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署化为酒店?内地社企向香港“取经”


 发布时间:2020-11-24 14:36:58

香港再次迎来年度秋季拍卖,世界知名拍卖行、大批全球买家再度云集香港。作为全球著名的古董集散地和交易中心,佳士得、苏富比等拍卖行每年都会在此举办春、秋两季大型拍卖会,各种艺术品、古董在香港遇到新主。圆明园十二兽首中的牛首、猴首、虎首、马首就是先后经香港重回中国内地的。除了大型拍卖,香港的民间古董收藏也非常丰富。一个多世纪以来,作为中国内地与外界联系的重要通道和港口,品种繁多的文物经香港流进流出。期间,大批古董文物收藏于港。位于中环的荷李活道和摩罗上街并称为古董街,是香港知名的古董集中地。20世纪40年代,内地社会动荡不安,北京、天津、上海、广州等地的古玩商号纷纷迁来香港。一时间,荷李活道、摩罗上街一带的古玩商铺鳞次栉比,繁荣异常。

荷李活道至今已有近两百年的历史。今天的荷李活道两旁分布着大大小小几十家古董店,多数店铺的面积不过十几平方米,光看外表并不起眼。店内却别有一番乾坤,各种古旧玩意儿陈列其中。瓷玉器、铜器、珠宝、漆器、字画、烟壶、陶瓷,中国和西洋的古董比比皆是。上世纪80年代末,大量内地古董文物外流。一篇流传较广的文章《大劫掠:中国文物流失经历的四次浪潮》是这样描述的,改革开放后,内地出现了文物走私浪潮,香港成为文物走私的集散地和中转站。内地的文物到了香港,随后流散到了美国、中国台湾、日本、东南亚、挪威、丹麦与荷兰,德国、法国更不用说了,直接到香港来进货。继伦敦、纽约之后,香港在上世纪80年代后凭借大量内地走私文物,迅速成为世界第三大文物艺术品中心。

许多古董几经辗转,最终流到香港藏家手中。荷里活道的一位古董商陈荣基告诉记者,二十几年前自己经手了不少内地古董。其中,不少是两岸刚刚开放探亲时,台湾商人在大陆采购,途径香港时转卖给他的。店内至今还有一些当时留存下来的银器和玉器,价格都已不菲。大量华人经营古董生意的同时,香港古董街上由外国人经营的古董店也屡见不鲜,有的装潢高雅别致,有些却好似杂货铺,但任意走进一家,都有丰富藏品。既有外表精美的西洋漆器,也有装裱讲究的中国字画卷轴。虽身处繁华闹市,古董街却不像商场、酒吧那样热闹。多数古董店的老板悠闲自得地坐在店内,即便有客上门也不急着起身,仍旧摇着一把蒲扇,继续拂拭手中的藏品。

客人可以在店铺里花上很长时间观赏、把玩心仪的古玩。与铜锣湾、尖沙咀等商业旺地相比,安逸、宁静的古董店无喧嚣之音。记者前去采访时,一家旧木装潢的古董店里,头发花白的老掌柜坐在柜台前,正拿着放大镜仔细观摩瓷器。他低着头,非常专注,许久才发现店里来了客人。他说,自己正在帮客人鉴别藏品的年代。“来店的客人不多,有时一下午就两、三个。”老掌柜说,“客不在多,识货要靠知识文化,还要靠眼缘和感觉。有时眼缘对了,我能和客人聊好几个小时,聊东西(古玩)、聊故事,买不买东西不重要。生意成不成,要看缘分。”(完)。

好久未去行山,那日一众新老朋友从东涌到大屿山,又到大澳。在东涌的大小炮台停过,在拔地而起的公共房屋前走过,在侯王庙前停过,在沙螺湾树荫底久坐,在山谷人家饮茶食面过,在山间快乐地奔跑过,在大澳渔村好奇路过,在士多店恶狗门前驻足,在关公庙天后庙流连,在豆花店馋过,在海边长廊看寄居蟹打架,在返程车上昏昏欲睡,惊奇于不断上升的高度与海边白沙滩的美景,还在东荟城走到脚软。直到回家,方知当天赶上入夏以来最高温32℃。疲惫的夜里,又再惊醒于高温与蚊虫。这次行山来得匆匆忙忙,临行前一个晚上我才知道并报名参加。当天早上的转车又令我迟到十分钟,人多等人齐的种种使得出发时离计划已过去半小时。在高温的天底下行走着一行十二个人,多数讲粤语。

名曰爬山,却只有约一小时左右在真正的泥土地上行走;其他时候,都是走在早已硬化好的水泥地面上。有女伴从头至尾在最前,不见累不见歇,精神百倍令人羡;有女伴识得路边茉莉花,摘一朵在手上,一路行一路闻它;有男伴曾来过并尝过一家路边摊,在那处我们休息近一小时,饮茶食面又吃到牡蛎煎蛋好不欢乐;兼有路边不断遇到的行山人或于此佛诞日进山祈祷者,互相也算友好招呼;山间幽静处常常意外遇到水源或是旧有人家的遗迹,山谷中风来袭时的无比畅快,遇到泥土与石头时仿佛回到童年回到乡间的生活;而目的地大澳,他们一直念叨是保留尚好的一处,很久以前这里的人就习惯在海上漂,一直漂到现在,也仍在水上搭起棚屋在屋下停船随时可出海。

现代化不可避免地摧毁了许多文化,生长在大城市的人们从未尝试过古老的生活方式。如今他们开始缅怀古迹,开始追忆所有书里的生活方式,开始大喊保育、文化遗产或是生存权利。可他们眼里的美丽,也终究是开发出来的美丽。他们不曾真正进入到当地人的生活里,不明白当地人中不少也已爱上电气设施等现代化成果,甚至他们并无二致也恰恰臣服于宣传机器,无比向往大大城市,梦想成为活在大大世界里的小小自己。当我想起童年的生活,我何尝会觉得那是难以寻回的文化遗产呢,我不过生在农村长在城镇,无比清楚自己向往大大城市。现在城市人要低碳要环保要亲近自然,在我眼里却常常不过是去乡野山间圆梦,或是寻那虚无的理想主义。如今缅怀那儿时的美好,我知道那些已不再,我也回不去了。

如果不曾知道自己在体验的是何等美丽,是否意味着自己并不曾体验如此美丽?如果知道有种美丽而去亲自体验,则这美丽究竟是自己造就还是真正存在?我们所宣称的自然美丽,也许不过是对自己的安慰罢了。

大澳 酒店 文物

上一篇: 四名港籍儿童口岸走失求助民警 3小时与家人团聚

下一篇: 香港城市大学一建筑物大面积屋顶倒塌 消防处证实无人被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