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懋反对验证龚如心06遗嘱 忧破坏原状影响诉讼


 发布时间:2020-11-24 09:43:36

两个香港旅行团游广东惠东期间,进食酒店自助餐后怀疑食物中毒,24人送往当地医院医治。其中3人情况较严重,当地政府启动紧急预案,全部团友已于前晚(14日)近午夜回港,送到北区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及检查。据了解,两个旅行团同属一个旅行社举办的“惠东美食之旅”,团友于8月13日在深圳出发,晚上入住惠东县双月湾一间酒店,享用酒店的自助晚餐,翌日早上九时在同一酒店食早餐。上午10时许,部分团友开始不适,出现腹痛、腹泻、呕吐等疑似食物中毒症状。旅行社立即报警,并将24位不适的团友送往当地两间医院治疗,其中邹姓一家三口病情较严重,16岁儿子一直发烧不退且四肢乏力,另一位姓赖女子高烧不退及腹胀,她同行的儿子、媳妇及亲戚也一样中毒,正在另一间医院医治,另有四人经治疗后无碍回港。旅行社安排三部救护车及一部旅游巴士,前晚由两间医院开出。到晚上11时30分,患者返抵北区医院进一步治疗及检查。

虽然多番强调与龚如心的关系是亲密情侣,但诉讼另一方的华懋集团慈善基金十二日在法庭上称,陈振聪和龚如心在二00二年至二00五年期间并没有见过面,质疑两人的亲密关系。香港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的千亿争产案十二日在香港高等法院展开第二天的审讯。华懋一方的律师披露,陈振聪一方将会向法庭提交九十年代与龚如心交往的录影带作证,据称影带有陈龚二人的亲密画面,陈振聪希望透过影带力证他和龚如心的亲密关系。但陈振聪一方的律师在庭外表示,有关记录二人亲密关系的录影带不会在庭上播放。华懋一方并不否认陈振聪和龚如心在九十年代有交往,但强调他们二人在二00二至二00五年期间已没有见面。

不过,华懋一方不打算对此提交任何证据,但指,陈振聪曾向龚如心收取三次每次六亿八千多万港元的法事费用,故华懋一方并不接受陈振聪一方形容与龚如心之间是亲密关系。华懋一方的律师在庭外透露,陈振聪分别于二00五年十二月十三日、二00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及同年十月二十三日,分三次向龚如心收取每次六亿八千多万港元的法事费用。在今日的审讯过程中,华懋的资深大律师张健利透露,于上述三笔费用之前,陈振聪亦曾从华懋集团接收一笔涉及约七亿港元的现金。张健利又指,一直与龚如心办理法事的风水师约有二至三个,故即使陈振聪和龚如心之间早期或涉“sometimes lover”的亲密关系,但认为二人仍以风水顾问及客户关系为主。

今天前来采访的记者人数虽然较首日开审略为减少,但仍将法庭挤满。司法机构为应付大批传媒,临时把十个公众席也分配给传媒,令预留给传媒的座位增至三十七个,但余下的十多席则由记者和律师团等霸占,公众仍难以进庭目堵这场世纪官司,不少市民失望而回。陈振聪今日亦有到庭旁听,虽然他并未有回答记者的提问,但仍然保持一贯的笑容。(完)。

法院暂缓处理陈振聪要求法庭视察华懋旗下建筑物风水洞的申请,先传召首名证人出庭作供。龚如心二零零二年遗嘱见证人之一、华懋集团建筑项目董事王锦添于庭上作供时披露,龚如心曾表示希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所以她生前希望促成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对话,但他只是从龚口中得知,并不悉详情。在陈振聪一方的律师盘问下,王锦添指龚如心是一位很能干的女性,她主意多多,有时下属要与她进行争辩才能找出方案,而龚一旦做出了决定就不容易改变。但他认为,龚如心有时的主意不切合实际。他又指,龚如心除了精明外,亦有感性的一面,会关怀员工,但他并不清楚龚如心在爱情方面的态度。另外,王锦添于庭上确认了自己在二零零二年龚如心遗嘱上的签名,亦表示遗嘱上另一见证人及龚如心的签名均属真确。

王锦添称,自己是于一九九四年加入华懋集团,集团所有重要决定均由龚如心作主,他只需直接向龚如心汇报。他在二零零六年初,留意到龚如心的身体出现异样,初时以为她太过疲倦,于下半年才知她身体出了毛病,虽然他很关心龚如心的情况,但他并没有和其它同事谈论龚的身体状况。(完)。

今天是情人节,龚如心千亿元遗产上诉案将宣判,声称是小甜甜至爱的陈振聪会得到何种“礼物”,引起各方关注。代表华懋一方的龚仁心13日重申,对胜算信心十足,且透露已准备好与一家人庆功;而陈振聪虽表明以平常心看得失,惟一旦上诉失败,陈或遭警方采取进一步行动外,还要面对财政考验。声称与龚如心相爱的陈振聪命运今揭盅。消息称,上诉判决前夕,龚仁心与陈振聪两人都深居简出,平静等待判决的来临,身为华懋掌舵人的龚仁心向记者表示,他和律师团均相信,他们可再下一城,对上诉结果充满信心,他今天中午将在如心广场开记者会,亲自向传媒回应判决,而且他亦笑说已安排盛宴,一家人可以开怀畅饮庆祝胜利。另一边厢的陈振聪阵营,气氛相对显得平静,陈振聪妻子前日如常到名牌公司购物,陈则保持低调,连日来不见公开露面,日前只透过公关公司,表示会以平常心看待上诉成败。有消息称,陈对上诉判决已作两手准备,密谋对策,因为一旦上诉失败,正在保释的陈,或会被警方刑事调查。

消息人士称,陈倘输掉官司,可能面对财政危机。去年初,外界从其所持有物业及持股量中,估计其身家约近13亿,惟随着宏霸股价持续下挫,其身家已“缩水”至约7亿元。假若陈再被判败诉,估计连同原审败诉,共须支付近5亿元讼费,加上被税局追收逾3亿税款,倘若再被检控逃税,更需加收罚款。不过,陈近年多次变卖资产及宏霸数码股权,在上诉聆讯期间更两度向法官要求“减价”,提出只须支付华懋原审讼费的50%,及毋须支付遗产管理人费用,但却被法官指无理据。陈振聪纵然曾于龚如心身上取得共约30亿元巨款,但其生活却十分奢华,狂扫多个豪宅单位,曾坐拥总值数亿元的物业,如半山宝云道楠桦居、山顶倚峦独立屋等,更购入私人豪华飞机及游艇等富豪“玩具”。不过,自2008年开始,他先后变卖资产,2008至2009年曾变卖多幢豪宅物业及私人飞机等资产套现。宏霸去年底发出盈利警告,股价持续下挫,近半年三度配股,去年12月23日股价已创上市新低,报3.25元,2月1日收市更报2.31元,陈振聪夫妇持股量由原来的23.22%,到1月中减持至16.54%,以每股2.1元计算,相等于1.1亿元。

遗嘱 华懋 酒店

上一篇: 港成立特委会处理医院门外病人死亡事件责任问题

下一篇: 情路坎坷 香港一女子杀男友前突暴瘦30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1.58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