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后应对“用工荒” 京城3月招聘会扎堆


 发布时间:2021-01-14 03:01:32

涉嫌合同诈骗巨款后潜逃境外的犯罪嫌疑人——浙江百舸进出口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俞优静在乌干达共和国恩德培地区落网。俞优静曾是永康最大一家进出口企业的总经理。逃往非洲前,她已经向银行及社会借款上亿元。此事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她也被称为“跑路美女老板”。“卷款跑路”“欠薪跑路”……一段时间以来,“老板跑路”成为高频词。一些企业家缘何频频变为“老板跑路”?企业未来如何健康成长?新华社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重灾区多为中小民企 记者梳理了去年以来见诸媒体的多起“老板跑路”案件发现,互联网金融领域、产能过剩领域、预付卡产业等领域易成为重灾区。深圳老板郑旭东成立了5个平台公司,利用网贷平台、信托、文化产权交易所大肆敛财,导演连环骗局卷跑了全国近万人的近7亿元资金。据网贷天眼统计,截至6月底,共有123家P2P平台“老板跑路”,全国正常运转的P2P平台接近880家左右,而新出现问题的平台多集中在广东、浙江、上海、江苏等地区。6月份跑路的7家公司中,4家位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在产能过剩的LED、玻璃等领域,“老板跑路”现象也频频出现。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说,目前出现“老板跑路”的企业多集中在房地产及其上下游企业、处于产能过剩的行业中的中小民营企业等。

跑路频发事出有因 我国民法专门设立了企业破产程序,有限责任公司以公司财产承担全部责任,一般无需企业老板以私人财产承担责任。缘何企业出现资金问题后,不是走正常的破产程序,而是老板弃厂而去成为“老板跑路”? 据统计,网贷公司的“老板跑路”几乎占据了去年以来“跑路党”的半壁江山,原本用于对接借款方和贷款方的P2P平台,多被用于非法集资、非法放贷。法律专家指出,一旦资金链出现断裂,网贷公司老板面临的不单是公司破产的民事责任,而是非法集资的刑事责任。“网络借贷已经出现多年,但是至今没有监管主体,也没有法律规定,准入门槛低,市场主体鱼龙混杂当然容易出问题。”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教授林江说。除了企业自身经营失策,也有部分“老板跑路”是倒在产能过剩、宏观经济形势低迷的双重压力下。行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3年间,LED芯片产能扩张超过10倍;与产能大爆炸直接相伴的,是LED芯片价格的大幅下滑,同期LED芯片的累计跌幅超过50%,一些LED企业不得不依靠举债度日。与此同时,企业的融资成本急剧加大。记者走访广州多家小额贷款公司了解到,1年内短期周转资金贷款,大多月息超过3%,还要另付2%的贷款服务费,并且放款当日就扣除首月利息及贷款服务费,“小额贷”已然成为“高利贷”。

董登新说:“企业要花钱,往往只能以老板私人名义去借高利贷,一旦还不起,老板要用私人财产承担全部责任,于是就选择了‘跑路’。” 此外,恶意借债不还,非法集资,携巨款跑路的也不在少数。轰动一时的江苏常熟“跑路”女老板顾春芳近日被法院以集资诈骗、合同诈骗、抽逃出资等罪名,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淘汰不合格主体 记者采访发现,往往在制造业较为发达的浙江、江苏等地区,“老板跑路”的现象更为突出,涉及数额更为巨大。以江苏常熟为例,曾因案发跑路的“鲤鱼门”老板周某某因犯集资诈骗罪、信用卡诈骗罪等被判处无期徒刑,非法集资共4.8亿余元;江苏常熟市某服装厂老板姚某因集资诈骗1.5亿元而跑路,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除严惩违法者外,“国家应该出台具体的政策,关照制造业等实体经济,促使资金注入实体经济。”林江说,制造业利润微薄,致使产生“有钱放贷,无钱办厂”的现象,原来用于实体经济的资金,很多都撤回来投入到房地产等领域进行投机。有的地方“炒钱”现象严重,背离了实体经济,长期下去必定不健康。(欧甸丘)。

人才短板明显 如何打造AI培养体系实验田 利用AI技术自动填词作曲、自动驾驶汽车、自动诊断农业病害……在“2018年全球高校学生DeeCamp AI训练营”(下称“DeeCamp”)闭幕式上,来自全球高校的300名学生组成的28支队伍展出了他们的AI设计作品。DeeCamp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高校AI人才国际培养计划的一部分,由教育部、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北京大学联合主办,北京前沿国际人工智能研究院协办。此次DeeCamp吸引了全球600多所高校,7000多名学生角逐300个培训名额。在5周的时间里,图灵奖获得者约翰·霍普克罗夫特(John Hopcroft)、创新工场CEO李开复、深度学习“大牛”吴恩达领衔的明星导师对学生们进行AI技术的培训与实战, “我们希望把这个项目打造成为中国高校AI培养体系试验田。”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院长王咏刚表示,现阶段,人工智能技术高速发展,怎样培养更多能够符合当下发展需求的人才,逐渐成为中国人工智能进一步发展的关键问题。

AI人才太封闭 对于人工智能这样高技术含量的领域来说,“得人才者得天下”。高盛2017年11月发布的《全球人工智能产业分布》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新兴人工智能项目中,中国占据51%,数量上已经超越美国。但全球人工智能人才储备,中国却只占5%左右。“一才难求”的情况成为人工智能发展的最大短板。目前,国内人工智能领域人才供不应求,高端人才储备存在很大缺口。加强AI人才培养,成为发展的迫切需求。人工智能是一门具有高度综合性和交叉性特色的学科,在高校现有的学科体系下,人工智能专业的教学和科研活动大多散落在计算机、控制、统计等多个一级学科中。结果是这几个专业的学生都学到了一些相关知识,但都不完整。“智能专业课程不是重点学习内容,学时占比也较少,存在着高开低走、碎片化、低水平重复的问题,严重阻碍了我国智能科学与技术的发展和智能技术人才的培养。”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杨放春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中国人工智能的应用方面,企业远远走在学校前面。

人工智能不仅仅是自然科学和工程方面的知识,更重要的包括人文方面的知识,是一个综合性的体系。”谈及当下AI的发展,教育部中外人文交流中心副主任杨晓春坦言,要满足企业的发展,满足产业技术的发展,我国的人才供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杨晓春的观点得到了王咏刚的赞同。在王咏刚看来,AI人才一定会有不同的类型,有的做纯科研,有的做应用,“但是目前产业里更需要的是AI商业化人才、AI工程化人才,有综合的眼光,才能够把AI的科技和工程化的场景很好地整合在一起。” 王咏刚认为,一方面我国的AI产业蓬勃发展,正处于一个迅猛的上升期;另一方面,呈现出明显的在产业方向上和结构上的不均衡。他表示,我国的AI发展多是数据应用场景和商业模式驱动的AI发展,不同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科技驱动的AI发展模式,由此我国的人才积累和需求也和美国有所区别。“一方面,我们缺少顶级的AI领军人才;另一方面,我们缺少把AI技术应用到实际商业场景中,能够和中国的互联网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等结合得非常好的AI商业化人才。

”王咏刚说,AI人才要有扎实的基本功,要有对前沿技术的跟踪能力,然而,目前一些AI人才太封闭了,往往只局限在自己研究的小领域。如何补差距 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17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白皮书》显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顶尖高校基本由美国包揽。目前,全世界共有367所具有人工智能研究方向的高校,其中,美国168所,占据45.7%;中国20所,占5.4%。而在AI领域学术能力全球高校Top20榜单上,美国有14所上榜,中国有3所高校上榜。“美国的AI高端人才培养因为有多年的积累和底蕴,有高校、政府、企业之间的良性互动,有投资和被投企业之间的各种产业链,其生态环境的成熟,将其推上了高端人才培养的高地。”王咏刚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我国在AI技术、AI基础算法,包括数学的知识、计算机科学知识等方面并不落后,“中国的高端AI人才培养刚刚起步,并没有美国那样成熟的体制和路径设计。但是现在无论政府、高校还是企业,都在努力弥补生态环境的不足。

”因为有巨大的人口基数和人才级数,王咏刚相信经过一段时间,中国会赶上来。杨晓春认为,未来必须搭建一个公共平台,鼓励更多的企业参与其中。“过去企业更侧重于自己的利益发展和技术发展,没有看到人才发展这么一个重要的环节。通过DeeCamp这样的尝试,企业对于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凸显出来。” 他认为,在人才培养上,企业和高校应该携手,要鼓励更多的企业参与到人才培养之中。如果不参与其中,企业很难把握前沿技术动态,从而带动企业发展。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张均斌 实习生 尤怡丹 来源:中国青年报。

招聘会 人才 企业

上一篇: 云南德宏培育出多小穗水稻 亩产将超1000公斤

下一篇: 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达73.7万亿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