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企2012年利润同比增长2.7%


 发布时间:2021-01-23 12:53:48

由国家邮政局和财政部起草的《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快递企业需缴纳邮政普遍服务基金,标准从每件0.2元到2元不等。“规范征收”还是“雁过拔毛”?此“份子钱”已引起关注和质疑。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我国快递业尚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亟待加大投入、做大做强,为物流业减负是大势所趋,“份子钱”是否征、何时征、如何征等,应多倾听各方意见。“份子钱”降低快递行业利润 新制定的《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将主要用于邮政普遍服务营业场所建设和必要的设备购置,以及农村邮站运营补助等,并且向中西部地区和农村地区倾斜。《办法》还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按照本办法规定缴纳邮政普遍服务基金”。邮政普遍服务基金按件征收,每件国内同城快递缴纳0.1元,每件国内异地快递缴纳0.2元,每件港澳台快递和国际快递每件分别缴纳1元和2元。

但是,从业人员在20人以下或者年营业收入在200万元以下的快递企业可以免征。这项规定如果落地,快递企业要缴多少“份子钱”?邮政部门尚未公布2012年全年相关数据。而据快递物流咨询网测算,如果严格征收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快递业每年上缴的“份子钱”或将在10亿元左右,相当于全行业利润的五分之一。“份子钱”引发广泛质疑 快递业要征收“份子钱”?一时间引发业内广泛关注和质疑。质疑一,邮政普遍服务被垄断,亏损额不透明,不能“拿了补贴还要基金支持”。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咨询师徐勇认为,我国的邮政普遍服务是垄断的,除了中国邮政集团,其他企业无权提供邮政普遍服务。中国邮政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邮政提供函件服务73.8亿件,比2010年的74亿件有所下降。而2011年全国函件服务收入达到122.8亿元,比2010年同比增长11.7%。

此外,2011年包裹和报刊发行业务的收入增速均超过业务量增速。由此可见,邮政普遍服务的亏损额可能在减少。2011年国家为邮政普遍服务与特殊服务支出55.94亿元。“在补贴之外还征收费用,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徐勇说。质疑二,快递行业已呈“薄利”,且亟待做大做强,目前不应向其过多“索利”。国内快递业近年来快速增长,市场规模已居世界前三。但成本连年走高,利润逐年摊薄。据了解,目前长三角地区规模较大的民营快递企业利润在0.5-0.6元/件之间,而广东的民营快递企业利润只有0.3-0.4元/件。如按规定的标准征收“份子钱”,相当于对快递企业增加了1.5%甚至更多的税收。质疑三,为物流企业“减负”是大势所趋,“份子钱”似与此相悖。业内人士认为,为物流企业减负成为行业及政府共识,此时对快递行业“加压”显然不大合适。应有更充分审慎的考虑 需要正视的是,我国的邮政普遍服务确实亟待加强。

比如,国家邮政局调查显示,2011年我国城镇居民按户设置的信报箱覆盖率约为38%,一些中小城市信报箱安装率不到10%。信报箱本是邮政普遍服务的必需设施,现在却正在逐渐消失。同时,很多中西部地区的邮政普遍服务设施落后,为了传递信件需要付出较高的成本,这些都需要专项资金扶持。但另一方面,流通环节成本过高已经影响了我国经济效率,为物流环节的减压已经成为社会共识。尽管近年来我国的快递行业发展迅速,但是仍不能满足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不少电商如京东商城、当当网等都需要自建物流。这也证明,我国的快递业亟待加快发展。多位业内人士建议,设立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应充分考虑行业发展现状以及企业的可承受程度。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应广泛征求各方意见,对快递“份子钱”是否征、何时征、如何征等关键问题,应有更充分审慎的考虑,力求找到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此外,借鉴国外经验,加大对邮政普遍服务的财政支持力度。目前国外设立邮政普遍服务基金主要是两种模式,一种是以意大利和西班牙为代表,将邮政普遍服务放开,进入邮政普遍服务的企业才需要缴纳基金。另一种模式是以美国为代表,邮政普遍服务的亏损完全由政府财政埋单。

中央企业这几年负债率保持稳定,9月末负债率比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从结构来看带息负债规模可控,带息负债占总负债比例比较低。多数企业负债率都实现下降。总的判断是,中央企业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多数企业的资本结构是稳健状态。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2017年三季度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有记者问,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把国企降杠杆作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请介绍一下,中央企业在降杠杆、减负债、控风险方面的情况? 对此,沈莹指出,降低企业杠杆率也是中央企业贯彻落实稳中求进总基调的一个重要举措。也是企业实现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党中央、国务院对国有企业的降杠杆工作非常重视,做了系统部署,特别强调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她介绍,国资委高度重视中央企业的杠杆管理工作,特别是债务风险控制工作,在2009年就探索建立中央企业的债务风险管控机制,实行“五控制”,包括控行业标准,根据不同的行业设不同的警戒线;控财务杠杆就是对高杠杆的企业分三类进行管控,包括重点关注、重点监控、特别监管三类,从负债规模和负债率两个方面“双管控”;还有控投资规模、控风险业务、控财务风险。

她明确,上述措施的总体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中央企业这几年经营规模发展比较快,但负债率保持稳定,9月末,中央企业负债率比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从结构来看,带息负债规模也是可控的,带息负债占总负债比例是比较低的。多数企业负债率都实现下降。总的判断是,中央企业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多数企业的资本结构是稳健状态。她进一步指出,下一步,按照国家关于国有企业降杠杆的总体工作要求,国资委正在研究下一步的工作对策。我们也把降杠杆、减负债作为中央企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任务来抓。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抓住当前稳中向好、企业效益好转的有力时机,积极稳妥推动中央企业降杠杆、减负债工作。具体有几个方面的安排: 一是推动企业强化内部管理。杠杆的问题,实际上是企业管理的一个重要方面。我们将通过持续开展瘦身健体、提质增效工作,使企业经营效益进一步提升,继续延伸中央企业自去年四季度以来经济效益持续提升的态势,增强企业资本积累能力。

同时,积极盘活存量资源,提高企业存量资源的使用效率,特别是通过加快资金周转、减少低效占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比如,我们通过推动中央企业集团内部通过资金集中管理来减少资金的沉淀;通过更加严格的资金的开支标准的管控,落实资金使用的责任,提高资金的效率和效益。从管理的角度来讲,就是让存量资源更好地产生效益。二是推动优化企业的资本结构。从企业来讲,衡量企业杠杆的指标主要是资产负债率,资产负债率也是衡量企业资本结构的重要指标。优化资本结构就要增加直接融资,直接融资就要通过上市的增发、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引进投资者、加大企业之间的资本合作等方式开展多渠道的股权融资。开辟多种渠道筹集直接融资的资金。同时加强重大项目的融资渠道的开拓,建立多渠道降低企业债务的机制,优化资本结构。总的来说,要用好资本市场、用好存量资金,通过各种方式来组合现有资源,增加我们企业直接融资的比例。

三是充实企业资本规模。一个方面从国资委来讲积极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试点工作,通过投资运营试点工作探索多渠道的补充国有资本的机制。同时也积极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探索创新市场化债转股的模式。目前,中央企业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债转股工作取得一定成效,有36家有意向而且条件较好的央企正在开展这项工作,14家已经签订了债转股协议,达到4400多亿的规模。四是管控好企业债务风险。管控风险就是要继续完善债务风险的管控机制,要从负债规模、负债率“双管控”的角度对企业投资、资金使用开支等方面要加强管理,特别是要提高企业创现能力,对企业的债券风险要进行摸底清查。同时做好去产能和“僵尸企业”的债务处置工作。

企业 利润 中央

上一篇: 发改委副主任回应铁道部改革:坚信效率会更高

下一篇: 传京东正寻29.1亿美元贷款,京东回应:消息不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1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