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灵:新基金法为非公募基金设定六大制度框架


 发布时间:2021-05-06 11:14:30

光大银行正式表态:“阳光私募基金宝”是为资产规模超过500万元的贵宾客户所设计的高端理财产品,从他们当中甄选具有投资股票经验、对私募理财感兴趣的客户,初始资金最低为50万。“私募基金宝”是以母信托计划作为资产归集载体,下设若干二级子信托作为投资运作载体的理财产品。在投资运作过程中,由光大银行引入5家左右业内顶尖的私募基金负责各子信托投资管理,并结合不同时期的市场特征将产品募集资金在5个私募基金子信托间动态配置,制定严格的投资指引以及零距离监控。这款理财产品主要投向境内A股,旨在以“专属产品的精品式营销”拉动“财富客户倍增计划”。

正当其它同业饱受大萧条以来最险峻的金融危机冲击之际,投资大师索罗斯执掌的对冲基金公司却逆流而上,资产规模与去年同期相比暴增逾4成。据台湾《工商时报》引述外电报道,对冲基金杂志AR周二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截至7月初为止,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的资产规模达240亿美元,较去年底成长14%以上,若与去年同期相比剧增41%。亮丽的业绩表现,让该公司从去年底的全球第六大对冲基金公司,跃升至第五大。索罗斯是少数几位预言去年引爆全球金融危机的投资名家之一,有监于金融市场崩溃,他及时获利了结,该公司享誉业界的量子基金(Quantum Endowment Fund)因而在去年金融海啸漫天席卷全球之际,还有将近10%的盈余。

而据AR杂志的报导,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到今年7月底为止,获利成长近19%。另一预见信贷风暴酝酿成形的避险基金经理人,为主持鲍尔森基金(Paulson & Co)的鲍尔森(John Paulson),他继2007年放空房贷抵押证券海捞一笔后,2008年再度因看空金融股的先见之举而获利,鲍尔森今年则压宝黄金市场,并大举买进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股票。鲍尔森基金截至7月底为止获利增幅达16.38%。不过AR杂志指出,投资人基于避免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篮子的心理,赎回部份资金以平衡投资组合,受此影响,鲍尔森基金的资产规模今年缩水逾6%至272亿美元。若以资产规模论,鲍尔森基金目前为全球第三大对冲基金公司。

至于达里欧(Ray Dalio)创办的Bridgewater Associates,仍是全球第一大对冲基金,截至7月初旗下管理的资产达370亿美元,但与去年底相较缩减超过4%。摩根大通麾下的资产管理部门为全球第二大对冲基金,资产规模360亿美元,较去年底扩增9.4%。

2月份有3家外资机构获得QFII资格,这是今年以来QFII资格审批的首次开闸,至此获批QFII资格的外资机构总数已达到79家。同时,近期新基金也获得密集放行,包括多只指数基金在内的偏股型基金成为近期获批新基金的主力,证监会新批长盛同庆可分离交易基金的发行;目前在售新基金有16只之多。证监会昨日披露的2月份QFII资格统计表中,出现了三张新面孔:韩华投资信托管理株式会社、新兴市场管理有限公司和德意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三家机构分别于2月5日、2月10日和2月24日获得资格。这是今年以来,首批获得QFII资格的外资机构。“QFII审批再度开闸,无疑给回调之下的A股市场带来一丝暖意。”业内人士称,加快QFII和新基金的审批,可以从一定程度上扩大市场资金的供应量。

事实上,目前新基金已经成为增量资金入市的重要通道。近期结束募集的工银瑞信沪深300指数基金首次募集金额超过36亿,这一数据创下了自去年9月以来,近6个月偏股型基金的最大募集规模;易方达行业领先企业股票型基金也不断刷新今年主动型股票基金发行纪录,最近8个交易日认购规模已经超过10亿份;泰达荷银旗下的泰达荷银品质生活灵活配置基金自3月2日发行以来募集逾2亿。截至目前,今年公告结束募集的偏股型基金的平均募集规模达到14.94亿,远高于去年平均水平。(记者 徐婧婧 张雪)。

在金融综合经营的背景下,中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应从监管基本理念着手,而不是“简单地把‘三会’合在一起”。她所提及的“三会”合一,指的是将中国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三会合并”的传言。随着金融创新不断出现,中国金融领域不同行业间渗透交叉增强,金融监管面临复杂形势。在此情况下,官方将如何调整现有金融监管体制? 吴晓灵当天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机构尽管有很多业务相互渗透,但其业务本质不会因此而改变。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行业经营的资管产品,都应按照不同功能和行为、根据相同规则进行监管。“综合经营并不意味着综合监管。”她举例称,如银行要销售保险产品、基金产品,还是应该到保监会获得保险销售资格,到证监会获得基金牌照资格。防风险是当前中国经济的重要任务,但金融综合经营意味着风险交叉传递可能性加大。对此吴晓灵强调,仍要突出中国人民银行在监管体制中的作用。“我们的监管体制不管怎么改变,央行在金融体系当中承担的货币政策职能和金融稳定职能是不会变的。”吴晓灵建议,在金融综合经营背景下,监管原则要从单纯机构监管走向功能监管与机构监管相结合,同时央行要强化金融稳定职能,出台有效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从而打造一个比较稳定的金融系统。

她进一步表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不是简单地把‘三会’合在一起,或者合到央行去”,而是要从监管基本理念着手,“什么条件能更好搭建稳定的金融风险防范框架,更好地让宏观与微观审慎管理结合起来,形成有效货币调控体系,什么样的监管体制就是合适的。”(完)。

基金 规定 吴晓灵

上一篇: 中铁二局、中国中铁将进行重大资产重组

下一篇: 发改委培训中心联手华夏银行 建文化创意人才基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1.04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