从早上午9时开门起便没闲着,顾客一个接一个,“外州的都等着放假回纽约来做头发。

”她表示,外州华人开的理发店少,沟通不便,因此大部分乡亲都选择回纽约打造令自己满意的发型;不少人回来一天要赶好几场聚会或婚宴,理个发也好精神焕发地参加活动。东百老汇街上一海鲜店工作人员林先生表示,福州人都爱吃海鲜,27日的鱼虾销量特别好,“感恩节就像我们福建人的‘小春节’,在外州工作的子女都回家,给父母做一桌好菜行孝感恩。” 布碌仑8大道也是一片热腾腾的景象,周边各大酒楼高朋满座,婚宴、酒席不断。8大道交65街的翠园大酒楼当日虽然只迎来一场婚宴,但是生意同样红火。老板娘Maggie表示,广东籍民众不像福州民众喜欢在感恩节摆婚宴,主打广东菜的翠园一个月前就接满了感恩节当天的家宴订单,来喝早午茶的更是排起了长队,有些顾客需排队半个小时才能等到空位。朋友聚餐和家宴同样也让法拉盛餐饮店忙个不停,法拉盛39大道与138街一家广式酒楼经理表示,从早茶时间开始,餐厅就排起长龙,晚上的订餐也接近满座。

由于华人不太喜欢火鸡的口感,该餐厅特意改良感恩节菜单,在感恩节晚宴套餐中加入一道秘制烤鸡,更符合华人的口味。很多华人组织选择在感恩节向小区奉献爱心,美华总商会、美国香港总商会等联合向法拉盛的老人中心赠送70只烧鸡,陈善庄表示,今年首次举办“送火鸡关爱耆老”活动,共准备了700只烧鸡向法拉盛、华埠和布碌仑三个华裔小区的耆老发放,发扬“老吾老及人之老”的中华传统美德,希望以此带动更多组织和个人奉献爱心。华人社团也在感恩节期间举办晚宴,邀请在美打拼的乡亲们欢聚一堂。美国福清同乡联谊会晚间举办感恩节餐会,并欢迎中国和谐艺术团;在纽约山东总商会、纽约山东同乡会举办的晚宴上,数百位同胞与来自中国侨商联合会代表团的十多位成员共庆感恩节。(记者洪群超、朱蕾、黄伊奕)。

波尔多大型葡萄园的收购者、知名法企的雇员、各大名校的学生……在法国,处处可见华人身影,他们正一步步“征服”着法国。然而,为了赢得今日的成就,旅法华人也经历过一段“屈辱史”。法国《玛丽安娜》杂志网站25日载文解读在法华人从“奴隶”到“工业大户”背后的故事。文章摘编如下: 在巴黎,华人事业蒸蒸日上,投资额与日俱增。如今,虽然法国各族群关系陷入紧张状态,但社会对华人移民的评价往往比其他族裔高很多。在法华人的名声很好,生活在巴黎和里昂的中国家庭都是移民融入的典范。他们的孩子大多是好学生,还为地方小学提高了教学水平。“向地上吐痰”恐怕是华人最不文明的行为。在法华人或达80万 在法国究竟有多少华人呢?法国内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法国共有6.1万名华人。移民专家Richard Beraha在《在法国的中国人》(La Chine àParis)一书中指出,在法华人约为45万。内政部一名专家称,2012年华人人数达到80万人,其中25%是非法移民。

法国的华人群体是第一个来到欧洲的华人群体。1702年,黄加略来到法国,并与一名法国人结婚,他是首位在法国定居的中国人。1914年,巴黎第一家中餐馆开业。在那个时期,法国的华人移民还很单薄。1948年法国爆发革命后,中国不再为侨民颁发签证,当时来法的中国移民都来自印度支那(越南、老挝、柬埔寨)。他们在巴黎13区定居。1985年后,中国政府打开了“闸门”,第一批华人来到法国。最初,华人选择移民不仅仅是“自然的”迁移潮所致,国家政策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Pierre Picquart在《中华帝国》(L‘Empire chinois)一书中指出,中国政府认为让求职者出国极具意义,因此鼓励他们出国以缓解国内的就业压力并促进投资,75%的海外华人都是因这点而出国的。从“奴隶”到“老板” 很快,第二个华人移民潮出现了。他们来自浙江省温州,与其他移民没有任何相似点。为了来到法国,一名温州人需付给“蛇头”1万至1.2万欧元。相应地,“蛇头”会为他提供伪造的证件,带他来法国,并迎接他,甚至还会为他在工厂里谋个职位。

随后,“蛇头”亮出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劳动力贩子,移民就此开始了他们的“奴隶”生活:每天工作12个甚至15个小时,赚着微薄的薪水,不能享受社会福利,总是七八个一群挤在单间公寓里。他们收入的大部分用来偿还偷渡的欠款,剩余的钱就攒起来为日后经商做准备。这群温州人不甘被“奴役”,努力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实现“老板梦”。Richard Beraha指出,“每个行业都需缴纳’进口税‘,开一个外卖餐馆,得花3万到10万欧;开一个中餐或日餐馆,得花15万到70万欧;开一个服装店,得花10万到40万欧;开一个计算机或电话领域的商店,得花几十万欧。”为来法而负债累累,之后辛勤工作只为还债,这样的穷人如何赚得这么多钱? 答案就藏在温州人的一个习俗中。他们之中的成功人士会将利润的20%借给或直接赠给初来乍到的移民。Richard Beraha称,银行贷款通常只够支付生意起步资金的50%。正是因为有华人间的借款,他们才得以在法国开几十万个店铺。香烟零售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几年前,法国政府放开了从事这一行业的“入口”,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越来越多的巴黎吸烟者从华人那里买烟。然而,究竟有多少个华人烟店老板?据某些专家估计,在巴黎地区平均每两个香烟店中就有一个归华人所有。从小买卖到工业领域 温女士(音译)的烟吧坐落于巴黎18区Riquet街,左右各是一家清真肉铺和一个小型廉价商品市场。收银机像冲锋枪一样不停地响着。顾客多是来自马格里布的穷人,他们在这儿买包烟,再买个六合彩、快乐彩(Keno)或哈比多(Rapido),然后喝杯咖啡。温女士称,她在13岁时从温州来到法国,如今已在这里度过了25个年头。“起初,我在服装厂每天工作15个多小时,从上午9点干到第二天凌晨2点。与家人一起经过几年的努力,我攒下一笔钱开了家外卖餐馆。但我实在是忍不了频繁的卫生检查和那些需要很多钱来养的员工。”随后,温女士花了50万欧元,重新开了一家烟吧。其中1/3的资金来源于转手外卖餐馆的所得,其余2/3是银行贷款或是亲戚朋友出的钱。华人对欧洲投资激增 经济学家Philippe Delalande援引纽约经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的一份研究指出,华人在欧投资激增:2009年投资额为27亿美元(约合20亿欧元),2010年达到36亿美元(约合27亿欧元),2011年则增长为98亿美元(约合73亿欧元)。

此外,2011年,华人在法投资占欧洲投资总额的58%。一些被称为“中国通”的经济学家(如Antoine Brunet)及专家(如Valérie Niquet)为此向法国政府发出警告。但由于法国目前正处于资金匮乏时期,因此,只要能够保证该国的“工业遗产”安全,政府就愿意接受中国投资。(依洛)。

华商 华人 总会

上一篇: 出钱出力幸福了谁 旅西侨胞为爱“倒贴”男友

下一篇: 马华裔公务员申请脱离回教 官方向高庭提出反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