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两型新样本:湖南益阳“白纸”上巧“搭”两型


 发布时间:2020-12-04 15:42:31

抓紧时间卸货吧!”湖南郴州资兴市高码超限检测站路政执法人员朝他摆了摆手。见求情无效,李师傅只能将车开到超限检测站旁的卸载区,从车上卸掉了超重的环保砖。“早上出门的时候有些急了,出厂时没具体过磅,下次会注意。”虽然卸货花费了额外的时间,但李师傅却表示理解,“治超对车、对人都有好处,应该支持。” 从2010年3月开始,矿产之都郴州率先在湖南掀起治超风暴。通过近6年坚持不懈的治理,该市货运车辆超限超载率由治超前的86.49%,下降到当前的0.1%以下。

郴州治超模式迅即推广湖南。从2014年9月1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车辆超限超载集中整治“大战”在湖南全面打响。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刘明欣18日对外透露,据第三方专业机构实地检测及相关职能部门统计数据,2015年底,该省普通干线公路站点车辆超载率已降至0.036%,远低于湖南省政府确定的年底普通干线公路超载率1%以内的控制目标。为何治? 郴州是中国重点产煤区和“有色金属之乡”,该市三分之二的主干线和主要县乡公路,都成了矿运、煤运重线。

这里一度成为湖南乃至全国车辆超限超载的“重灾区”。让在郴州市公路局工作10余年的张学毅都记忆犹新的是,2007年时,该市查获的一台超限超载货车,竟然总量达到180多吨。依据国家有关规定,除运输不可解体货物车辆经审批外,路上运行车辆的车货总重不得超过55吨。由此带来的危害可想而知。湖南省治超办主任、省公路局局长张汉华介绍,车辆超载直接导致刹车性能、转向可靠度、行车稳定性大大降低,成为道路交通安全事故的重大诱因。统计表明,70%的货车事故由超限超载引起,50%的群死群伤重特大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

超限超载运输造成公路桥梁结构性和路面桥面永久性破坏。经测算,一条设计使用寿命为15年的高等级公路,如果行驶车辆超载1倍,使用年限将缩短90%。“超载猛于虎”这是张学毅最大的感受。他说,参加工作后不久,他身边便有3位同事在路面作业时,被肇事的大挂车夺去了生命。他回忆,大挂车司机呆立在原地,无奈地叹息说,“车辆装载太重,根本就刹不住车。” 与之相对应的是,2001年至2009年间,因超限超载运输,郴州市平均每年有近1亿元投入到公路日常养护,却仍难以确保路桥的安全畅通。

2009年初,从湖南省商务厅厅长空降郴州担任市长的向力力,决定以“治超”和“治矿”作为抓手,重新谋局郴州发展。2010年,郴州市将公路治超由部门行为提升为统一领导、各方联动的政府行为,列为全市重点工作任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在张汉华看来,道路交通环境是展现一个地方综合治理能力和经济发展环境的重要窗口,开展治超工作意义重大。2014年,治超工作上升为湖南的一项全局行动。时年8月,湖南省政府在郴州召开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现场会。会议要求,从2014年9月1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在全省开展车辆超限超载集中整治行动,重点开展车辆、货物源头治理和路面执法,到2016年湖南车辆超限超载实现常态化治理。

怎么治? 在业界,货运业主以竞相压价承揽货源,又通过超限超载弥补亏损、获取利润,形成了“压价——超限超载——运力过剩——再超限超载”的恶性循环。不少司机感叹:“想获得利润,必须铤而走险地超载。”因此,要改变这种固有的思维和长期来形成的顽疾,必须动“大刀子”。郴州鹏港混凝土有限公司位于郴州资兴市,是当地规模较大的混凝土公司。该公司总经理邵义武坦言,郴州启动治超前,他们公司的水泥罐车最多时载重12立方,而今每台车最多只能装6立方,两者相差近一半。

这无疑加重了企业的成本,最初确实不太理解。起初,当地一些小型运输企业持观望状态,在等待这场博弈的结果。“所有企业、业主一视同仁,没有半点价钱讲。”治超大幕启动后不久,资兴便从财政中拿出部分资金,在一些重要路段、路口和一些重点监管企业,装配上了电子检测、监控系统,实施信息联网,并指定下设科局、乡镇为监管负责单位,落实责任考核,实行“谁出事,谁负责”的原则。“只要超载,系统便会自动报警,将数据传递至治超部门。”邵义武说,在这种高压态势下,他们不得不“正视”治超行为,公司专门成立了治超领导小组,由他担任小组组长。

邵义武告诉记者,“治超”的这些年,虽增加了企业的成本,但提升了运输车辆行车的安全性能,全年无一起交通事故。这也让他逐渐意识到,企业安全事故为零,实际就是最大的效益。以矿产资源著称的永兴县,重点突出煤矿治超监管。该县治超办副主任李现辉介绍,该县出动治超执法人员1万余人次,将全县35家煤矿、34个站内煤坪、12个地磅验票站、10个量方验票站和鲁永公路超限检测站等,全部纳入信息化征收管理平台,彻底堵塞了煤炭运行车辆“双超”漏洞。长期从事一线治超的郴州市公路局超限运输管理科科长陈江勇认为,治超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仅需要制度保障,更取决于领导的态度和重视。

坐落于郴州市苏仙区桥口镇的华润电力湖南有限公司,既是当地招商引资企业及纳税大户,又是治超重点监管对象之一。该厂周边的居民告诉记者,几年前,进出该厂的大型货车络绎不绝,主要是运进厂的煤炭车和厂里运出的粉煤灰车。华润电力湖南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自郴州2010年启动治超工作开始,公司便设立了治理超载超限检测系统,但偶尔也有打“擦边球”的现象。陈江勇清晰地记得,2011年该市召开全市交通系统治超现场会时,时任该市市长的向力力临时赶到会场,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称他与华润公司一位负责人交换了意见,该公司在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可以视情解决,唯独治超的口子不能开。

从2012年开始,华润电力湖南有限公司在原有信息化管理系统基础上,再次进行升级,执行车辆治超IC卡管理,车辆依据登记信息刷卡入厂装载,车辆进出厂必须过磅,有效杜绝了超限超载行为的发生。华润电力湖南有限公司治超专干吴勇说,该厂区门前的道路是公司自行出资修建的,治超前每年花费了大笔维护费用,现今治超力度加强后,道路维修费显著下降。此外,企业因超限超载的投诉举报也少了,与周边居民的关系大为改善。“成果来之不易,需要继续巩固下去。”吴勇说。

当地新一届的领导班子,没有让外界失望。新任该市市委书记的易鹏飞刚到郴州不久,便到交通部门调研,要求一定要维护好、保护好治超成果,绝不允许反弹。针对治超工作,湖南省省长杜家毫也反复强调,“要排除干扰,一抓到底。” 张汉华介绍,目前,经湖南省政府批准设置的公路超限站有203个,其中普通公路172个,高速公路31个。为每个县市区和管理区配备的131台移动多功能治超检测车全部到位。经过治理,湖南境内的货运车辆严重超限超载状况,得到有效控制,公路优良路率大幅提升。

2015年与2013年相比,湘潭、长沙、湘西等市州国省干线优良路率分别上升了14.71%、9.18%、7.32%。湖南道路交通事故次数直线下降,道路运输行车责任事故件数、死亡人数、受伤人数与2014年同比分别下降50%、64.6%、46.3%。与此同时,大部分地区的企业、运输业主在规范装载的情况下,重新协商议定运输价格,各地运价均有不同程度的合理回升。如何攻坚破难? 边界区域是治超工作的难点、重点之一。浏阳市东风界地处湘赣交流的重要通道,大量的人流、物流通过此地往来两省。

江西高安市盛产瓷砖,因此东风界经常有大量“瓷砖车”出入。由于浏阳市在边界设立了流动执法关卡,大量货车便如长龙般停在关卡那一头的江西境内。执法人员说,等到凌晨执法人员疲惫时,一些货车司机就伺机冲关冲卡。这样类似“躲猫猫”的游戏,陈江勇也曾碰到过。陈江勇说,2013年时,一些“车托”利用外地司机对路况不熟悉的漏洞,在高速公路上公开发放名片,收取一定费用,带领司机绕道小路,以达到逃避打击检查的目的。此外,“专车”跟踪、聚众冲关、暴力抗法等现象时有发生,让执法人员十分头痛。

针对上述现象,湖南开出的“药方”是坚决打击和联动执法,除对违法行为顶格处罚,当事人还要被行政拘留。据悉,邵阳立案查处抗法案件115起,行政拘留90人、拘役3人、管制3人,其他地市州也有不同数量的人员拘留。张汉华告诉记者,为加强边界区域治超,湖南充分利用流动治超检测车加强流动巡查频率,加大对省际、市际、县际边界区域非法超限超载的打击力度,同时在边界区域开展“跨省陆地”联合治超专项整治行动,全面整治公路违法超限超载车辆运输行为。去年12月18日,湖南、湖北、江西三省公路管理部门签署了《长江中游城市群公路发展合作备忘录》,三省将开展联合治超,加强源头管控,统一部署联合治超行动。

张汉华说,下一步将积极协调重庆、贵州等周边省份,开展边界治超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边界地区非法超限超载运输行为,巩固治超成果。对于农村治超工作,张汉华介绍,一方面是加强宣传,让百姓知晓治超的重要性和车辆超限超载的危害性;另一方面充分调动村民积极性,依靠群众自治,发动人民群众管好门前路,并设置龙门架、限宽墩等硬性措施,确保农村公路桥梁设施不受损坏。如何确保常态化? 多位基层路政执法人员认为,尽管目前湖南治超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不可掉以轻心。

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刘明欣介绍,交通部门保持高压态势,严管重罚超限超载车辆,并明确各级有关单位的治超责任与年度目标考核挂钩。完不成目标任务的市州,一律不参加全省年度交通发展目标考评,取消其年度目标管理奖金分配资格;暂停其干线公路建设、养护资金拨付和项目审批;致函市州政府,建议对交通局长、公路局长、治超办主任的年度考核评定为不称职。去年12月,湖南对超限超载车辆再出“重拳”。该省政府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货运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通告》,在湖南省境内从事道路运输的所有货运车辆(含过境车辆),凡有违法超限超载行为,将对其依法实施卸载、处以罚款、违法记分等处罚。

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根据通告,一年内累计违法超限超载记录超过3次的货运车辆驾驶人,责令其停止从事营业性运输;一年内累计违法超限超载记录超过3次的货运车辆,依法吊销其车辆营运证;一年内违法超限超载运输车辆超过本单位货运车辆总数10%的道路运输企业责令停业整顿,情节严重的,依法吊销其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在一些县市,相关部门建立了责任追究机制。如,永兴县治超办下发了《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督查督办方案》,具体负责治超督导、督果、督办、实行一年4次考核,加大责任追究力度。

2010年以来,永兴县在治超工作中,对相关单位和人员问责35人,党纪立案调查1人。去年11月,在郴州举行的《电视问政》中,因一台轻微超载的水泥搅拌车被纪委暗访组拍摄到,陈江勇不巧成了问责对象。元旦第一天,陈江勇便带队到各大治超站进行督查。“治超就像弹簧,一定要常抓不懈,否则就愧对牺牲在一线的治超人员及民众的期待。”陈江勇说。(完)。

示范区 项目 湖南

上一篇: 安徽法院5月登记立案42356件 “立案难”问题基本解决

下一篇: 北京强降水造成两人触电 致一死一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4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