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坚:中资企业要继续推动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


 发布时间:2021-01-14 15:02:05

澳门冬日,习习海风带来轻寒。漫步街头,惊讶地发现,在鳞次栉比的商厦缝隙间,竟埋藏着不少各具特色的书店。街头巷尾的公共图书馆中,更弥散着浓郁的书香。这一切,令人对这座小城不免刮目相看。哪里有书? 特区政府民政总署前的议事亭前地广场周边,是澳门繁华的商业中心区,遍布着首饰店、食品店、金店等,游客如潮。广场附近,方圆不出两百米之地,林立商铺之间,就有四家书店,包括经营葡文书的葡文书局、经营宗教类图书的圣保禄书局,还有卖一般流行读物的文采书店。其中,“边度有书”是一家气质独特的书店。“边度有书”为粤语,意为“哪里有书?”。进得书店,很快就体会到,别致的不只是店名。仅20多平方米的店内,尽管脚下是寸土寸金的土地,但四壁书架上的书并不紧凑,图书以精选的学术、艺文类新书为主,兼售童书。杂志架上的本地新锐时事与艺术类杂志《新时代》《牛杂》等,赋予书店前卫的气质。尽管空间逼仄,店内仍体贴地摆放有沙发和椅凳,供爱书人休憩。澳门主题、澳门作者的书,是书店用心经营的一个特殊品种。记者在这里买到的《郑观应家训研究》《兰蕙亭随笔》等,在其他书店的澳门题材专柜中都没有见到。书店里没有真真假假的“揭秘”类图书。显见,这是一家很内向的书店,想讨好的只是本地的读书人。

“不怕啦,现在有新媒体,许多人是通过新媒体知道书店的。”对于记者关心的书店门脸过于隐蔽这一问题,店员如是说。澳门特区政府文化咨询委员、文化局顾问李观鼎先生对创办于2003年的“边度有书”深为嘉许,在其所著《三余集》中,收录两篇写这家书店的文章。其中介绍,到2012年,“边度有书”共举办了七八十场读书会、文学讲座、新书发行、艺术展、电影专题展等活动。书店已成为澳门一方重要的公共文化空间。哪里有书?这个自豪洋溢的店名,表达的是对阅读的礼赞和信心。半个世纪的星光与书香 找到位于白马行深巷中的星光书店时,已是傍晚。暮色中,蓝边、黄底的灯箱招牌格外醒目。书店有两间毗邻的店面,一间经营学术、文化类书,一间经营教材、生活实用类及流行读物。两间店面刚刚装修过,洁净而典雅。进入学术文化类这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间书台重点推荐位置上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右手书架上,在整齐排列的文史类学术著作中,六本一字排开的《习仲勋论统一战线》也格外抢眼。星光书店是澳门书业史上的一座丰碑。它创办于1950年,半个多世纪里,与内地关系从未间断。匾牌上的“星光书店”四个字,出自中国银行原副总稽核潘静安之手。上个世纪40年代,潘静安在周恩来、廖承志的领导下,在香港从事地下工作。

其一生波澜壮阔,但为人低调,书法、篆刻誉满士林,旧体诗写作亦不俗,是一位有着高度文化修养的共产党人。近年来,香港收藏家许礼平对潘静安事迹多有发掘,载于其颇受读书人喜爱的《旧日风云》一书中。1950年代,星光书店组织“青年读书会”,团结了一大批爱国青年。“文革”期间,出版业凋零,书店靠发行《人民画报》得以维系生存。当时,每期《人民画报》能卖至万份。《澳门日报》董事长李成俊先生在其《待旦集》一书中回忆说,以澳门当时的人口而言,这是一个令人震撼的数字。澳门回归后,星光书店与内地的联系更加紧密,内地版图书的销售比重不断提高。星光书店所在巷子入口处的墙上,喷绘着暖红色的以书为背景的图案,上面用大字书写着“打造阅读文化,创建书香社会”的口号,令整条巷子都弥漫着书香气。口号所传达的理念,正是这座城市孜孜以求的理想。从2005年起,澳门每年春、秋两季都举办书香文化节,每次,都吸引数以万计的读者入场。而澳门特区政府主办的“公务员阅读心得征文比赛”,也吸引了众多公务员的参加。该活动旨在促进公务员队伍阅读风气与终身学习文化的形成,至今已举办六届。阅读视野“一国两制” 公共图书馆是阅读的重镇。澳门的14座公共图书馆,均实行开架阅览,极为便利。

周末与晚间的中央图书馆、红街市公共图书馆等,人头济济,上座率很高。令记者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图书馆的兼收并蓄。除了图书的多元,两岸四地的期刊与报纸都能见到。记者亲眼看到,一个读者刚放下《北京青年报》,又拿起台湾《中国时报》,落座埋头阅读。书香,不仅属于书店与图书馆。一个中午,记者来到祐汉小贩大楼。这里地处澳门北部,大楼四层,是民政总署公民教育资源中心所在地。整个中心面积为1300平方米,设有阅读室、互动教育区及综合活动区。约100平方米的阅读室里,左手边是儿童阅读区,十几个小童正在嬉戏、翻书。右手边成人阅读区,有四张条桌,两壁书架上图书琳琅排列,期刊架上,《南风窗》《中国国家地理》、台湾《天下》杂志与美国《时代》周刊比肩而立。12点半左右,进来两个学生。女孩从架上取下《香港人应知的国学常识》一书,男孩取下《图说兵器战争史》,专注地读起来。半小时后,记者与男孩和女孩聊了起来,得知女孩是附近镜平学校六年级学生,男孩同校,但已读初中。两人常用中午时间到这里来看书,因为学校的阅览室中午不开。记者问女孩:为什么读这本书,是学校要求的吗? 女孩回答:学校没要求,但老师鼓励读这方面的书。离开阅览室,途经小贩大楼的二、三层,这里是熟食中心,人声鼎沸。

在这喧闹之上,有读书种子正在静静萌芽。(记者 张修智)。

澳门 经济 姚坚

上一篇: 好莱坞巨星出葡萄酒 自称“来一杯霹雳娇娃”(图)

下一篇: 穗港澳台青少年广州拼才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