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诊医生供称龚如心在离世前数月病情持续恶化


 发布时间:2020-10-20 20:47:34

声称持有龚如心“二00六年遗嘱”的案中焦点人物陈振聪二十四日首次出庭作供,并亲口承认在妻子怀孕时,已经和龚如心在一起,关系非常亲密。陈振聪表示,妻子谭妙清怀孕时,他已搬到龚如心位于尖沙咀华懋总部顶层的寓所居住,每晚陪伴龚如心,龚如心更称呼他为“老公”。陈振聪又忆述他和妻子的相识过程。他于一九八九年往北京旅游时,认识当时当导游的谭妙清,两人感情发展迅速,后来就搬到谭位于篮田的公屋同居。陈振聪承认没有给予家用,但购买过食物。陈振聪和谭妙清婚后诞下大儿子,陈当时还高叫“一举得男”。华懋慈善基金的律师问到陈当时是否已经开始为龚如心按摩,但陈振聪表示当时已经搬到与龚如心同住。陈振聪又表示,自己有观人气息的天赋,获得不少人认同,其天赋亦获得龚如心的认同。他又指,与龚如心初次在一个午宴会面时,就已看出龚的面色不好。他后来为龚如心按摩,龚的头痛亦好转。陈振聪在庭上亦揭开了他的出身。

他自称从小就与家人同住,学业成绩一般,中五毕业后就在不同行业工作,包括当过酒保、售卖机械、餐厅服务员、调查员,他其后从事电脑产品买卖并创立公司,但公司于在一九八八至八九年结业。陈表示,公司结业至一九九0年间,他一直都没有工作。对于案中的关键人物,华懋慈善基金一方派出擅长刑事法的资深大律师骆应淦进行盘问陈振聪。骆首先要求呈上陈振聪一张一九九二年的结婚证书,指内容不真实。陈振聪表示,他已故的父亲陈汝南是中学教师,但结婚证书将父亲的职业写上教授,是因为听母亲说过父亲曾在广州教过大学,所以写上父亲担任过的最高职位,以示对父亲尊敬。但骆应淦又指出,陈振聪结婚证书上报称是贸易商人,但他的公司已于一九八八至八九年间结业,质疑陈虚报职业。陈振聪妙答,虽然公司已结业三至四年,但他一直以为自己仍是贸易商人,现在想起可能是当时误报了。他其后又补充,自己的生意虽然结束了,但公司的名称仍然存在。

这宗世纪争产案至今已踏入第二十七天,今早首次由龚如心生前好友刘希泳作供,披露了龚如心与家翁王庭歆争产时,龚认为家翁得到内地人的财政支持,感到有人想伤害她,所以要求刘希泳陪她到广州与有关人士会见,希望得到帮助,但最终被拒绝。刘希泳完成一个多小时的盘问后,陈振聪在中午开始接受盘问。由于连续第三天以证人身份踏足高等法院的陈振聪今天将正式出庭,从早上六时半起已有超过四十名记者在高等法院门外等候采访。陈振聪预计会接受四至五天盘问。(完)。

香港商人陈振聪在千亿元争产案惨败后,龚如心临时遗产管理人即以华懋旗下公司名义入禀特区高院,指陈振聪利用风水师身份,趁龚如心癌病恶化期间,对龚施加不当影响,故向陈振聪及其海外公司追讨龚如心生前支付3笔合共近21亿(港币,下同)的风水费,案件22日在高院提讯。代表陈振聪的律师在庭上公开指,原先代表陈振聪处理争产案的何敦麦至理律师行的律师,已被列为伪造遗嘱刑事案中的“控方证人”,所以陈振聪一直未能取回争产案的文件档案,获准押后案件至3月23日或之前才呈交答辩文件,另陈须付1000元讼费。代表陈振聪的李赖律师行22日在庭上称,面对刑事官司的陈振聪为免违反保释条件,一直不敢直接或间接接触原先代表陈打争产官司的律师行律师,但有关问题已于上周在裁判法院解决了,陈振聪现可联络有关律师行其它不是控方证人身份的律师,以拿取争产案的整个审讯文件档案,故陈一方再需要四周时间准备答辩文件。龚如心临时遗产管理人一方反对再度押后申请,但主审聆案官苏礼仁认为该次延后属必要申请,故予以批准。案中原诉为Diamond Leaf Ltd及Veron International Ltd,是华懋集团旗下用作控股投资和股票交易的两家英属维京群岛公司,属龚如心遗产一部分。

原诉指陈振聪利用风水师身份,在龚如心亲密关系中占便宜,借此向龚施加影响,趁龚病重时向她滥收不成正比的风水费用,此外该三笔付款亦属不合情理交易,故要求高院撤销该三次转帐交易。此外,华懋慈善基金上周向高院申请禁制令,冻结陈振聪名下1.41亿元的资产,以确保他日争产案讼费评定后,慈善基金可以取回有关讼费,案件原定本周五(24日)作指示聆讯,但基金与陈振聪终达成初步协议,毋须周五的指示聆讯,司法机构将择日作双方全面的争拗聆讯。

龚如心 病情 郑永翔

上一篇: 粤港青少年音乐传情

下一篇: 港首间曾爆发新流感学校复课 学生不担心受感染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