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一带一路”是中国与各国的“合唱”


 发布时间:2021-01-16 09:14:58

记者从2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获悉,国际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作为今后国际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将为中国企业与世界各国开展基础设施合作提供新的机遇和空间。国际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高峰论坛由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和澳门经济局联合主办。在发布会上,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会长刁春和介绍,当前,世界各国普遍重视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2012年,非洲联盟通过《非洲基础设施发展规划》,确定了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规划,推进区域一体化进程。2013年,欧盟就“连接欧洲设施”计划达成一致划,将加强欧盟国家在交通、能源和电信等领域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对重大项目给予资金支持。

“中国官方多次强调,积极与世界各国加强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并把促进国际基础设施合作作为未来经贸、外交战略的一个大方向,”刁春和介绍,中国政府通过设立专项优惠贷款、成立专项基金、倡议组建多边金融机构等方式,对国际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融资等关键环节提供切实便利,目前,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正向纵深推进,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也提上了议事日程。刁春和表示,本届论坛以“互联互通为国际基础设施合作提供新动力”为主题,吸引了40多个国家的部长级官员出席,各国基建官员们将发布全球主要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规划和重点项目信息,围绕区域互联互通基础设施的国际合作,政府官员、国际金融机构和工程承包企业将开展对话,推动多元合作。

“国际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具体体现为一个个铁路、公路、航运等基础设施项目,”刁春和表示,目前,国际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市场前景乐观,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保持了旺盛的需求,国际投资和金融机构积极参与,这为中国相关企业走出去开拓国际工程市场创造了机遇。(完)。

阳春三月,海南博鳌徐徐的春风中,亚洲各界政商精英欢聚一堂。近年来,亚洲在世界经济格局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要拉动亚洲经济的贸易投资,什么样的机制最有利?昨天下午,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发布“2016亚洲经济前瞻指数”。多数受访者认为,2016年亚洲国家对外投资将稳中有升。在评选拉动亚洲经济贸易投资的最有利机制时,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位居首位,选择比重达到69%;其次是“亚太自由贸易区”,选择比重也超过了半数,达到53%。亚洲经济前瞻指数以博鳌亚洲论坛与会者为调研对象,汇集了315位全球知名经济学家、企业家、财经媒体和政商财界精英的前瞻观点与独到见解,从亚洲经济增长、物价、就业、国际收支等不同角度,结合区域发展、创新动力、金融市场等综合因素,对未来亚洲经济的发展前景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预测。在世界贸易下行的大背景下,“一带一路”作为拉动亚洲经济贸易投资的有效机制,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被经济学家、企业家纷纷看好,说明这一战略会发掘亚洲区域内贸易的潜力,创造各国的需求和就业,促进各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一带一路”对于亚洲的贸易和投资有怎样的拉动作用?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邢厚媛对此进行了相关分析与解读。

经济之声:在世界贸易下行的大背景下,“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对于促进亚洲各国的贸易,增加亚洲各国的投资有什么样的拉动作用? 邢厚媛:在去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政府向国际社会发布了“一带一路”的路线图,在过去这一年当中,这一覆盖整个亚洲的“一带一路”构想即刻积极展开了行动,开始建设基础设施的大项目。例如印尼雅万铁路这样的重大工程能够带动该地区的互联互通,此外,我们在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的电站项目,还有在哈萨克斯坦的工业园以及铁路项目都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在这一过程中,“一带一路”的工程、亚投行,包括中国政府发起的丝路基金都已经开始正式运作,并给该地区的贸易和投资带来了现实的影响和利益。相关数据显示,在全球贸易下行的大背景下,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依然超过了一万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以上。在外资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去年对中国的投资达到了85亿美元,增长了25.3%。另外,去年一年中国对丝路沿线各国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高达148亿美元,增长了18.2%,其中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了80.2%,这些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数据。

这些数据都显示出“一带一路”战略对于整个亚洲地区的贸易、投资,特别是基础设施的建设都正在发挥巨大的作用。“一带一路”会如何推动亚洲的经济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新兴经济体研究室主任沈铭辉对此进行了分析与评论。经济之声:在评选最有利于拉动亚洲经济贸易投资机制的专家投票中,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位居首位,其次是“亚太自由贸易区”,您认为“一带一路”比自由贸易更吸引人的亮点是什么? 沈铭辉:国际贸易往往受制于关税以及检验检疫等非关税的壁垒,事实上它不仅仅受制于这些狭义的贸易成本,它还受制于运输时间、运费、运输成本和信息沟通成本等广义的贸易成本。在相同的情况下,如果距离相等,陆运成本往往是海运成本的7倍左右,因此对于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和不丹等这12个内陆国家来说,它们的成本就非常高,从而导致这些国家很难发展贸易。自贸区解决的是发展后的贸易,而解决发展前的贸易可能就需要依靠“一带一路”了。经济之声:亚洲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很大,“一带一路”帮助亚洲国家和地区进行比如道路、桥梁、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这对扩大中国与其他经济合作国家结构转变有什么样的推动作用? 沈铭辉:作用非常大,过去亚洲开发银行预测从2010年到2020年这十间,亚太地区基础设施的投资总需求将高达8万亿美元,但世界银行估算发现,真正的投资只占到了50%,要想解决这一问题,就需要亚投行、“一带一路”战略的共同努力。

如果这一问题得到了解决,效益将是非常大的。如果我们能通过“一带一路”提高它们的运输能力并降低运输成本,我相信这些落后国家参与全球化的能力和水平将大幅提高,从而进一步的参与到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中,最终带动相关的经济发展。经济之声: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指出,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2016年,在个别区域寻找发展新机遇,成为摆在各国寻求发展机会的人士面前的共同任务。部分专家表示,亚洲增长的新机遇和新动力日益显现,整体预期低迷中不乏亮点。您怎么看“亚洲增长的新机遇和新动力”的问题? 沈铭辉:事实上这一次危机也可以被理解为一种创造性的危机、创造性的破坏。我们在十三五规划中提出了要发展新兴产业,推动自主创新,所以我们应该简政放权,并大力扶持新兴产业,特别是要改善营商环境,让投资有一个更好的发育环境。我希望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一些新兴产业能够脱颖而出,从而带动中国进行新一轮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 一带 国家

上一篇: 新材料产值“十二五”可望达2万亿

下一篇: 92岁老兵一辈子捐钱修路 体彩资助金也全部捐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1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