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食品价格形势严峻 世行行长吁各国联手抑价


 发布时间:2021-03-09 18:54:09

他将在本周召开的20国集团领导人第三次金融峰会上,呼吁各方推动全球经济实现再平衡。据香港商报消息,奥巴马当天在接受美国有线新闻网采访时说,经济再平衡问题“是20国集团匹兹堡金融峰会的议题之一,必须寻求更加平衡的全球经济。”奥巴马这番话主要是针对中国、德国等出口型经济体。他认为,危机发生前中德等国对美国保持巨大贸易顺差,如今美国应当增加出口以改变这一局面。有报道称,G20准备在本周的匹兹堡峰会上大幅调整全球经济政策,旨在使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从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衰退中复苏之际,同舟共济,实现可持续和均衡的增长。此次20国集团峰会,各国重点讨论的是美国所提一项名为“可持续和均衡增长框架”的建议。其细节此前未曾披露。如获准实施,这项框架协议包括的具体措施可能涉及:美国增加储蓄并减少预算赤字、中国降低对出口的依赖,以及欧洲进行结构性改革以提振企业投资等。

次按危机爆发后,西方有一种理论认为,全球经济失衡是引发危机的原因之一。主要表现为出口型经济体对美国保持大量贸易顺差,这部分顺差再回流到美国金融市场,从而助推了金融泡沫的形成。不过,中国方面始终认为,全球经济失衡是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特殊现象,原因很多很复杂。因此解决经济失衡问题需要一个过程,应该坚持渐进、有序的原则,避免世界经济大起大落。不少分析人士也指出,眼下全球经济复苏刚刚起步,需防范经济再平衡问题转化为贸易保护主义情绪。美国刚刚对中国车胎实行特保措施,这一举措已引发各方担忧,因为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更为巨大。美国的这项建议已经在20国集团内部引发了政治争议,欧洲国家声称,鉴于中国只是不大情愿地同意调整其国内政策,因此美国在全球经济会以多快速度增长方面可能太乐观了。为了让中国也同意调整国内政策,美国认同了北京的观点,即发展中国家应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机构获得更大的投票权。

20国集团各成员国尚未决定其改变国内政策的承诺会具体到何种程度。美国和欧洲对于如何履行这些承诺也有不同想法。据彭博社报道,本周举行的G20峰会将推动1930年以来最广泛的金融改革,此举可能使高盛和巴克莱等银行的利润率和股价受到威胁。奥巴马以及其它G20国家首脑将于9月24日至25日齐聚匹兹堡,预计G20峰会将拟定限制银行杠杆率、令银行持有更多股本和资产的计划。此外,G20峰会还将讨论限制银行家薪酬等问题,以防止再次发生严重危机,并确保全球经济持续复苏。不过,伦敦凯斯商学院教授、前英国央行官员克莱尔表示,监管机构提高交易成本的做法将降低银行的盈利能力。若银行要获得纳税人的慷慨救助,其做法就不得对纳税人及经济造成伤害。

当前人民币正在越出国界,向区域货币阶段迈进。大约还需要二十年,或许更短一些的时间,人民币将成为亚洲,乃至全球的主导货币之一。杨圣明认为,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程可能有两个大的阶段,即区域货币阶段和全球货币阶段。目前,中国周边的国家,尤其东南亚各国以及俄罗斯都比较欢迎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和支付。这种情况表明,人民币有可能首先在亚洲尤其东亚地区实现国际货币应承担的主要职能。这样,人民币将成为亚洲地区的主导货币之一。并可能形成美元、日元和人民币“三足鼎立”的局面。杨圣明说,在人民币全球化阶段。人民币不仅在亚洲、而且在全球都将成为主导货币之一。只有进入这个阶段,人民币才可称得上真正的国际货币。这个阶段的来临,大约还需要二十年的时间,或许更短一些。届时,中国的GDP在全球GDP中的比重将超过20%,人民币的流通量在全球货币流通总量中的比重也将超过20%。20年后,在世界金融市场上,可能形成欧元、美元和人民币“三足鼎立”的新局面。谈起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途径,杨圣明认为,首先,要增强中国的经济实力。继续改革金融体制,解除外汇管制,扩大对外开放。不仅经常项目,而且资本项目都要实现人民币的自由兑换。

同时,在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中,逐步推进以人民币进行结算和支付。大力推进货币互换业务。逐步增加在国际上发行以人民币标价的债券、股票等金融产品。加快向海外投资的步伐。使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之一,并不断增加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比重。杨圣明说,目前人民币在国际外汇储备中的比重简直微不足道。近来,美元贬值的趋势,加速了全球调整外汇储备结构的动作。随着人民币走向国际化,它也将逐步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之一。(完)。

这是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的又一个重大进展。国庆长假期间,国内汇市休市,长假结束后,人民币加入SDR的正面影响,将很快在国内汇市反映出来。简单地说,SDR是个货币篮子,最初篮子里只装有美元、法郎、马克、英镑和日元,后来法郎与马克被欧元取代。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是发达经济体的“金融化身”,人民币的加入,是SDR创建半个世纪以来,全球首个发展中国家货币进入发达国家的“货币俱乐部”。虽说篮子里有五种货币,但占比决定排位,位次决定国家金融实力,中国入篮后占比为10.98%,排在美元和欧元之后,起步就直接超越了英镑和日元。如果按国家经济体量和反映综合国力的主要指标对号入座,中国在SDR的话语权至少应当在20%以上,但先进“山门”的其它四种货币尤其是美元肯定不干。10.98%的占比,是中、美、欧、英、日、IMF六方反复商议达成的妥协结果。SDR更像一个虚拟的资金池,池内五种货币按各自的特别提款权占比作相应的虚拟配置。眼下,该资金池储备的虚拟容量相当于两千多亿美元。特别提款权主要有两个实质性作用。

一是成员国享有一种特权。以日元为例,假如日本出现了金融危机,万不得已之时,可按日元在SDR的占比,向IMF申请特别贷款应付危机。其二,其它所有IMF成员国,可按股权大小按比例配置五种货币作为本国储备货币,如果做到了这一条,当本国发生金融危机时,就可按股权所确立的额度向IMF申请贷款应付危机。谈及人民币国际化,不少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动辄强调“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自由兑换”,其实,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几个更直接的衡量标识。首先,人民币要成为国际贸易中的结算货币,目前用人民币进行直接结算的中国对外贸易量,已占到中国外贸年总量四成左右,人民币在全球贸易结算货币中占比已超过8%,这样的比例已十足令人欣喜。其次,人民币要成为全球使用的支付货币,目前这一比例占全球货币支付量的13%左右。再次,人民币要成为全球主要投资货币,目前这一占比为全球年投资额11%,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一比例已逼近1/3。此外,人民币要成为全球外汇交易的主要货币,目前这一比例在6%—9%之间波动。

最后,人民币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目前全球外汇储备总量是10.9万亿美元(折算值),中国是3.2万亿美元。在中国加入SDR之前,已经被各国作为储备货币持有的人民币,可折算成2200亿美元,约占全球外汇储备的2%。这一比例虽然不高,但至少说明,在SDR正式承认人民币为国际储备货币之前,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实际进程已经开始。人民币与全球外币之间完全自由开放,在中国肯定行不通,但这并不妨碍人民币大步迈向国际化,并逐步成为强势的世界货币。迈过SDR门槛后,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终于名实相符了,虽然人民币仍将面临美元与欧元的各种抗衡或阻击,但美元金融霸权最终被破除,是迟早会出现的国际金融大变局。

全球 粮价 粮食

上一篇: 私房菜店主以保护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剩菜打包

下一篇: 香港科大百万奖金(国际)创业大赛增设佛山、中山赛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4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