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金融危机冲击 全球银行业总薪酬平均缩水55%


 发布时间:2021-05-18 21:11:50

沪指下跌2.53%失守2200点。各行业板块大部分飘绿,金融指数亦跌逾1%,银行股全线下跌。上证综指午盘收于2145.85点,下跌55.66点,跌幅2.53%。深证成指午盘收于6905.68点,下跌156.40点,跌幅2.21%。乳制品股方面,伊利跌幅逾6%,光明则逆势涨停。消息面上,美国股市周二收跌;汇金公司23日增持工中建三行股票各200万股,并拟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茅台张裕澄清产品含致癌物质传闻不实。

又迎来了‘工程师红利’”。北京大学软件研究所副所长黄罡日前在由阿里云举办的“云技术与‘一带一路’建设研讨会”上向中新网记者表示,活跃的中国科技创新部分原因是“十倍于美国的工程师红利”。过去一段时间,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全球市场对于一直受益于人口红利的中国经济发展表现出悲观情绪。但最新数据表明,中国经济并不会像日本进入老龄化之后所带来“失落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周期。18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显示,中国GDP迈上了82万亿元人民币的台阶,增速达到6.9%,是中国经济处于下行趋势七年后,首次回升。“2017年是中国经济取得重大转折性成就的一年。”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对中新网记者说。这与中国庞大人口基数及三十年高等教育培养了数千万高学历人才密不可分。黄罡认为,在信息技术领域,产、学、研是结合最紧密的,中国应利用好庞大的“工程师”队伍。“工程师红利”有两个含义:一是新兴产业的高技术能力工程师,二是工程师自主创业,尤其是归国人员创业。在这波红利下,中国创新发展持续发力,新动能快速增长。航空航天、人工智能、深海探测、生物医药等领域涌现出一批重大科技成果。

不止于此,中国的“工程师红利”也在惠及世界。2013年,中国开始“一带一路”建设的新布局。五年间,中国企业在海外从单纯的投资,逐渐开始将领先的技术推向海外。中国技术正在成为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商业设施变革的新力量。成立于2012年的来赞达(Lazada),是东南亚第一大电商。此前,来赞达的卖家入驻电商平台,需要通过打电话联系卖家中心,由人工指引卖家开店,耗费人力又无法吸引卖家自助入驻。2016年,阿里巴巴对来赞达进行投资后,双方的工程师开始对卖家平台进行技术合作,输出阿里巴巴的互联网中间件技术。目前,来赞达平台上的卖家数量实现了成倍增长,同时节省了大量人力。2017年5月,“一带一路”沿线20国青年评选出了中国的“新四大发明”包括高铁、移动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这些正在带领中国实现“弯道超车”的领先技术,与中国“工程师红利”的释放不无关系。近些年,中国企业也开始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广移动支付技术。2015年,蚂蚁金服和印度移动支付公司Paytm达成合作。两年时间,Paytm用户数从不到3000万升至2.2亿,跃升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中国科协常委、中国电子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晓兰认为,信息服务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中,能够最快落地并得到相关国家响应的,而电子商务和移动支付都是最高效的服务方式。

根据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报告,东盟十国的基础设施投资每年平均保持1100亿美元,可持续到2025年。而东南亚正是全球互联网经济增速最快且潜力最大的市场。据统计,2017年东南亚互联网用户约2.6亿,2020年将增加到4.8亿,这些年轻用户每天在移动终端上花费3.6个小时。预计到2025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将达到2000亿美元规模。“这些国家会像中国一样,走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再到数字经济的路径。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中国的科技红利和商业红利可以分享。”阿里云研究中心主任田丰说,“通过云平台,我们可以快速把一些商业模式复制到全球市场。” “新四大发明”中移动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都是以云为底层技术的应用场景创新。借助云平台,可以迅速进入世界市场。例如借助云平台出海的共享单车企业ofo,在海外不需要建机房,几周时间就可以实现本地投放和运营。也正是意识到了“云”对于数字经济的重要意义,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去年底宣布了CloudFirst的国家战略,将云计算优先作为当地经济数字化转型的主要动力,推动社会公共服务和经济领域采用云计算人工智能技术。(完)。

2011年是中国经济将是中国经济由高速发展向常规发展的“新时期”,中国经历了十年“超高速增长”,年均G D P同比增速达10.48%。这种高增长也让中国承受了各种高风险的代价。30多年来中国长期持续的高增长主要得益于“要素红利、市场化改革红利和全球化红利”的巨大贡献。然而随着这三大红利的逐步衰减,中国主要依靠低成本优势的超高速增长逐渐回归常态,“大进大出”式的循环发展模式也走到了尽头,当劳动力、资金、土地、环保等不再廉价的时候,中国已经离“低成本、高增长”的时代渐行渐远。事实上,当前,出口动力的不足正是红利衰减的印证,以低工资报酬、高能源消耗以及高额出口退税补贴的方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加上原材料的全线上升,以及人民币汇率的快速升值压力,中国出口部门面临日益加大的竞争压力。而在汇率争端和贸易围剿中,未来中国面临的国际外部环境也将发生深刻的变化。从贸易顺差走向看,中国将逐渐告别贸易持续、大幅度顺差时代。更重要的是,随着中国国家财富的迅速增长,“中等收入陷阱”风险也在逼近。根据IM F的数据,2010年中国的人均G D P达到4382美元,这意味着,中国已经正式步入“中等收入陷阱”临界点。

从中国的实际问题看,“中等收入陷阱”已经是近在眼前的迫切问题,显示出越来越多的“陷阱”征兆———中国经济增长的投资效率越来越低,能源消耗越来越大,福利缺失的问题愈发严重,两极分化拉大导致社会中坚力量下沉。因此,在结构主动开始调整,而新的发展支撑尚未确立的现阶段就出现了动力转换的“空档期”。应该讲,经济增速的放缓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小国内通胀压力,有利于房地产调控的进行,更能给货币政策减压,但是这也意味着中国很可能步入了发展的“瓶颈期”,未来中国将进入全面的要素重估阶段,中国能否通过动力结构、需求结构、产业结构、要素结构等增长格局的调整和结构转换,有效化解成本压力,顺利度过转型的“阵痛期”,需要更多的“体制攻坚”和“深水区的改革”。□张茉楠。

红利 薪酬 银行

上一篇: 中国铁路“东方第一站”迎洪灾后首个春运

下一篇: 美国公共养老基金面临2万亿美元缺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