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将向日航提供14.5亿元贷款


 发布时间:2020-11-25 09:59:30

该集团董事长张玉良与日本免税连锁业翘楚乐购仕株式会社的社长罗怡文一同亮相坐落在日本千叶县的“千叶海港城”,在此高调举行进驻仪式和记者招待会。据介绍,此番两个业界名企强强联手,将以位居成田机场至东京都内必经之路的“千叶海港城”为据点,打造一个集购物、美食、住宿、娱乐等体验为一体的,也是日本迄今仅见的“一站式”大型访日旅游商城。此举意味着绿地集团正式进军日本市场。其携手乐购仕共同投资取得了复合设施“千叶海港城”的资产受益权。该综合项目占地面积约2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超过14万平方米,包括办公、商业、酒店等业态。此间业界人士分析,今年2月访日外国游客人数直逼200万,在去年创下史上最高纪录之后,继续保持“高扬态势。”与此同时,相较于过往访日旅游消费多集中于“爆买”模式,而今伴随二次赴日人群的增加,正逐渐转向于体验型的“无形消费”模式。如何因应此种变化需求,让游客得以一站式选择多方位、多重特色的旅游商品,成为此间关注课题。

这也是乐购仕近期继与全日空联手合作后,再度亮出的“跨界”合作之举。显示其继续看好赴日旅游市场的潜力。罗怡文社长称,此番与绿地集团合作收购千叶海湾城项目,是试图向新业态迈出坚实一步。其核心内容,是打算在千叶市建造全日本最大规模的面向访日外国人游客的商业服务据点。乐购仕有意在此设立日本最大规模的免税门店。该项目并非以建设购物设施为主,而是意在打造集购物、餐饮、娱乐为一体的综合设施。罗怡文并称,这里不仅仅满足外国游客的购物需求,还希望通过国际化举措,让日本本土的游客也能在这里消费。(完)。

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商协会、企业家代表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工商界代表近200人参加。中国贸促会巡视员胡凡表示,本次论坛旨在落实中日韩领导人重要共识,以“共享‘一带一路’发展新机遇,共创中部崛起新格局”为主题,聚焦中日韩商协会合作及家用电器与消费电子行业发展,顺应新科技革命的时代潮流,也契合三国的发展战略和经贸合作的重点领域。据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赵振华介绍,安徽现已成为中国重要的家电制造基地,冰箱、洗衣机、彩电、空调四种家电产量占到中国的四分之一,笔记本电脑产量约占全世界的八分之一。“在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浪潮中,我们将一如既往欢迎日韩企业来皖投资,扩大在科技创新、高端制造、节能环保、现代服务业等领域的合作。” “日本企业很关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也希望将来能跟中国企业合作,共同投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日本商会副会长岩永正嗣告诉记者,近几年来,中国家电发展很快,论坛对日本企业来说是跟中国企业交流合作的机会,日本家电企业在技术和服务方面做得很好,两国家电企业合作空间大。

韩国产业研究院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金东洙认为,家电行业关联到很多产业。韩国在显示器、半导体等相关领域的技术比较发达,但在应用方面,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中国做得更好,双方合作前景很大。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副秘书长韩梅说,中日韩在家电领域开展合作是一种优势互补、互利双赢的合作方式。“合肥是中国最大的家电生产基地,日韩在家电方面拥有技术优势,我们可以把各自的优势结合起来,共同打造家电生产发展的价值链。” 论坛由中国国际商会、安徽省贸促会和合肥市人民政府主办。(完)。

“安倍经济学”已经实施1年,在此期间日本经济稳步复苏,通货紧缩的状况也有所缓和。其原动力是坚挺的内需而非外需,可以说日本经济正呈现“内高外低型”复苏态势。日本目前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了2008年1-3月期的峰值。如果将当时的水平看作100,那么现在的公共投资则为129。可以看出为了提振因雷曼危机而受挫的日本经济,日本加大了财政支出力度。超过5年前水平的不仅只有公共投资。实际上个人消费也表现坚挺,为105。相比之下,出口和设备投资则仅为91和85。对此,2013年版的《经济财政白皮书》分析称,投资停滞不前是发达国家的通病。而日本经济的特点是消费坚挺、出口疲软。而过去的经济复苏局面则是由出口主导的,为什么现在的经济复苏不同于以往呢? 日本富士通综研的执行理事早川英男指出“从安倍政权启动之前开始消费就表现坚挺”。据称,1947年-1949年出生的“团块世代”(“二战”第一波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口)陆续退休,老年人消费的活跃较为突出。老年人的价值观多种多样,收入和资产水平也存在很大差距。早川认为,之前无法应对这种“各种需求混杂”消费的企业现在已开始成功开拓需求。在这样的基础下,“安倍经济学”对日本经济构成了东风。

加之股价上涨的资产效应以及对摆脱通货紧缩的期待,最终使得消费复苏的范围出现扩大。但日本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出口增长的乏力。受雷曼危机的后遗症影响,发达国家的设备投资萎靡不振,拉低了擅长资本投资的日本的出口。再加上新兴经济体经济减速,使得企业难以从日元贬值中受益。此外,也有观点认为之前日元升值的打击过大。从日本瑞穗综合研究所计算的制造业出口盈利指数(2005年度=100)来看,日元快速升值的2011年度这一指数下滑至76。之后由于日元转为贬值,2013年度上半年上升至81,但是和之前的水平相比仍然相去甚远。瑞穗综合研究所经济调查部长矢野和彦分析称,“由于盈利水平恶化,下调以外币计价的出口价格的动作未出现扩大。因此,即使在日元贬值的情况下,出口也呈增长缓慢的态势”。另外,生产基地向海外转移的影响也不容忽视。日生基础研究所经济调查室长齐藤太郎表示,从2008年到2012年,日元行情对日本出口的影响度降低了15%。海外经济的影响度也降低了6%。其原因之一在于日本企业的海外生产基地提高当地采购率。内高外低型的经济复苏是否还会反映日本经济的结构变化呢?这很难判断,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其中隐藏着风险。

日本公共投资的经济刺激效果缺乏持续性,不伴随着加薪的消费复苏效果也有限。如果带动效果巨大的出口停滞走向长期化,对生产和投资也将产生消极影响。《日经新闻》指出,日本经济复苏的基础仍然十分薄弱。要克服这一弱点,“安倍经济学”也需要不断“进化”。王欢。

日本 贷款 航空

上一篇: 美议员称通过快车道贸易权迫在眉睫

下一篇: 太平鸟上半年净利下滑 子公司获最牛街道办533万补助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8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