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昌被龙卷风突袭 海南气象专家释疑龙卷风形成过程


 发布时间:2021-01-14 11:02:07

时间:昨日13时50分许 地点:通州张家湾镇枣林庄村 场景:暴雨中大风掀起房屋顶棚,砸伤多人致2死3伤 “一开始是打雷闪电,雷声特别大,很闷沉。突然一声巨响,对面棚子顶上500平方米的彩钢板上下抖了起来,至少有1米高。不到两分钟,那些彩钢板抖了六七下,一部分从空中摔下来破了,另一部分翻出墙外,很大的‘砰砰’声,应该是砸到隔壁厂房了。”昨日下午,门窗厂的何大爷回忆大风时的情景依然心有余悸。顶棚砸人两死3伤 昨日13时50分左右,通州区张家湾镇枣林庄村,1200平方米的一处建筑工地库房被大风夷为平地,超过70米长的墙壁均被大风掀垮。大风掀起的房屋顶棚砸到5人,其中2人当场死亡,其余3人伤情不是太严重。昨日下午,记者步行赶到此次受灾最严重的枣林庄村和大辛庄村。在大辛庄村,沿着张凤路,数百米的路段上,近10棵大树被风刮倒,消防官兵和救援人员正在对一棵倒在公路上的大树进行截锯和搬离,大树倒地时碰到电线,电线杆拦腰折断。

道路一侧的一棵大树被大风连根拔起,树干倒在一旁的门窗厂厂房上,厂房围墙被砸出约2米深的窟窿。多处房屋屋顶受损 记者沿着路侧的胡同前行数百米,胡同两侧的商店、菜场、居民家均遭到大风不同程度的损毁,至少10家居民房屋屋顶受损,其中3处房屋的屋顶彩钢板全部被掀翻。一家名为“老姜苹果园”的果园中,大片苹果树下铺满了密密麻麻的未成熟苹果。“我们厂房外停的一辆汽车,后视镜被刮跑,一直没找到,车窗玻璃和其他部位却毫无损伤。”何大爷说。无法确定是龙卷风 “像龙卷风,彩钢板、泡沫、塑料袋都被卷了起来,盘旋着往上升,不一会儿风口转移,那些杂物又掉了下来。”枣林庄村村民张女士称。“我觉得肯定是龙卷风,不然破坏力没那么大。”同村的陈大爷说,龙卷风是从大辛庄村南边往北移动,但并未按照直线移动,拐了几个弯就移到隔壁的枣林庄村。针对通州不少村民昨日反映看到“龙卷风”,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郭金兰表示,通州的确出现短时大风,但至于是不是龙卷风,因为当地没有自动观测站,缺乏足够的信息和证据来判断,因此尚无法确定其就是龙卷风。

采写/新京报记者 何光 金煜 摄影/记者 王贵彬。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径山镇的乡镇干部和村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连夜防汛抢险,无数人通宵未眠,但是村民家中、工业企业、涉农企业被淹进水,部分水利工程和山区林道遭损毁等等惨状,却也让大家无比揪心。灾后恢复生产生活,径山镇已经行动起来。场景一:风雨夜村民互助互救 党员冲在救灾一线 8日零点左右,刺耳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径山镇求是村村民余云芳一家,“西苕溪丈母塘吴山闸决堤了!”电话那头是村干部焦急的声音。心中大叫一声不好,58岁的余云芳和老伴曹士明匆忙套上衣服,冲下楼去,还没到一楼,就看见洪水已经“见缝插针”般涌进家里,来势汹汹。

转眼间水就没到了小腿肚。余云芳赶紧招呼老伴一起把冰箱等等电器搬上二楼以减少损失,可是,曹士明那头挂下电话却说:“村里组织党员去抢险,我先去村里。” 原来,64岁的曹士明是名老党员,年纪虽然大了,但精气神丝毫不比年轻人差。眼看着老伴不顾家里,执意冲进连天的雨幕中,余云芳急地直跺脚。家里怎么办?余云芳急地像热锅上的蚂蚁,突然间她想到老伴的兄弟就住在不远处,可以帮上忙。隔壁的村民也闻讯赶来帮忙,就这样,你帮我一把,我帮你一把,求是村的村民度过了这个未眠夜。记者了解到,洪水淹了求是村近半个村庄,大水也造成了居民日常生活的困难。

尽管村干部送来了方便面、水等物资,但余云芳尚有个在襁褓中的小孙子。隔壁没有受淹的邻居见状,爽快地答应了余云芳一家前来搭伙的请求。这几天,水已经退去,但在房屋一楼的外墙上,还能看到被水淹没过的水渍,大概有60-70厘米那么高。走进余云芳家的客厅,只见一张圆桌搁在几张凳子上,圆桌上摆满了生活物资,这都是决堤的那天凌晨给抢救下来的。而他家的院子里还晒着一个衣柜,这是被洪水浸泡过的。10日白天,村里的干部挨家挨户给受淹的村民家中送去了防疫药水,向村民们宣讲了卫生防疫的知识,还帮着清理走了一批被水浸泡至腐烂的稻草。

余云芳一家的生活慢慢开始恢复正常。场景二:企业员工上下一心恢复生产 径山镇当地的杭州国光旅游用品有限公司是在这次决堤中受灾较为严重的一家企业。记者走进厂区时,着实被眼前的场景给吓了一跳。偌大的露天空地上,堆满了成箱成箱被水浸泡过的航空毛巾、湿巾、湿纸巾等等。“8日凌晨决堤的,由于雨势实在太大,7日晚上9点多,我们就开始组织员工装沙包,镇上的消防队员也来帮忙,没多久,40多个人就赶制了1000个沙包,想堵在门口,可还是来不及。”公司负责人吴红芬的眼眶红红的。整个厂区有10万平方,水涌进了一楼的车间和仓库,最深处有60-70公分。

8日下午水自然消退。一夜之间,800万打了水漂。从9日早上开始,100多员工就将被洪水淹没的物资挪到了空地上。由于公司曾投保了每年1000多万的人保财产险,现在保险公司已经进入公司核定损失。不仅仅如此,公司里的采购员已经全线出动了,供应商也在连夜加班,确保能在半个月后,将被水淹的物资重新生产出来。“感谢员工奋战在一线,你们辛苦了!”公司里醒目的红色字幕鼓舞着公司员工在灾后赶紧恢复生产的信心。场景三:洪水淹没幼苗难淹自救斗志 走进浙江森禾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余杭分公司,只见高约20厘米的苗木幼苗有些还整片整片被淹没在水中,有些则已被码放整齐,但黑色的地布上还有一个个水坑。

据介绍,该公司基地占地2600亩,其中2400亩露天的苗木幼苗都被水淹了,这其中又有200亩完完全全被水淹没。放眼望去,只能看到一片汪洋,连苗木的影子都见不着。黄色冬青、银姬小蜡、红叶香樟等671个苗木新品种难捱洪水的无情考验。3000多万的亏损又强压在受灾者身上。之所以受淹严重,是因为有2股洪水都冲进了基地。径山镇政府为基地送来了木桩、沙袋、竹片,帮助企业堵上了东部的一个缺口,严防更多的洪水涌入。“现在,我们得赶紧把水排光,不然植物就没法呼吸,要淹死了。”公司总经理徐国辉焦急地说。为此,公司开展了积极的自救,在外部用3个80千瓦的排涝基泵、内部用抽水泵排水,近1000人次奋战在自救一线。

记者看到,现场自救秩序井然有序,分工明确,有的园丁依次扶正被水冲倒的苗木,有的园丁在冲洗苗木盆里的淤泥,给被洪水浸泡过的植物消毒。“除了积极自救,我们也在积极再种植一批,希望能抵消部分损失。”徐国辉表示。据悉,8日凌晨0点30分左右,位于杭州市余杭区径山镇的丈母塘吴山闸决堤,造成500多户农户、5000多亩稻田受淹,经各方的全力抢险下,当天晚上5点,决口合龙,苕溪水位也已经下降。9日,径山镇的重点工作已转向灾后自救,该镇正在积极恢复灾后生产生活。另一方面,该镇也计划邀请水利专家修复损毁的水利工程,同时,对该镇范围内的水利工程进行摸底排查,掌握数据,同时,邀请水利专家,在听取各方意见后,对一些水利工程予以加固。

(完)。

龙卷风 山镇 海南省

上一篇: 鼓浪屿确定351幢建筑为第二批历史风貌建筑

下一篇: 山东修订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 老年人可拒“啃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