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MBA人才稀缺 薪水涨幅高于欧美


 发布时间:2020-10-22 07:02:24

摩托罗拉全球研发与质量测试中心在武汉东湖高新区(“中国光谷”)正式揭牌,由此拉开摩托罗拉移动业务落户中国光谷的序幕。据介绍,第一批摩托罗拉手机将于今年5月在此量产。2014年1月30日,联想集团以29.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摩托罗拉全球移动业务。去年,这项交易先后获得中国商务部和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审批。联想由此成为全球前三位的移动智能终端生产商,同时拥有Moto和Lenovo两大全球品牌,覆盖全球市场,并拥有全球布局的业界最佳供应链。据出席今日揭牌仪式的联想高层介绍,此前联想集团已在中国光谷设立产业基地,过去两年销售额累计达475亿人民币。

联想移动集团与摩托罗拉移动集团合并后,联想就计划把摩托罗拉的产品生产转移到武汉生产基地。为此,联想集团与武汉东湖高新区近日签署摩托罗拉全球产业园投资协议。根据规划,摩托罗拉产品生产转移到武汉生产基地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联想移动现有武汉工厂为承接基地,计划在2015年5月11日开始正式试生产,6月15日实现首批出货,今年计划实现1600万台产出,包括4款摩托罗拉新产品,产值达到150亿人民币,实现出口总值24亿美金。第二个阶段是联想移动集团携手武汉市东湖高新区在武汉市综合保税区内建立摩托罗拉全球研发与质量测试中心,未来三年总投资达22亿元人民币,建设摩托罗拉移动终端设备研发及测试中心、总装和出口配送中心、原材料物流配送中心及相关配套,并最终完成摩托罗拉移动终端设备全球产业园建设。

到2018年,联想与摩托罗拉在高新区的手机出货量达到1亿部。武汉东湖高新区管委会负责人表示,被誉为“中国光谷”的武汉东湖高新区近年来加快了移动互联产业的发展,目前已形成联想集团(联想+摩托)、TCL和富士康为龙头的产业格局。未来还将引进5至6家智能终端研发、制造企业,引进200家芯片设计、工业设计、关键部件生产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使得手机设计研发团队达到20家。预计到2020年,武汉东湖高新区智能终端出货量达到5亿部,产业规模达到8000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前三、中西部地区第一的移动互联智能产业研发制造基地。

(完)。

英国智库列格坦研究所29日公布最新“全球繁荣指数”排名。北欧国家挪威连续第五年位列榜首。在亚洲地区,中国香港的位次最高,排第19位。非洲国家乍得在全球142个获评的国家和地区当中垫底。“全球繁荣指数”是列格坦研究所在比较142个国家和地区的包括财富、经济增长、个人福利以及生活素质等方面之后,综合考量所做出的年度排名。中国今年排第51位,较去年的第55位有所上升。美英两国排名则一年不如一年。英国从去年的第13位滑落到第16位。美国则干脆被挤出分项的经济指数前20位,这被认为主要受经济萎缩的影响。

而在新兴经济体当中,孟加拉国排103,印度排106,孟加拉国被认为整体繁荣程度已经超过印度。列格坦研究所是位于伦敦的一所独立研究机构。纪双城。

备受瞩目的二十国集团(G20)第八次峰会将在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举行,聚焦全球经济金融热点。据悉,主席国俄罗斯已将“增长与就业”定为主题,并设置了八大优先议题,包括经济社会发展、提升就业、能源可持续、国际金融改革、加强金融监管、反腐国际合作以及促进多边贸易等。此外,投融资与政府债务作为两个特别议题,首次进入讨论框架。众多议题中,外界已将目光锁定在三大领域。首先,承接刚闭幕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行长年会的焦点话题,美联储QE退出的外溢影响很可能成为最主要议题,各国将着重探讨如何应对发达经济体货币收紧。其次,在全球经济分化加剧、日益呈现“双速复苏”格局的大背景下,经济增长问题依旧是各国领导人非常关心的话题。本次会议上,有关提振全球经济的话题必将成为焦点。作为常规议题,有关完善全球治理机制的话题也被外界关注,其中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改革是最核心,也是最艰难的部分。看点一:如何评估QE退出风险? 目前,以印度、印尼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的波动令人担忧。

如果说直接导火索是这些国家经济形势恶化、双赤字高企等内在原因,美联储QE退出预期上升导致资金加速外逃无疑是另一大“元凶”,也是当前危机的深层次原因。关于QE退出,市场已经对“美联储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行动”深信不疑,多数预期认为,今年美联储将在9月议息会议上开始削减购债规模,而美联储副主席珍妮特·耶伦是最有资格、最有可能接任伯南克的候选人,而她则将主导QE的退出进程。9月议息会议步步临近,但市场并不平静。种种迹象表明,市场仍未完全适应“后QE时代”的环境改变,特别是新兴市场,导致美联储“预期管理”的“疗效”大打折扣。近两个多月来,就在美联储屡屡释放鹰派信息的同时,联储官员们也在不停地“灭火”。包括伯南克在内的高管不断补放鸽派言论,安抚市场,期待所谓的“预期管理”能化解投资者心中的恐惧。然而,近期东南亚金融动荡似乎瞬间粉碎了所有努力。在上周末结束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行长会议上,与会的央行掌门人以及国际机构组织的代表已将目光投向QE退出的溢出效应,认为过早退出将令全球金融稳定面临风险,建议延迟削减购债时间。

IMF执行总裁拉加德就直言“目前还不是撤出刺激措施的合适时机”,并呼吁国际社会“进一步防卫”可能出现的新兴市场全面危机。虽然IMF和世界银行都不是G20峰会的主角,但按照惯例,IMF和世界银行仍将列席会议。本次峰会上,拉加德会否再次发表类似言论值得关注。届时,与会领导人又将商讨出怎样的应对之策,也是一大关注点。看点二:如何化解“增长”难题? 在G20成立之初,其存在的巨大作用在于防止类似亚洲金融风暴重演。如今,尽管全球经济正在努力走出危机阴影,但却呈现不平衡增长的新问题。当前,以美、日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增长势头强劲,欧元区也逐步走出衰退。相比之下,作为全球经济“引擎”的新兴经济体受内部结构性问题困扰,增长普遍放缓。而且从最新数据看,美、日的复苏形势也不稳固。美国7月成屋抵押贷款活动数据虽好于预期,但并不能说明房地产市场就此转好,从房屋抵押贷款活动指数看,自6月初以来已连续11周出现下滑。与此同时,日本连续13个月出现贸易逆差,这让一部分人从“安倍经济学”的虚假繁荣中苏醒过来,担忧起出口行业的真实生存状况。

现阶段,新兴市场经济增长放缓是全球经济面临的一大难题,而如何让昔日的全球经济“引擎”重新提速无疑是化解“增长”难题的一大突破口。经济学人智库(EIU)就指出,今年将是全球经济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增长最慢的一年,而经济增长下滑的大部分原因在新兴市场国家。该机构认为,经济增长缓慢是由于政策效应滞后和外需疲软拖累。而美国提高利率也将带动新兴市场资本流出。拥有巨额经常账户赤字和需要大量融资的发展中国家最容易受到不利影响。因此,在探讨包括全球经济展望、各成员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相互评估、粮食安全、人力资源开发、金融包容性、基础设施投资等常规议题时,如何破解“增长”难题将持续成为G20峰会上的热点,能给出怎样的“药方”值得期待。看点三:IMF份额改革能否推进? 作为涵盖面最广、档次最高、影响力最大的国际经济合作机制,G20一直致力于推动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就经济金融问题进行开放性、有建设性的讨论和研究,以寻求合作并促进国际金融稳定和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从某种意义上说,G20为两大阵营提供了平等交流的舞台。通过这一机制,新兴经济体可以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国际制度的决策中来,其合理利益诉求也可以得到理解与尊重。当然,两大阵营的力量仍不均衡,双方在经济发展水平、社会成熟度上都存在着巨大差距,这就决定了在议程设定、规范传播方面发达国家具有先天优势,很多改革较难推进,其中IMF份额改革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在国际金融架构改革方面,实行IMF份额改革是国际组织公平公正性的基本体现,这已得到G20国家的一致认可。根据改革方案,IMF的份额将增加一倍,成员的份额比重也将进行调整,约6%的份额将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转移。但由于美国国会至今未批准IMF第14次份额改革的国内立法程序,改革进程一直难以推进,而这也成为美国财经外交的软肋。今年年中,拉加德曾在布雷顿森林委员会成立30周年年会上再次敦促美国国会尽快批准改革方案。该提议也得到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罗伯特·梅嫩德斯的认同,他希望今年年内国会能最终批准这一改革方案。

本次峰会上,他国将如何对美国施压,美国又将作何回应,特别值得关注。在即将举行的二十国集团第八次峰会的众多议题中,美联储QE退出的外溢影响很可能成为最主要议题,各国将着重探讨如何应对发达经济体货币收紧。在全球经济分化加剧、日益呈现“双速复苏”格局的大背景下,经济增长问题依旧是各国领导人非常关心的话题。作为常规议题,有关完善全球治理机制的话题也被外界关注,其中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改革是最核心的部分。张环。

商学院 全球 薪水

上一篇: 26省统计前三季度GDP之和超全国 数据注水冲动犹存

下一篇: 84岁“奶奶商人”练摊为员工发薪 30年捐款57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375