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水谈地方债务风险:不能只看债务不看资产


 发布时间:2021-01-25 21:37:27

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下称营改增),将建筑、房地产、金融、生活服务四大行业全部纳入营改增试点;7月1日起,全面实施以清费立税、从价计征为主要内容的资源税改革。改革前,增值税、营业税都是中国的主体税种,分别由中央与地方征收或者按比例共享。改革后,营业税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增值税由中央与地方共享。资源税全面改革后,中央赋予地方适当的税政管理权,此次纳入改革的矿产资源税收入全部为地方财政收入。经历上述两项税改后,企业、市场与政府甚至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关系面临调整。仅营改增一项,2016年全年减税规模就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中国正在用政府收入的“减法”,换取企业效益的“加法”和市场活力的“乘法”。中新社发 宋诚林 摄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营改增减轻了企业负担,增强了企业活力,一定程度上对冲了经济下行压力。营改增还催生了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拓展了更为广阔的空间,也为民营经济和小微企业营造更为宽松的发展环境。今年前三季度,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比增长10.8%,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高4.8个百分点。

5月1日以来,四大行业新办户数逐月稳步增加,累计增加53万户,带动了就业创业。除营改增,资源税全面改革也让企业减负。资源税全面改革涉及129个税目,改革三个月总体减负21.12亿元,降幅22.47%,绝大部分税目负担下降,促进资源节约利用效应初步显现。“资源税从价计征后,市场价格下跌,企业税额也能随之减少。近两年中国钾肥市场低迷,我们企业因此每年少缴税近1亿元,尝到了改革的甜头。”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冯尚德介绍说,资源税全面改革后,公司税费负担明显下降。营改增、资源税的全面改革,在理顺政府与企业分配关系的同时,也涉及中央与地方之间的税收分配。其中,营改增后中央与地方按照50:50分成。国家税务总局收入规划核算司巡视员王道树表示,这与以前中央与地方按照75:25分成相比,有利于刺激地方投资的积极性。两项税改实施已历时日。史耀斌表示,从税制运行实时监测情况看,营改增总体上取得良好效果,达到预期目的。26个细分行业全部实现总体税负只减不增的目标,税负下降14.8%。对于资源税全面改革的效果,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表示,在当前矿价普遍处于低位的情况下,资源税从价计征使绝大部分企业负担减轻,矿山企业、矿业协会普遍支持改革。

改革后,资源禀赋好、价格高的多缴税,条件差、价格低的少缴税,这也有利于引导企业提高资源综合开发利用效率,避免采富弃贫、“只吃白菜心”的开采方式。赵建华。

欧元财长举行电话会议,就救助希腊以及该国经济改革问题展开讨论,由于各方仍在等待“三驾马车”的最终评估报告,预计本次会议不会取得实质进展。当地时间10月30日,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宣布,希腊政府已经与国际救助方完成关于新紧缩和改革措施的谈判,这是希腊争取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尽早发放下一笔救助贷款的先决条件。根据协议,希腊政府将根据新的紧缩措施减少135亿欧元的政府开支,其措施包括减少工资和补贴、裁减公务员等。现在的最大风险就是希腊议会会否“自杀”式地否决这一协议。谈判取得进展 围绕135亿欧元的紧缩额度,欧元区和希腊国内展开了一系列政治战争。萨马拉斯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今天我们完成了关于紧缩措施和2013年预算的谈判,如果这一协议以及预算得到议会批准,希腊将继续留在欧元区并走出这场危机。”10月31日,希腊财长斯托纳拉斯向希腊议会提交预算案,预计希腊议会将于11月7日至11日对预算草案及紧缩措施进行表决,以便争取欧元区国家在11月12日的财长会议上作出向希腊发放315亿欧元救助贷款的决定。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诺向希腊提供总额为24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同时又把希腊实施一系列紧缩和改革措施作为发放贷款的条件。

今年以来,由于希腊两次举行大选等原因,本应于6月份发放的救助贷款一直未能发放。于是,希腊与“三驾马车”进行了持续数月的谈判,但民主左翼党拒绝支持新的薪资法案,导致最终协议迟迟不能到位。分歧仍存在 希腊政府多次表示,希腊的现金储备将于11月16日告罄,如果在此之前希腊得不到下一笔救助贷款,将面临无序债务违约的风险。萨马拉斯指出,在谈判已经大获成功的背景下,欧盟财长最后的表决会议将只是走过场,批准向希腊提供援助已是必然,现在的最大风险就是希腊议会会否“自杀”式地否决协议。一旦这一状况发生,希腊在经济与政治方面都将陷入巨大的动荡之中。执政联盟内的较小党派民主左翼党已在周二重申了反对“三驾马车”要求的劳工改革的立场,并确认将在议会投票时投反对票。目前,执政的新民主党与盟友泛希社运在希腊300席的议会中勉强占据半数,理论上在没有第三党的配合下也可以将预算和紧缩法案强行通过。然而,这也意味着一旦其党内有议员突然缺席、弃权甚至倒戈,整个法案的通过前景就将岌岌可危。2008年至今,希腊连续5年陷入经济衰退,该国失业率已经高达25%,连番实施苛刻的紧缩政策让希腊国民怒不可遏,10月31日,希腊许多记者走上街头抗议政府的紧缩计划。

不少专家也警告称,常年的经济衰退以及多次苛刻的财政紧缩将使希腊越来越无力偿还债务。IMF最新预测显示,希腊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今年底将达到170.7%,2013年将升至181.8%,IMF认为,希腊要在2020年前实现债务比率降至120%的目标已经几无可能。德国反对二次债务减记 德国《明镜》周刊10月28日报道称,“三驾马车”已完成对希腊履行援助协议的初步评估报告,将允许希腊将达成紧缩改革的目标期限延长两年,但将附加额外的改革要求。此外,“三驾马车”还建议包括欧元区国家在内的希腊债务持有者对手中部分希腊债务进行减记。这距离今年年初希腊使私人债权人对其所持约2000亿欧元的希腊国债减记53.5%不到一年,遭到了各方反对。德国率先给希腊第二轮债务减记泼冷水。德国政府发言人赛伯特10月29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希腊债务进行减记绝无可能,如果德国在债务重组这个问题上有所让步,将让自己陷入被动局面,因为预算法规定,德国不得向那些事实证明不大可能偿还债务的国家提供贷款。此前,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也已明确表示,拒绝减记希腊国债。他表示,鉴于德国宪法有明文规定,德国不可能向已经违约的债务方提供新的贷款,把希腊债务违约的后果转嫁到纳税人身上的做法明显不符合欧盟当前的政治现实。

但朔伊布勒暗示,德国可能会在二级市场上以较低的价格回购部分希腊主权债务。自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德国迄今已向希腊提供了总计152亿欧元的双边贷款援助。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诺沃特尼也反对称,该行不能参与希腊第二次国债减记计划,因为这等同于欧元区各国政府间接向希腊提供融资。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回应称,新一轮债务重组将使希腊自食恶果。“我们不会落入这一圈套,我们既不需要投资者们减记更多的希腊债务,也不需要更多的援助资金。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时间来恢复经济增长。”(《国际金融报》记者丽颖)。

资产 地方 债务

上一篇: 沈阳进口零食鱼龙混杂 专家:最好从正规店面购买

下一篇: 山西“煤炭之乡”山村变形记:从“挖山”到“耕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