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桂微笑圆梦行动” 让孩子分享微笑传递爱


 发布时间:2021-01-25 05:18:23

从4日开始,湖北咸宁多地遭暴雨袭击,其中通山县7小时内降雨达到80毫米,多处地段严重积水。暴雨中,两名男孩不慎掉入下水道中,一名8岁男孩失踪三天至今仍无音讯。在咸宁市通山县大理石厂附近,落水男孩华洲讲述了当时情况。他说,当时他们正过马路回家,感觉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就摔了,掉到水里,手脚身子都在水里,头在外面,然后有个大人把他拉起来。惊魂未定的小华洲被救后,直接被送回了家,直到大人们问起,他才发现一起出门的王博不见了。失踪男孩家属告诉记者,华洲就把他们带过来看,说王博掉下去了,家属后来从后面井盖找到了一支鞋。今年才8岁的王博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发生这样的意外,王博的母亲悲痛欲绝。现在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3天了,但这个失踪的孩子还是没能找到,孩子的家人和周围的朋友都自发地把附近的井盖全部打开进行救援。

咸宁消防蔡指导员介绍说,当时水一直往外涌,消防队员没办法下去,下水管道比较挤,里面没有氧气,如果要下去就要背着氧气机,很难深入进去。蔡指导员说,由于这两天雨水不断,地下管道的雨水一直无法消退,再加上家属在事发后1个小时才报警,因此错过了救援的最佳时间。咸宁消防蔡指导员无奈地说,现在只能沿着周边下水道管网,找到关于孩子的一些东西。附近商户反映,由于雨水过大再加上下水道堵塞,井盖才被直接冲开,孩子一不留神这才落入井中,而这样的险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据附近居民介绍,从去年开始到现在,一下大雨,这个地方的水就往外冒,盖子就被掀开。随着时间的流逝,失踪孩子生还的机会越来越渺茫,但我们和他的家人一样,还是希望能看到奇迹发生。(记者张毛清 通讯员李华荣)。

来自河北省唐县北店头乡西筒笼村的贫困留守儿童刘聪博,在保定城里的冒险家游乐园里玩得不亦乐乎。由共青团河北省委与河北大学共同主办,河北大学团委和保定团市委承办的“童梦同行”关爱农村留守儿童七彩夏令营,自7月11日起在此间开营。来自保定市曲阳、唐县、望都、博野、阜平、顺平、涞源、易县、涞水9个贫困县的100名农村贫困留守儿童走进河北大学,体验大学生活,感受城市氛围,启迪童年梦想,触摸憧憬中的未来。刘聪博是有幸参与该活动的贫困留守儿童之一。刘聪博在村里上小学五年级,父母和姐姐在外打工,他随爷爷一起生活。到过最远的地方,是两年前陪妈妈到保定看病。“这次到保定有两个愿望,到游乐场玩,吃一顿自助餐。现在,这两个愿望,石宇妈妈都帮我完成了。”刘聪博说。石宇妈妈是河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团委的老师,当得知能以“爱心妈妈”的身份陪同贫困留守儿童度过一个下午的时光后,她和儿子刘润石一起,精心制定了3套方案。

“聪博只比我儿子润石小几天,他们能玩到一起,而且有说不完的话。”石宇说,除满足了刘聪博的愿望外,还将准备好的《安徒生童话选》、《鲁宾逊漂流记》、《卫生知识健康手册》等书籍送给他。石宇称,特别送给小聪博一个带密码锁的日记本,希望他在想念父母的时候,把心里话记下来。河北大学校团委书记梁巍透露,学校特别遴选了100个教师爱心家庭,和孩子们一起度过“爱心妈妈陪伴日”,并进行后续跟踪帮扶。为确保孩子们的安全,该校还特别征集了100名大学生志愿者,全程陪伴这些孩子,带孩子们学习手工制作,接受职业体验,进影院看动画片,参观大学博物馆、图书馆,参访冉庄地道战纪念馆。河北大学党委副书记王余丁表示,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是全社会最富有活力、最具有创造性的群体。通过系列校园志愿服务活动,建立与留守儿童的亲情关系,关注孩子们的学习、生活、身体、心理健康等,助其解决成长的烦恼,让孩子们感到心有人爱,身有人护,难有人帮。

刘聪博说:“我将来要做一名志愿者,募捐农村小学,建农村图书室,让农村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一样幸福。” 据统计,河北保定是全国贫困县最多的地级市之一,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有130多万。目前,该市共有留守儿童8300名,其中6000名留守儿童来自9个贫困县。(完)。

教育部、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发出通报,要求各地立即开展幼儿园及中小学校健康服务管理的拉网式排查,重点检查幼儿园是否有违规组织幼儿群体服药行为。为此,新疆教育部门为防止类似事情发生,对15个地州下发文件,相关检查工作全面展开。新疆教育厅体育卫生艺术教育处处长安尼瓦尔·乌斯曼称,内地幼儿园喂药事件,暴露出幼儿园安全管理、尤其是药品食品监管仍然存在盲点,应该以此为契机完善机制,维护儿童身体健康。安尼瓦尔·乌斯曼说:“目前新疆公立幼儿园有3700多所、私立幼儿园不到100所,幼儿园平时所用的食品都要锁紧,而且都要有记录,包括每天做的饭,都要留样,三天之内继续留样,万一出了食物中毒,通过这个留样的东西,可以检测出中毒发生在哪。

” 对于此次内地部分幼儿园出现的违规服药事件,安尼瓦尔·乌斯曼表示:“得知这个消息后,我特别震惊,第二天早晨就给15个地州教育主管部门挨着打电话,了解情况,并及时督促他们立即检查。昨天接到教育部和卫生部的通知,现在教育厅已经拟定了一个内部明电,明天发往全疆各地教育局排查,进行严格监督,4月10号以前,全部书面的东西上报给自治区教育厅。” 安尼瓦尔·乌斯曼说:“目前新疆有130多万幼儿园学生,从去年开始教育厅出台了明确的规定,幼儿园入托的以前,先要体检,体检合格后才能入学,另外对学校出台了刚性要求,如果使用处方药要明确的告诉家长。” 记者获悉,新疆教育厅此次不仅针对幼儿园的生活安全下方通知,而且对一些中小学也进行拉网式检查,重点检查行政区域内幼儿园是否有违规组织幼儿群体服药行为,对基层反映的和暴露问题,要认真核实查处,强化责任追究,并通报查处结果。

安尼瓦尔·乌斯曼说:“其实早在5年前,教育厅就在全疆范围内就下发了文件,对幼儿园的管理进行严格的要求,特别是老师、院长,每年都要定期进行培训,对幼儿保健医生与自治区卫生厅、妇联全面合作培训,必须要求持证上岗。同时,对私立幼儿园的审批追加了程序、审批更难、管理更严谨。” 对西安等地出现幼儿园给孩子吃病毒灵现象,记者采访了多家幼儿园负责人都非常震惊,乌鲁木齐市日月星光一私立幼儿园负责人李姓院长称:“关于这件事情,她不是多了解,但是至于对孩子服药,应该遵循家长的交代,家长对自己的孩子身体状况都很了解,如果孩子身体不适,需要服药家长应该给孩子交代。” 新疆昌吉市实验幼儿园张姓院长介绍,私自给孩子服药肯定是不对的。

她说:“就是给孩子服药,也是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才能服用,如果孩子身体出现不适,我们会立即通知家长,家长和老师会把孩子送到就近医院检查,不私自给孩子服药,这样会很安全。学校是有医务室,但我们的保健医生只是对孩子发生的外伤进行简单处理,对孩子出现其他身体不适,保健医生不能介入。” 对于此次事件,新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处副处长罗志辉称,新疆食品药监部门将会和卫生、教育等各个部门配合他们的行动,抓好堵塞漏洞,抓好婴幼儿身体健康工作。对市面流通环节的药店、批发商、医疗机构包括幼儿园的小药箱进行全面监管,严禁对个人和无资质的单位销售处方药。他说:“我们有最安全的信息监控平台和GSP业务管理的综合管理系统平台。

对一次大批量购买的处方药,我们会及时发现。”(完)。

孩子 梦想 父母

上一篇: 贵州特色农产品出口大幅上升 获国际市场认可

下一篇: 2013年《财富》全球论坛落户成都 聚焦中国新未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